美股

创始人退休、皮查伊接任,20年的谷歌(GOOG.US)将开启新征程

2019年12月4日 13:43:48

本文来自 腾讯科技《潜望》栏目,作者纪振宇。

在现代互联网历史中,谷歌(GOOG.US)无疑是占据巨大篇幅的一家公司。12月3日,这段历史出现了新的节点。

当天,谷歌两位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联合署名发表的公开博客文章,宣布辞去谷歌母公司Alphabet CEO和总裁职务,由现任谷歌CEO担任Alphabet的CEO。

至此,谷歌分别经历了创立之初的快速发展期、职业经理人施密特带领下的扩张期、移动互联网时代快速转型以及随之进行架构调整后业绩进入新的发展阶段。

这家市值高达近万亿美元的互联网巨头,自20多年前成立至今,一直在深刻影响并塑造着数十亿人身处其中的互联网世界。

两位创始人称,离开是一个自然而然的决定。对于外界来说,这一消息也并不意外,自2015年Alphabet成立以来,他们已经鲜少参与具体公司事务,但两人持股投票权总和超过50%,意味着他们仍将对这家公司有着决定性影响。

谷歌的下一段征途将由供职15年、带领过旗下众多重要业务的46岁印度裔高管皮查伊带领。作为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新任首席执行官,他接下来的任务除了继续让谷歌业务实现增长以外,还需指明无人驾驶、基因技术等前沿探索业务的发展方向,此外,谷歌早年建立的“不作恶”的公司文化,在近年来遭遇不断侵蚀,无论是在用户隐私数据保护和涉嫌垄断遭到调查诉讼,还是对高管性骚扰事件处置引发员工大规模抗议,都让这家公司遭遇到前所未有的挑战。

诞生于斯坦福校园内的伟大企业

1996年,当时还在斯坦福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拉里 佩奇和谢尔盖 布林合作进行了一项关于网页搜索的项目,与当时传统的搜索引擎所采取的方案所不同的是,他们的这一项目用了一套完全不一样的搜索逻辑:根据链接到某一个页面的网页数量的多少来决定该页面的重要程度,这被称为PageRank的搜索算法,也成为日后谷歌搜索核心逻辑的雏形。

1997年,两人正式注册了Google这一公司名,在成立后的第二年,谷歌开始试验基于关键词搜索的广告商业模式,业务随之出现了出人意料的快速增长,仅仅两年时间,谷歌的收入就从零变成了1个亿美元。

这一新兴搜索技术吸引了硅谷投资者的关注。1998年,谷歌获得了第一笔10万美元的天使投资,投资人是著名的太阳微系统公司的创始人Andy Bechtolsheim,在接下来的几年中,谷歌吸引了数千万美元的投资,包括亚马逊创始人杰夫 贝索斯、硅谷知名风投KPCB和红杉都成为了谷歌的早期投资者。

在资本的助力下,谷歌的业务开始进入飞速增长阶段,但与此同时,谷歌的早期投资者敏锐地意识到,要将谷歌带向下一个新的发展阶段,需要一位有着丰富商业经验的人士担纲首席执行官,而两位刚从校园中走出、毫无管理经验的创始人,显然不是最合适的人选。

职业经理人施密特带领下的谷歌

此时,担任软件公司Novell首席执行官的艾瑞克 施密特(Eric Schmidt) 成为了这一角色的绝佳人选,他是一位既有技术背景,又懂商业运作的精明商人,对于两位年轻的谷歌创始人来说,施密特是一位既能听懂他们在做什么,又能帮助他们在商业上取得成功的成熟经理人。

2001年年初,施密特正式担任谷歌董事长并在半年后兼任首席执行官,他在谷歌内部与两位创始人共同承担每日业务运营的职责。

施密特到来之初,不可避免地经历了与年轻创业团队的文化磨合过程,在一次采访中,施密特透露了刚来到谷歌时,他作为CEO甚至需要与其他同事共用一间狭小的办公室。

幸运的是,施密特与两位创始人的合作关系十分顺利,谷歌的业务继续发展壮大,并在2004年,施密特加入后的第三年,成功实现上市,当时,施密特与两位创始人同意三人将在谷歌共同工作20年直到2024年。

在一次共同接受采访时,布林说,施密特对于谷歌就像是“成人监护人”。

在接下来7年中,施密特一直被外界视作“监护人”这一角色,直到2011年,谷歌宣布创始人佩奇担任首席执行官,施密特仅担任执行董事长一职,在个人推特上,施密特称,“谷歌已经不再需要成人监护了。”

在施密特担任谷歌首席执行官期间,谷歌在成为搜索引擎巨头的同时,不断扩张自己的业务版图,进入了地图、邮件、在线视频、以及智能手机等领域。从上市之初的200多亿美元到2011年施密特卸任首席执行官,谷歌的市值已经增长了10倍。

架构调整带来新的增长

随着谷歌的业务逐渐扩大并日益走向成熟,公司开始面临新的问题:作为一家上市公司,谷歌的财务管理问题已经引起华尔街的不满,尽管谷歌的核心搜索广告业务依然增长可观,但其创始人一直坚持主导的探索未来技术和应用的业务领域,却在每一分钟侵蚀着谷歌的利润表,为了兼顾财务健康以迎合华尔街以及长远公司业务发展,一场自上而下的架构调整已经不可避免。

2015年,谷歌宣布进行公司架构重组,在谷歌公司的上层再建立一个名为Alphabet的控股母公司,基于这样的架构,将谷歌的赚钱与不赚钱的业务区隔开,将谷歌的业务和财务梳理得更为清晰。

在宣布架构调整的同时,曾任华尔街投行摩根士丹利首席财务官的Ruth Porat,成为Alphabet首席财务官,成为这家互联网巨头财务的“大管家”,一位在谷歌长期工作的员工对腾讯新闻《潜望》称,自从Porat到任以后,公司在财务开支方面的控制尤其明显,从员工角度最为直观的感受是食堂的菜色选择已经远不如从前。

伴随着业务的不断扩张和架构调整,施密特在谷歌内部的角色也越来越被淡化,随之而来的,是谷歌新一代高管的崛起,这其中,目前担任谷歌首席执行官的桑达尔·皮查伊便是在这一过程中脱颖而出的代表。

皮查伊自2004年加入谷歌,先后负责过谷歌Chrome浏览器,邮件、地图等重要业务,2013年起,皮查伊又开始负责当时最为重要的安卓业务,2015年,掌管多个谷歌重要业务的皮查伊在架构调整后,顺理成章地成为谷歌的首席执行官,2017年7月份,皮查伊又被纳入Alphabet董事会,成为谷歌母公司董事会成员。

回顾来看,谷歌自2015年进行的这一轮架构调整无疑非常成功,这家互联网巨头又迈上了一个新台阶。过去4年多,Alphabet的市值增长了1倍多,已经逼近万亿美元,2018年全年,Alphabet实现收入1368亿美元,利润307亿美元,与此相比,2015年全年,谷歌实现收入750亿美元,利润163亿美元。

业绩蒸蒸日上与丑闻缠身

随着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成立,两位创始人也越来越淡出公司的日常管理。一位已经从谷歌离职的前员工对腾讯新闻《潜望》称,过去每周的公司全体会上都能见到两位创始人。

“从公司创办起一直到2017年我离开公司,一直有,很难得,”这位谷歌前员工说,“话题除了公司业务以外,还涉及到很多对行业、社会新闻的评价,员工也可以与他们有对话交流的机会。”

尽管佩奇依然担任Alphabet首席执行官,布林担任总裁,但两人已经鲜少在公开场合露面,无论是公司内部事务还是对外,皮查伊已经在很长一段时间成为Alphabet的实际代言人,两名创始人的身影,更多地出现在与公司实际业务无关的场合,例如慈善晚宴、反特朗普移民政策抗议现场以及他们所投资的初创公司项目等。

3日,两位创始人辞任CEO和总裁的正式宣布,实际上也并不让人意外,尽管从职务上他们已经不再参与公司日常管理工作,但依然对这家他们一手创办的公司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根据Alphabet 2019股东大会公开信息显示,拉里 佩奇握有26.1%的投票权,布林握有25.2%的投票权,两位创始人的投票权相加依然超过50%,对公司依然有着绝对控制权。

尽管公司的业务依然蒸蒸日上,但对于这两位创始人来说,需要正视的一个现实是:这家近万亿美元市值的互联网巨无霸,正在经历着自创办以来最大的挑战,这些挑战既来自于公司内部也来自于公司外部,在成为数十亿人群不可或缺的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后,谷歌难以绕过关于数据隐私保护的议题,同时,这家公司还面临着反垄断调查,动辄数十亿美元的罚金和和解诉讼费,是不可忽视的经营风险。

同时,这家公司近年滋生出的一些负面内部文化也备受指责,包括对高管性骚扰事件的处置引发大规模员工游行抗议,还有涉及以解雇组织抗议游行的员工作为报复等。谷歌创立之初“不作恶”的公司文化,正在遭遇空前的质疑,对于掌舵这家互联网巨舰的皮查伊来说,这些是在业务之外所要应对的艰难挑战。

(编辑:林喵)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香港交易所资讯服务有限公司、其控股公司及/或该等控股公司的任何附属公司均竭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和可靠度,但不能保证其绝对准确和可靠,且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的责任(不管是否侵权法下的责任或合约责任又或其它责任)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