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库存积压、订单下滑、重点监管,电子烟市场一夜入冬

2019年11月26日 18:44:50

本文来源于央视新闻。

今年下半年以来,电子烟在全球范围内都遭遇了严厉的限制措施。尤其是进入11月,随着国家电子烟网售禁令的出台,曾受到资本热捧的电子烟行业似乎一夜之间进入了“寒冬”。深圳作为电子烟的生产集散地,占据着全球90%的产量,如今那里的生产情况如何呢?

电子烟市场降温产品库存大量积压

深圳宝安区的沙井街道,在这个总面积仅有3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至少聚集着四五百家电子烟工厂。记者在这里发现,近期从电子烟工厂辞职的工人开始多了起来。

在电子烟行业订单多的时候,工人通过加班一般每月可以拿到五六千元。而如今随着订单减少,工人的收入也减少了许多,部分电子烟工厂开始撤离工业园区。而继续留在工业园区的电子烟工厂也在艰难度日。从事多年电子烟生产的许烜烜告诉记者,自从11月1日电子烟网售禁令出台后,他们的电子烟订单急剧下滑,以前他每天都要被客户催着加班加点出货,现在他每天都要催促客户来工厂提货。

深圳市卓力能电子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许烜烜:我们有一些半成品,然后包括有些已经做好的成品,现在客户不敢提货。这是挺多的,除了这一面,我们那个光走道里面,就是那一面的走道,这些你看都已经堆满了,这些都是有受影响的。

据了解,随着网售禁令的出台,电子烟渠道出货难度加大,目前整个电子烟行业普遍存在产品库存大量积压的现象,很多电子烟品牌都开始低价清理电子烟库存。

天风证券研究所新型烟草行业研究员 蒋梦晗:自线上禁售令以来,众多电子烟品牌均选择下架电子烟产品并关闭线上店铺。但由于大部分电子烟品牌此前为备战双十一活动,准备了数十万元至数百万元不等的产品库存,此次线上禁售导致品牌方库存及现金周转方面压力较大,出现了部分品牌低价抛售产品的现象。同时对于代工厂来说,一方面面临部分客户拖欠此前订单的尾款问题,另一方面由于后续订单增速下滑明显,有小部分小规模厂商决定裁员以减轻运营压力。

如今不仅国内的电子烟生意不好做,随着电子烟全世界禁售范围的扩大,以出口为主的电子烟工厂订单急剧下滑,日子越来越不好过。

电子烟出口下滑工厂年后或迎倒闭潮

刘团芳是深圳一家电子烟代工厂的负责人。他们的电子烟产品主要出口美国,近几年他们的出口业务一直在快速增长,但是自从今年9月份,随着美国禁售“口味电子烟”的消息传出后,他们电子烟的订单出现了快速下滑。

深圳易佳特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 刘团芳:由于美国的禁止口味(电子烟)的提案,导致了中国的电子烟的订单有衰减。我们按照去年的规划,今年我们应该做到14亿(元),但是看来的话,我们现在最多的统计大概7亿到8亿(元)的样子。

刘团芳告诉记者,目前他们正在积极拓展海外新的市场来弥补损失,不过随着电子烟全球禁售范围的扩大,公司的出口情况也不容乐观。无独有偶,张汉城所在的电子烟代工厂,他们有相当部分业务为海外电子烟代工,业务繁忙时几乎每天都要加班到晚上九点半,现在不仅没有加班,新建的生产线也基本全都停工了。

深圳市卓力能电子有限公司生产部总监 张汉城:这个五楼,总共有五条组装拉线,有三条的包装拉线,总共八条拉线,基本上就已经停止生产的状态,是从上个星期三开始就已经没有生产了。

记者了解到,由于电子烟订单的下降,不少工厂开始减产甚至停产,这也波及到电子烟生产的上游产业链。

深圳市卓力能电子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许烜烜:我们的上游供应链的影响,可能会更大,因为服务我们工厂的这个上游的企业,至少有上百家,你比如说这种做塑胶的、做模具的、做五金的、做硅胶的,这些都会受影响。

根据中国电子商会电子烟行业委员会提供的数据,中国是世界电子烟产品最大的生产国和出口国,2018年,国内电子烟从业人数超过200万人,年销售总额超337亿元,出口总额接近300亿元。业内人士表示,随着全球范围内的电子烟监管趋严,曾经的电子烟投资热潮正在逐渐退却。

中国电子商会电子烟行业委员会秘书长 敖伟诺:现在电子烟企业面临两大问题,第一就是大规模裁员,第二就是恐慌性抛售产品。根据(我们)最新的统计,应该有超过50%的裁员的压力。那么(另外)一个方面就是订单的下滑,订单下滑的企业超过70%以上。

近日,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确认了在美国发生的47例与电子烟相关的死亡病例,最年轻的受害者只有17岁。电子烟对于消费者健康的威胁,尤其是青少年的影响,引发了全球舆论和监管部门的关注。就在刚刚过去的一年间,不少电子烟生产企业也从曾经的资本宠儿变身成政府监管的重点对象。

电子烟:从“资本宠儿”到“重点监管对象”

2018年12月20日,香烟品牌万宝路母公司美国奥驰亚集团宣布以128亿美元收购电子烟制造商朱尔实验室35%的股权。这使得这家电子烟生产商的估值在半年内从150亿美元提升到了380亿美元。全球电子烟的热潮也被朱尔点燃。根据欧睿国际数据,2018年全球新型烟草市场规模达到255亿美元,同比增长约50%;其中以“IQOS”和“朱尔”为代表的加热不燃烧制品和封闭式烟弹品类的增速分别高达193%和239%。

伴随着电子烟行业的火热,由电子烟引发的疾病案例也在不断上升。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数据显示,截止到11月20日,美国已出现2290例与电子烟相关的肺病病例,相关死亡病例达到47人。截至今年10月初,千余名患者中约八成不到35岁,16%的患者不足18岁。

面对不断攀升的致病甚至致死案例,美国的司法部门坐不住了。今年5月,美国北卡罗莱纳州对朱尔公司提起第一起诉讼,指控朱尔刻意针对未成年人推广电子烟产品,并且隐瞒产品中尼古丁的效力和危险。8月23日,美国伊利诺伊州卫生部门公布了全球首个在使用电子烟之后引起肺部严重损伤并致死的病例,死者的年龄在17至38岁之间。紧随其后的是,美国多个州宣布禁售电子烟,沃尔玛等零售连锁企业也停售此类产品,美国联邦检察官也因吸食电子烟死亡病例的出现对朱尔展开刑事调查。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总检察长泽维尔·贝塞拉:任何欺骗我们孩子以及加剧公共健康危机的公司,都会被追究责任。

美国纽约州总检察长莱蒂娅·詹姆斯:我们知道,不管电子烟的作用原理是什么,反正尼古丁都是会让人上瘾的,是有害的。它对我们的年轻人尤其有害。

面对美国国内越来越强的阻力,9月25日时任朱尔首席执行官的凯文·伯恩斯宣布辞职,拉开了公司管理层大洗牌的序幕。公司同时宣布将中止在美国的一切商业宣传活动。

随着美国限制电子烟的呼声日益高涨,对电子烟的恐慌也迅速蔓延到全球,包括印度、菲律宾、越南、新加坡、韩国等国,都相继颁布严格的电子烟禁令。一些欧洲国家也开始将电子烟作为烟草类或医药类进行监管。

全球范围内,对电子烟的投资也逐渐冷却。近期,作为朱尔最大的投资者,奥驰亚集团(MO.US)对其投资减记45亿美元,约占总投资额的1/3。有分析指出,作为全球电子烟行业的领头羊,朱尔遇冷不光是其自身的问题,也映射出整个行业的隐患。(编辑:孟哲)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香港交易所资讯服务有限公司、其控股公司及/或该等控股公司的任何附属公司均竭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和可靠度,但不能保证其绝对准确和可靠,且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的责任(不管是否侵权法下的责任或合约责任又或其它责任)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