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美股圣诞涨势将至?

2019年11月14日 20:25:10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腾讯美股”。

年底正在一天天走近,而美股投资者也被近一段时间以来不断刷出的新高撩拨得意乱情迷,因此,无论在华尔街还是在投资大众那里,“圣诞涨势”都已经成了一个热门字眼。然而,MarketWatch却刊文警告大家——所谓圣诞涨势,其实并不存在。

显然,华尔街很可能并不知道这一点,因为事实上,他们当中很多人已经开始在客户面前大谈特谈这样的涨势,希望以此吸引更多的生意了。说起无耻的程度,那些每年都要将圣诞节促销提前几天,再提前几天开始的零售商,比起华尔街上的人们可是望尘莫及。

当然,从现在到12月25日,美股市场很可能还会在某些时间点上出现涨势,但是这绝不意味着假期季节与年内任何其他时间相比,就具有更加容易发生股市上涨的魔力。

对于所谓圣诞涨势,业界有着各种各样不同的定义,但是一般而言,最常见的一种就是——股市从感恩节到12月最高收盘点位期间的表现。1896年,即道指诞生时至今,这段时间的平均涨幅为3.4%。

大约一个月就能涨这么多,已经相当于股市长期上涨速度的三倍左右了,可以说相当可观。只不过,这还不足以证明所谓圣诞涨势就是肯定存在的。

这是因为,事实上,许多其他月份甚至可能还有更大的上涨潜力。为了证明这一点,本文计算了每月的第四个星期四到下个月高点的具体表现(之所以要选择这样一个开始的时间点,是因为感恩节是11月的第四个星期四)。

从图中不难看出,与开始于感恩节的所谓圣诞涨势相比,至少七个月的潜力都要来得更大。更要命的是,这图表甚至能够说明,所谓圣诞涨势的回报,其实是低于平均水准的。

需要补充的是,本图所展现的差异都未能达到95%可信度的门槛,因此从统计学的立场出发,结论是不能认定有任何模式的存在。换言之,本图固然不能证明圣诞涨势的存在,但一样不能成为你在所谓圣诞涨势期间抛掉股票的根据,或者是押注于其他任何月份第四个周四开始,股市就将如何表现的根据。

还有一点值得补充的是,如果所谓圣诞涨势真的曾经有过可靠的统计学基础,那么肯定会有越来越多的投资者会希望利用这一规律,而利用者越来越多,只能导致这一规律最终彻底消失。于是乎,由此就导出了一个颇有讽刺意味的结论——如果你真的要寄希望于今年的圣诞涨势,那么,你就必须证明这样的涨势在过去并不存在。这才叫做奇哉怪也。

弹劾进入关键期,美股为何再创新高?

特朗普弹劾调查正式进入公开听证阶段,但是对于美国第45任总统或许因此下台的可能性,华尔街却视若无睹。周三的交易日当中,道指和标普500指数均于收盘时创下新的历史纪录。

弹劾越发剑拔弩张之际,投资者何以会如此云淡风轻?

Commonwealth Financial Network首席投资官麦克米兰(Brad McMillan)接受MarketWatch采访时直言:“除非有什么新的信息浮出水面,不然这一切就不可能产生什么实质性影响。”

“到了当下这个地步,足够的信息都已经泄露出来,市场对弹劾进程已经有了自己的预期,因此已经很难再有什么新的变化,让市场观点发生改变了。一切相关因素已经被市场价格消化了。”他具体解释说,市场相信,弹劾案十有八九能够在众议院通过,但是恐怕会在参议院触礁。

目前,美国股市正处在历史最高水平,道指、纳指和标普500指数最近几个交易日都连续刷出新高。

National Securities 首席策略师霍甘(Art Hogan)对MarketWatch表示,政治问题甚至都算不上华尔街关注的焦点之一,国际经贸局势才是对全球经济最具影响力的。他还指出,历史记录也显示,股市对弹劾的关注从来都是有限的。

事实上,MarketWatch专栏作家赫伯特(Mark Hulbert)早在9月间就曾经指出,弹劾对市场是不可能产生长期影响的,投资者对此必须有明确的认识。

比如,1998年秋季,大家都意识到克林顿总统在与莱温斯基(Monica Lewinsky)的关系上确实撒了慌之后,股市开始下跌,但是等到案子真正在众议院通过,被递交到参议院,直至参议院做出无罪裁决时,股市早就反弹了。

1973年到1974年,股市也是在水门事件开始曝光后下跌,在尼克松总统辞职时,跌势宣告见底。

霍甘解释道,在这些发生于上世纪的弹劾案进展当中,决定股市表现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其实是经济的相对状况。在克林顿任期内,经济繁荣发展,而在尼克松辞职时,经济却非常疲软。

霍甘相信,这一次也一样,市场同样会专注于经济的健康。目前,美国经济的扩张周期已经进入了创纪录的第十一个年头,世界其他地方减速的风险,以及国际局势的紧张等都让人开始日益忧心其前景。

不过,这位National Securities策略师相信,虽然特朗普确实在政策面对企业较为友好,而且非常重视股市的进展,这些都是很讨华尔街欢心的地方,但是即便特朗普被弹劾下台,这些有利于股市的因素也不会在华盛顿彻底消失。

“哪怕参议院未能做出无罪裁定,特朗普政府2018年推出的那些对企业有利的政策也不见得就一定会受到弹劾的影响。”

事实上,如果众议院弹劾了特朗普,弹劾案要在参议院获得通过,至少也要得到67票的支持,这在当下看去无疑是高度不可能的。

霍甘的结论是:“我想,市场已经意识到,弹劾要在参议院通过,简单的数学计算就能够证明这是极端困难的,因此,投资者的态度并没有改变——在他们看来,这一切只是杂音,而算不得新闻。”

野村的分析师们表示,他们认为特朗普将被迫离职的可能性是“非常低”的,这些分析师们周三发布了一篇研究曝光,指出:“这样一种戏剧性的变化想要发生,除非公众看法出现重大改变,尤其是在共和党方面。”

目前,众议院预计会在12月底之前就全部弹劾指控进行表决。如果这些指控当中有一条或者以上最终通过了表决,参议院就将于明年1月接手,首席大法官罗伯茨(John Roberts)将出面主持。

然而,在市场眼中,将决定未来走势的,主要还是国际关系和利率政策。利率政策掌控在联储主席鲍威尔当中,他一直在努力维系创纪录的经济增长,尽量减轻减速造成的影响。

正因如此,一些市场参与者直言,弹劾其实只是插曲而已。

50 Park Investments创始人、重量级市场评论家萨尔汗(Adam Sarhan)指出:“在市场上,感觉就是现实,目前市场感觉这听证会是没有意义的。因此,除非爆出某些超出预料的破坏性证据,不然,听证会是不大可能对市场产生什么影响的。”

(编辑:宇硕)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香港交易所资讯服务有限公司、其控股公司及/或该等控股公司的任何附属公司均竭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和可靠度,但不能保证其绝对准确和可靠,且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的责任(不管是否侵权法下的责任或合约责任又或其它责任)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