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

“切割”了贾跃亭,法拉第未来能否破“笼”而出?

2019年11月1日 09:15:07

本文来自 腾讯《硅谷封面》。

除了特斯拉(TSLA.US)之外,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曾是最受媒体追捧的电动汽车初创公司,如今这家公司却以频繁面临的资金问题而为众人所知。现在,法拉第未来从SpaceX、特斯拉、苹果(AAPL.US)以及福特(F.US)等公司高薪挖来的员工大多已经跳槽;花在开发豪华电动SUV上的20亿美元还没有得到回报,车辆迄今仍未投产。这一切都要归因于法拉第未来的创始人贾跃亭。2017年,贾跃亭为了逃避数十亿美元的债务从中国跑到美国,但本月在美国宣布破产。

精明的投资者已经把公司推到死亡的边缘。但所幸法拉第未来仍然存在,公司的新任首席执行官想要解决一切问题。

法拉第未来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加迪纳市,街对面就是Pet Haven Cemetery公墓和火葬场。上个月公司在总部举行了媒体日活动,新任首席执行官毕福康(Carsten Breitfeld)告诉在场的十几个位记者和媒体人,他之所以加入这家苦苦挣扎的电动汽车初创企业,是因为他认为法拉第未来可以成为“未来出行领域的头号公司。”

在场的毕福康一袭黑色打扮:黑色的乐福鞋,黑色的袜子,黑色的牛仔裤,黑色的公司Polo衫。他快速翻着身后巨大视频墙上的幻灯片,用浓重的德国口音解释道,交通运输业即将迎来另一场革命。尽管法拉第未来现金储备几近枯竭,还欠着供应商1亿多美元,公司声誉也因为贾跃亭的闹剧而受损,但毕福康仍然坚称法拉第未来将以独特方式改变我们所熟知的出行方式。

这是毕福康现在不得不向投资者、潜在新员工和公司债权人兜售的大胆愿景。毕福康说,如果他成功了,法拉第未来将在2021年重返国际消费电子展,届时会推出一款用于颠覆整个交通运输领域的汽车和平台。

事实上,法拉第未来能够坚持到那时候都堪称壮举。但为了尝试,毕福康必须让法拉第未来复活,同时还要控制贾跃亭。尽管贾跃亭已经辞去了公司首席执行官并申请了个人破产,但作为法拉第未来最艰难时期的核心人物,贾跃亭不会很快离开。

麻烦不断的公司创始人

画面中的乌云滚滚而来,阴霾街道上的汽车似乎堵了好几公里。悲伤的弦乐过后,视频中传出乐视集团和法拉第未来创始人贾跃亭的声音。

贾跃亭在视频中说:“只有被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嘲笑过的梦想,才有资格谈及百分之一的成功。”

在2017年乐视集团濒临破产期间,这段音乐视频在乐视内部广为传播。视频中的贾跃亭戴着黑色耳机站在录音棚里,这位亿万富翁这样唱道:“冷漠的人,谢谢你们曾经看轻我”。他悲叹道,正是他们的批评非议让自己振作了起来。

之后贾跃亭直接对着镜头说,他“谨以这首乐视版《海阔天空》,致敬所有乐视的同路人”。

他唱道:“蒙眼狂奔,我们在沙漠种下梦想的果。浑身伤痛,能不能算收获?从不回头,用坚韧将梦想的锁打破。”

视频充分展示出贾跃亭傲慢的个性,这也是他在中国成名的原因之一。贾跃亭的创业之路同样大胆,他承担了数十亿美元的债务,推动乐视从“中国Netflix”转型为一家生产手机、电视、甚至电动汽车的企业集团。

但到2016年末,公司的发展并不足以撑起贾跃亭的野心。当时他试图将乐视业务引入美国市场,但没有成功。当年10月,乐视举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产品发布会,但仅仅几周后贾跃亭就宣布了裁员计划,并声称乐视患上了“大公司病”。6个月后,乐视内部传出这段音乐视频,上海高级人民法院冻结了贾跃亭1.82亿美元的资产,最终他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局势急转直下,贾跃亭于2017年7月搬到了加州,三年前他在当地创办了电动汽车公司法拉第未来。贾跃亭在海边的一处豪宅安顿下来,这是他在2014年和2015年通过一家空壳公司所购买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几处住宅之一。

尽管如此,贾跃亭绕了大半个地球也没有逃出音乐视频中的“狂风暴雨”,其在法拉第未来又制造了另一场危机。

现金反复枯竭的生存难题

贾跃亭于2014年创立法拉第未来后,这家初创公司从硅谷和底特律的大公司大肆网罗人才,想要打造出一款名为FF91的豪华互联电动SUV。人才招聘热潮与这家初创公司的极度保密相互交织在一起,制造出空前的炒作效果,以至于一度有传言称法拉第未来是苹果自动驾驶汽车项目的前沿阵地。

但在2017年,一开始在幕后默默经营公司的贾跃亭拒绝了所聘请汽车行业高管的建议,为法拉第未来设定了过于激进的目标。

贾跃亭很快就烧掉了所注入公司9亿美元的大部分资金。到法拉第未来在2017年度国际消费电子展(CES)上发布FF91电动汽车时,整个公司已经开始拖欠供应商款项,也有一些关键员工纷纷离职,其在内华达沙漠投资10亿美元建设工厂的计划也不得不推迟进行。

几个月后,法拉第未来聘请了前宝马和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首席财务官斯特凡·克劳斯(Stefan Krause)来解决财务问题。克劳斯最终决定破产是唯一的解决办法。贾跃亭认为这是对他公司控股权的挑战,于是在幕后反对克劳斯的做法。克劳斯最终在2017年10月辞职,贾跃亭任命自己为法拉第未来的首位公开首席执行官,巩固了许多员工已经清楚的事实:导演这场秀的正是贾跃亭。

到2017年12月下旬,法拉第未来几周内将没有足够的资金支付员工工资,所以贾跃亭拿法拉第未来45%的股份换取中国房地产巨头恒大集团20亿美元的投资。但他仍然拥有三分之一的公司股份,且掌握更多的投票权。因此,尽管恒大持有法拉第未来相当大一部分股份,掌管公司的仍是贾跃亭。

2018年,法拉第未来仅用了6个月的时间就花掉了恒大的首笔8亿美元投资。随后贾跃亭要求恒大预支余款。恒大试图利用这个机会将贾跃亭从公司边缘化,并要求他将自己在公司的控股权转让给独立第三方,这样恒大才会继续投资。贾跃亭同意了,但只是将股份转让给了公司副总裁的女儿。恒大因此拒绝支付余款。

这使得法拉第未来陷入困境。据两名与恒大签订保密协议的公司前高管透露,只有贾跃亭核心圈子里的人知道与恒大之间的斗争。法拉第未来中那些拥有汽车行业经验的西方高管都被蒙在鼓里。事实上,他们在公司2018年9月19日举行“未来主义者日”活动前几天才发现真相。活动中公司高管还在对员工们说,法拉第未来有望在年底前开始生产电动汽车。尽管如此,法拉第未来发言人约翰·席林(John Schilling)否认了这一点,他说“我们对这类事情的管理及时透明。”

根据法拉第未来财务副总裁2018年11月在法庭上公开的信息,由于与恒大的纠纷,法拉第未来在2018年9月初在银行的存款只剩下1800万美元,这只比公司每月开出的工资多200万美元;与此同时,法拉第未来还拖欠供应商至少5900万美元。因此从2018年10月起,法拉第未来启动了一系列裁员减薪和停薪留职计划。包括特斯拉联合创始人、前特斯拉和莲花工程师尼克 桑普森(Nick Sampson)在内的很多西方高管纷纷离职。

在2018年的最后一天,法拉第未来和恒大重新谈判并最终达成一致:恒大将持股比例降至32%,不必再进一步履行任何财务上的义务,并允许法拉第未来寻找新的投资者。法拉第未来在2018年年底时仅剩下740万美元的银行存款,不过从恒大获得了最后一笔1000万美元的贷款。根据贾跃亭最近的个人破产申请,这笔贷款仍未偿还。

据一位了解投资谈判情况的前员工透露,由于需要签署保密协议,新投资者对贾跃亭控制下的法拉第未来并不感兴趣。而且只要贾跃亭继续控制公司,他们就不会对法拉第未来感兴趣。这位人士说,他们有充分的理由保持警惕,因为贾跃亭曾利用乐视收购智能电动汽车Lucid Motors的大量股份。后者也是法拉第未来的竞争对手,彼此之间存在明显的利益冲突。也许投资者可以预见的是,贾跃亭会利用他与Lucid Motors的关系来阻止对该公司的潜在投资。

知情人士表示,“投资者的第一要求就是,‘你能不能站到一边充个门面,让我们来经营?’他的回答总是‘不’或‘你可以换一个新的首席执行官,但他们还是会向我汇报的。’”

新官上任的宏伟愿景

新任首席执行官毕福康在媒体日的大部分时间里都在重复,持续近两年多的金融危机让公司蒙受巨大损失,但他的回答方式永远是“是的……但是……”。

他说,是的,FF91距离投产还有几个月的时间,但是它上市后的表现将超过市场上几乎所有其他电动汽车。是的,法拉第未来还需要8.5亿美元来实现这一目标,但是公司内部的技术、知识产权和其他资产是有价值的。

是的,法拉第未来裁掉了数百名员工,失去了许多关键的高管。是的,我们仍然欠着许多供应商大笔钱,但是重组后的公司已经为供应商建立了一个信托基金。到目前为止,公司花费的17亿美元并没有完全消失。这笔资金大部分用于开发一款SUV,毕福康认为这款车将有助于颠覆出行行业。

本着这种态度,毕福康说自己希望法拉第未来能够更加开放,既包括法拉第目前已经完成和尚未完成的任务,也包括如何成功吸引到新投资者的计划。

“这是一种奇怪的态度,人们会说,‘嘿,我们不能向外界展示任何东西,’” 毕福康谈到贾跃亭的管理方式时如是指出。“这是完全错误的,因为现在只有关于这家公司的负面消息,而没有关于其实质性进展的消息。所有其他创业公司都在谈论他们现在没有的东西,而我们根本没有谈到我们拥有的东西。这有多疯狂?”

法拉第未来拥有什么?对于一家创业公司来说,FF91搭载的电池组、电动机和逆变器的设计和组装使其能够很容易地适应不同尺寸和价位的电动汽车。

法拉第未来也自行开发电传系统组件,其也是自家电动汽车的供应商。这让公司能够更好控制不同系统之间的协同工作方式,与苹果等大公司倾向于设计产品的做法类似。这种理念有助于法拉第未来设计更强大的发动机,不容易过热,使汽车能够实现从0到60公里的反复极限加速。法拉第未来还声称,他们开发出的电池组使得电动汽车续航里程可与特斯拉等业界领先电动汽车相媲美。

法拉第未来开发电动机和逆变器的团队曾为通用汽车开发出EV1,EV1被认为是第一款真正实现量产的电动汽车。虽然目前几乎所有的团队成员都离开了法拉第未来并加入竞争对手Rivian,但他们的工作成果并没有离开公司,这仍然是员工的骄傲,也是潜在投资者可能感兴趣的地方。

为了展示更多成果,法拉第未来还首次展示了FF91的内部设计。这款充满未来感的SUV内部满是屏幕:总共11块,屏幕面积加起来超过100英寸。车内中央是一块27英寸的显示屏,可以从天花板向下反转,加上后排座椅的按摩加热制冷系统,能够为后排乘客提供影院般的体验。此外,汽车的后排座椅可以向后倾斜多达60度。

法拉第未来解释说,前排副驾驶座位面前的中控台上还有一个巨大的娱乐屏幕,它是凹进去的,所以司机看不到它。中控台中央是一个突出来的垂直触摸屏。除此之外,每扇门的内侧都有触摸屏,每位乘客都能通过触控操作来调整空调系统和座椅舒适度。显然,法拉第未来的“未来”也意味着在车内安装尽可能多的屏幕。

司机和乘客还可以通过语音与车载软件进行交互。法拉第未来表示,语音控制将能够处理复合查询语句,比如乘客说“在5英里内找一个带有露天露台的餐厅”。电动汽车内部还配备了许多摄像头,可以对司机和乘客进行识别,并迅速调用他们喜欢的个人设置。

这种技术密集方法带来的一个问题是,这款车现在本应该已经投产,但一些技术已经过时。对于这一点,法拉第未来的高管们又给出了一个“是的……但是……”的解释:是的,这不是计划,但是推迟投产给了团队更多时间,让他们能够在2020年投产日期到来之前,尝试在设计中加入新的处理器和摄像头。

当然由此带来的成本惊人:如果FF91上市,其售价将在15万至20万美元之间。但毕福康相信,这款车对中国富人来说非常有吸引力,他预计中国将是第一市场。毕福康说,如果一切顺利,那么FF91将只是一个复兴故事的开始,这家初创公司将不仅仅是一家汽车制造商。

继FF91之后,毕福康希望利用法拉第未来的电动汽车制造平台制造更小更实惠的车辆。他认为法拉第未来真正的商业机会在于利用高科技车辆重塑网约车和共享汽车领域,将其作为产生更多收入的软件服务平台。

虽然像Uber这样的服务可以把乘客便捷安全地送达目的地,但毕福康认为行程中的“体验相当糟糕”。“我们还没有合适的产品,” 毕福康信誓旦旦地说。“你的手机无法联网。你无法享受音乐,什么都没有。从东到西,从南到北,你只是干坐着。”

通过将为FF91打造的技术迁移到共享出行领域,毕福康希望能够解决这个想象中的问题。他想要一辆能够“通过面部识别或其他任何想要方式”识别用户的汽车,然后通过5G网络将用户的个性化“数字生态系统”下载到汽车中。毕福康说,这样的话,这辆车“几秒钟内就会成用户自己的汽车”。

不过毕福康并没有解释为什么面部识别等技术是比现有技术更好的解决方案。不管怎么说,叫车服务Uber已经和音乐流媒体平台 Pandora以及Spotify达成了相关协议,打车时后台已经知道乘客是谁。

在向法拉第未来电动汽车的忠实用户销售服务过程中,毕福康看到的是源源不断的现金流。

为了强调这一点,毕福康展示了一张以FF91为轮廓的幻灯片。汽车轮廓上方有四个商标,分别是特斯拉、谷歌、苹果和Uber。第五个标志的位置高于一切,这正是法拉第未来的的“FF”图标。

“你可能会一笑了之。但法拉第未来的目标正是将上述所有商业模式和功能整合到一家公司,打造并整合成一个数字生态共享出行系统。” 毕福康如是指出。“特斯拉正在制造电动汽车,是第一家真正打造出强大高端电动汽车的公司。谷歌可能是管理数据并从数据中获取信息的最好公司。苹果则是用户体验最好的公司。还有Uber,当然你也可以说是滴滴出行和Lyft等其它叫车服务公司,正是它们让共享出行这种商业模式发挥作用。”

“但是,想要成为真正的颠覆者,并成为未来在共享出行领域独领风骚的下一家公司,你必须把所有这些结合起来,”毕福康强调。

毕福康声称,到2030年超级版的法拉第未来近一半营收将来自汽车销售,其余收入来自汽车共享、车内服务,以及公司技术授权。但近70%的利润将来自那些服务业务。

“我认为这很可能发生,”毕福康说。“毫无疑问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这是可能发生的。这将使我们成为未来出行领域的绝对老大。”

法拉第“笼”?

贾跃亭还在的情况下法拉第未来能否完成这些愿景?在媒体日上,毕福康称贾跃亭不会成为问题,因为他把自己的控股权交给了一个由公司律师和高管组成的新委员会。毕福康还表示,贾跃亭是应自己要求辞去首席执行官一职的:“我告诉他,我只会考虑担任这家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据称贾跃亭现在对公司的运营控制更少了。今年10月14日,贾跃亭亲自申请个人破产保护,以解决他在中国欠下的36亿美元巨额债务问题。

但贾跃亭仍然拥有公司某些决策的否决权,他现在担任公司“首席产品和用户官”,将继续为法拉第未来打造相关技术。根据贾跃亭的破产申请,他仍能从法拉第未来拿到一大笔薪水。尽管在去年的裁员计划中贾跃亭承诺自己只拿1美元的工资,但现在他每个月仍能从公司拿到5万美元。公司发言人席林表示,他“不会评论高管的现有薪酬”。

毕福康说贾跃亭告诉他,“‘如果你来这里,我会让你管理公司,因为我知道自己能做什么,知道自己擅长什么不擅长什么。’”“这是他的原话,我认为这是一个伟大的决定。” 毕福康称,创始人的“领导力”和拥有“所有数字技术的诀窍”对公司未来至关重要。

但是,即使贾跃亭放弃了一些控制权,潜在投资者也可能不得不担心他在法拉第未来的角色,因为他有一个特殊的移民身份。

据一位知情人士称,贾跃亭持L-1签证留在美国。L-1签证允许公司将其高管和经理转移到其在美国的现有子公司,或者让这些高管和经理在美国成立一个子公司。最重要的是公司业务“必须是稳定可靠的”。这意味着没有法拉第未来或他没有在那里任职,那么贾跃亭可能会被迫返回中国,在中国他必须面对他的债权人。

持这一特殊签证留在美国有助于解释贾跃亭为何如此激烈地反对削弱他在法拉第未来的角色(或彻底解散),尤其是在乐视美国业务于2017年关闭之后。目前尚不清楚贾跃亭是否寻求更长期居留;西雅图的一名中国博客作者声称贾跃亭在2017年申请绿卡,但乐视高管称该信息为“假新闻”,贾跃亭后来起诉该男子诽谤。这个案子最终达成和解。发言人席林拒绝确认贾跃亭的具体移民身份,只说他有“在美国合法居留和工作的身份”。

毕福康对贾跃亭目前在公司中所扮演的角色持乐观态度。但贾跃亭的承诺会发生变化——比如他原先说只要1美元的薪水,后来又变成了每月5万美元。这表明毕福康可能会有更多需要担忧的问题,因为法拉第未来还没有人成功地从贾跃亭手中夺走控制权。

从很多方面来说,毕福康是法拉第未来一直以来缺乏的首席执行官。这家初创公司的前三年没有一位公开指定的首席执行官(正如此前报道的那样,有几个人在正式文件中轮流担任首席执行官)。即使在贾跃亭介入的时候,他也没有真正的汽车经验可言。毕福康不仅从他在宝马工作期间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而且他在那里度过的20年里大概也建立了相当多的人脉关系。

他还熟悉初创公司的各种混乱。在2015年离开宝马后,他帮助共同创立了中国电动汽车初创公司拜腾,该公司正在开发自己的电动SUV。但毕福康在今年早些时候突然从拜腾离职。

但在与贾跃亭这样的人打交道时,专业知识只能让你走到这一步。正如两名前高层员工所言,贾跃亭一心想保持对公司的控制权,并被自己的自尊心蒙蔽了双眼。其中一人甚至说聘用毕福康担任首席执行官是“一个骗局,让人们认为贾跃亭已经下台了。”这位知情人士说,事实上,贾跃亭“把毕福康当作木偶一样使用。”

“这种评论是没有价值的,是毫无根据的。”法拉第未来发言人在回应中说,“毕福康已经在这里工作了近两个月,他在这里短暂的任期内采取了许多战略步骤,以使法拉第未来回到正轨。”

不管怎样,法拉第未来都背负着巨额债务,并且几乎耗尽了它的资源。该公司现在必须以某种方式转变为一家豪华汽车制造商(或者是一支颠覆行业的力量,如果毕福康的愿景是可信的话)。根据毕福康和贾跃亭的破产申请,即使他们中有一个人能神奇地让钱出现,法拉第未来仍需要8.5亿美元才能让FF91投入生产。然后,它将需要找到更多的资金来支持毕福康在9月份详细阐述的更宏伟雄心壮志。这家初创公司计划通过上市来实现这些雄心壮志。

法拉第未来目前拥有的现金来自于一些并不能激发人们信心的举措。它从恒大获得的1000万美元贷款,现在迟迟未能偿还。这家初创公司在3月份卖掉了洛杉矶总部,以赚取一些短期现金,之后又从新东家那里租下了它。9月23日,法拉第未来出售了内华达州的土地,成交价为1690万美元,比最初的4000万美元要价低2310万美元。它曾计划在那里建造价值10亿美元的工厂。有媒体援引这笔交易的经纪人的话报道称,“多名潜在买家”关注了这块地,但“法拉第希望尽快完成交易,这导致了交易价格降低。”

与其创始人一样,法拉第未来也在继续积累债务。贾跃亭的破产申请显示,该公司今年早些时候向重组公司Birch Lake借了1500万美元,后来已偿还。但根据同一份文件,法拉第未来还从Birch Lake公司获得了第二笔4500万美元的贷款,该贷款将于10月底到期——该初创公司正试图延长到期日,因为它无法支付这笔款项。根据这份文件,法拉第未来的负债总额为8.01亿美元。

截至6月30日,法拉第未来甚至还欠Ocean View Drive公司440万美元,这家空壳公司是贾跃亭用来购买他的豪宅的。事实上,贾跃亭的破产申请揭示了许多这样的新细节。2014年,他从法拉第未来公司借了1200万美元,买下了其中一处豪宅和附近的一些房产。2015年,他用从乐飞控股有限公司借来750万美元购买了另一处豪宅。

除了工资外,贾跃亭的副总裁还成立了一家空壳公司,这家空壳公司每月向贾跃亭支付4.3万美元的豪宅租金。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贾跃亭甚至在8月用他的副总裁成立的一家壳公司的名义购买了另一套价值300万美元的新房子——在毕福康被宣布担任首席执行官的一个月前。这座3300平方英尺的豪宅就在帕洛斯韦尔德斯半岛的山上,距离他已经拥有的沿海豪宅只有一步之遥。(备注:FF公关负责人回应称纯属谣言。其表示,“由于贾跃亭目前已经提交个人破产重组申请,任何所谓的通过大宗消费或者代理人转移资产的行为都会追溯到两年前,隐瞒不报就是欺诈而直接导致重组失败,所谓报道是严重缺乏常识的造谣。”)

贾跃亭负债累累的习惯以及他进行各种可疑交易的倾向,让他的一位债权人律师断言他的破产是“虚假的”和“公然滥用了美国破产法”。

这些律师来自实力强大的国际律师事务所Kobre & Kim,他们代表了一家名为上海懒财的中国资产管理公司;贾跃亭欠该公司约1100万美元。在对贾跃亭申请破产的官方回应中,他们告诉法院,他们相信贾跃亭利用空壳公司和其他混淆手段向债权人隐瞒资产。

他们还声称,贾跃亭在他的文件中列出的一些债权人都是与他相关的或受其控制的公司。律师们声称,他们在4月份判决后进行的法律调查表明,在他们最初在美国提起诉讼后不久,贾跃亭“清空了至少一个银行账户,将资金转移给了法拉第未来的人力资源总监”。

律师们还声称,贾跃亭在破产申请中列出的计划不过是一个让自己摆脱债务的诡计,这实际上可能为他保持对法拉第未来的控制铺平了道路。

Kobre & Kim律师克里斯·科伯恩(Chris Cogburn)在一份声明中表示:“鉴于贾跃亭提出的计划并未提及未来谁将控制公司,我们对贾跃亭‘辞职’或以其他方式放松对法拉第未来的控制的意图表示怀疑。这个计划与贾跃亭有关限制自己在公司未来发展过程中的作用的保证并不一致,这似乎只是另一种安抚投资者的策略。这些投资者对他管理不善的记录保持警惕是正确的。”

法拉第未来的一位前高级员工表示同意,称破产申请是“用枪指着债权人的头”。

法拉第未来的持续存在依赖于毕福康吸引投资者和安抚供应商的能力,但最重要的是让贾跃亭的权力受到控制——而这些都是未知数。不过,在法拉第未来的媒体日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尽管经历了所有的起起落落,但并不缺少创意,设计总监佩奇·比尔曼(Page Beermann)的演示强化了这一点。

身穿耐克运动鞋、牛仔裤、黑色夹克和一件印有“错觉”字样的设计师T恤,比尔曼让媒体成员浏览了过去几年他和其他人酝酿的一系列秘而不宣的创意。这其中包括符合人们预期的创意,比如法拉第未来跑车效果图;以及超级诡异的想法,例如法拉第未来直升机和游艇效果图。他甚至展示了一个仿照FF91放倒式后排座椅的躺椅模型。

在他的演讲开始时,比尔曼——他也来自宝马,并自2015年以来一直在法拉第未来——复述了理论物理学家弗里曼·戴森(Freeman Dyson)的一句话:“我们的任务,无论是在科学领域还是在社会领域,就是证明传统观念是错误的,以及让我们遥不可及的梦想成为现实。”

“这就是为什么在法拉第未来工作是一件让人梦寐以求的事情。”比尔曼说。

贾跃亭没有出席媒体日,但这次展示活动感觉很对这位大亨的胃口。在2017年的那段音乐视频中,他这样唱道:“最懂我的人,谢谢一路默默的陪我,让我拥有好故事可以说。”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香港交易所资讯服务有限公司、其控股公司及/或该等控股公司的任何附属公司均竭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和可靠度,但不能保证其绝对准确和可靠,且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的责任(不管是否侵权法下的责任或合约责任又或其它责任)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