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

诊断PE︱普思资本股权遭冻结,王思聪投资神话破灭?

2019年10月23日 18:47:36

作为王思聪旗下最重要的投资平台载体,北京普思投资有限公司股权被上海宝山区人民法院冻结,在市场带来不小的震动。

10月18日,天眼查数据显示,王思聪担任董事长的北京普斯投资有限公司股权被上海宝山区人民法院冻结,具体冻结数额不详,冻结期为3年,自2019年10月至2022年10月。

图片2.png

虽然上海宝山区人民法院并未披露具体冻结原因,但消息一出,王思聪相关话题迅速登上热搜。

图片3.png

“先给5亿试手”的故事也被网友再度提及,难道王思聪真要回万达上班?但有律师表示,即便股权遭冻结,普思资本依旧可以正常经营。

据智通财经APP观察,普思资本的官网依旧正常运营,公司的业务也在正常开展。据IT桔子显示,普思资本最近的一起投资,发生在10月18日,即公司股权遭冻结之后,是参与高灯科技的B轮融资。

事实上,作为“富二代”,王思聪的投资眼光独特,比王健林想象中要好。目前,普思资本投资规模已超过30亿元,主要投资于有潜质成为行业翘楚的创业型以及成长型企业,并积极为其提供所需要的支持与帮助使其加速发展扩张达到新的高峰。

从普思资本的投资历程来看,王思聪收获了不少成功的项目,身价也水涨船高到了50亿。但有知情人士透露,普斯资本仅仅是一家空壳公司,团队能力十分有限,进行投资也多以王思聪个人喜好为主。目前,普思资本未就此事进行回应。

5亿变50亿投资神话破灭?

此前,王思聪的父亲、大连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在接受采访时笑谈王思聪不愿介入集团的管理,因此给了王思聪5个亿“练手”,并表示“失败了再给5亿,不行只能到万达上班”。

据智通财经APP了解,王思聪此次“练手”投资的正是普思资本,一家私募股权公司。普思资本的英文名“Prometheus” ,取自希腊语"Προμηθε%3Fς",意为“先见之明”。

不过,王思聪曾在一次综艺节目中否认5亿元“启动资金”的说法,称金额没有这么多。普思资本CEO何志坚也曾对媒体表示,“5亿只是个最初的概念,其实普思有个资金池,每年都会2亿左右的钱打进来,而且从来不会抽走,资金可以循环利用,只会越来越多,而不是说5亿就是一个坎,投完之后就没钱了。”

目前,普思资本投资规模已超过30亿元,主要投资于有潜质成为行业翘楚的创业型以及成长型企业,并积极为其提供所需要的支持与帮助使其加速发展扩张达到新的高峰。

从官网信息来看,普思资本先后投资过乐逗游戏、天鸽控股、无锡先导、福寿园、Dexter、塞尔瑟斯(英雄互娱母公司借壳)等项目,不少项目投资回报颇丰,王思聪的投资眼光也得到了市场认可。以2016年入股的英雄互娱为例,在借壳新三板后英雄互娱估值一度冲到了200亿元。普思投资抛售英雄互娱股票后在短短半年内赚取5181万元,收益率高达65%。

王健林也称赞过王思聪的投资成果,“我看了他的报表,还不错,比我想象中好多了。”

王思聪的个人财富也逐渐上涨,据“2018胡润80后财富继承富豪榜”显示,其身价已高达50亿元。

对于投资标准,王思聪曾在早期公开表示:“作为一个商人,会投资一些在短期、中期能得到财务回报的(项目)。有一些可能我自己不太认可,但是是市场上认可的,我也会投;作为艺术家,我会投资一些有意思的,或者长期对人类有所帮助、对社会有所改变的(项目),比如尖端的科技、生物、医疗等;我不会追求热点,因为很多热点都是我最先创造、或是发现的,比如像直播等。”

智通财经APP通过IT桔子官网了解到,截至2018年,普思资本成立以来共参与的投资金额超过250亿元,涉及77个投资项目,大部分投资轮次集中在天使轮到B轮之间。从普思资本的投资项目来看,主要覆盖包括教育、游戏、金融及文化娱乐等多个行业领域。

图片4.png

图片5.png

其中,投资数量最多的是游戏行业,共8个项目,如创梦天地(01119)、英雄互娱及ImbaTV等,本地生活、文化娱乐及企业服务分别投了6个、9个、10个项目。从投资的项目金额来看,投资数量最多的游戏却是很少的,仅有7.8亿元,主要是这次项目都属于早期投资。

不过,有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普斯资本仅仅是一家空壳公司,团队能力十分有限,进行投资也多以王思聪个人喜好为主。但此事未获普思资本方面回应。

另外,从股权脉络上看,王思聪在2019年上半年疑似出现了经济困难的情况。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019年4月-5月,王思聪及旗下北京普思资本投资有限公司、上海普思资本投资有限公司、天津普思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分批次将股权先后质押给大连万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此外,上海普思投资有限公司对手中持有的上海笑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股权进行了减持,股权比例从4.61%降至2.16%。同时,上海普思还将手中部分股权质押给了上海鱼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这家公司的受益人黄锋同时也是王思聪投资的网鱼网咖母公司上海网鱼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长。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些股权质押出现之前,王思聪旗下的熊猫直播刚刚在今年3月宣布关停服务器,其母公司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先后在8月23日及9月3日被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上海静安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投资步伐未停止,王思聪为毒APP“打CALL”

关于普思资本股权遭冻结,有律师表示:“即便股权遭冻结,普思资本依旧可以正常经营。”

据智通财经APP了解,法院会冻结股权,一般有两种情况:一是债权人对债务人提起诉讼前或者诉讼中,为防止债务人转让其持有的股权导致将来判决难以执行,而申请人民法院对股权采取保全措施;二是法院最终判决债务人承担给付责任而债务人未给付,债权人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人民法院据此冻结债务人的股权以处置偿债。

“从案号来看,这很可能属于诉讼财产保全,”有律师表示,“可能是王思聪与他人发生纠纷,也可能是他为第三人提供了担保,他人为了保障权益,而向法院申请了财产保全。但是股权冻结期间,公司业务可以正常进行,即使诉讼失败时,法院强制执行对法律层面公司营运也没有影响,如果被冻结的股份数额是100%,王思聪只需要退出公司。”

事实上,普思资本的官网依旧正常运营,对股东冻结一事并未有针对性的回应。同时,据IT桔子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普思资本共有8个项目投资。值得注意是的,普思资本最近的一起投资项目,发生在10月18日,即公司股权遭冻结之后,是参与高灯科技的B轮融资。

据智通财经APP了解,发票儿是一家电子发票全套解决方案提供商,专注于为用户提供电子发票开具、保存、报销等服务,拥有发票查验、归集和发票名片管理等功能,现已接入餐饮、酒店、线下零售、停车场、电商等覆盖消费者生活的多个应用场景。此轮融资,是高灯科技的B轮融资,融资金额超过10亿元,资由老股东腾讯、鼎晖携手中投中财、深创投联合领投,高瓴、万达、普思等原有投资方跟投。

图片6.png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IG夺冠之时,王思聪曾在微博推荐毒APP,并表示“毒上买潮牌和鞋子保真而且便宜”,在发布抽奖信息时,也要求关注毒APP。

图片7.png

据智通财经APP了解,毒APP以“球鞋鉴定”为核心服务,通过C2B2C的模式,作为中间鉴定方和平台方,打造球鞋社区及售卖平台。买家拍下球鞋后,卖方发货给毒APP,经鉴定后,再由毒APP寄送给买家。毒的盈利模式是抽取卖方成交价的7.5%-9.5%作为佣金,以及收取买家的鉴定费(5元/件)。

毒APP的主体公司为上海识装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识装”),后者法定代表人杨冰为最大股东,持股55%;虎扑(上海)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为第三大股东,持股15%。

IT桔子显示,2019年1月18日,普斯资本参与了毒APP的A轮融资,具体金额和持股并未披露。4月份,毒完成了新一轮融资,投资方为DST(Digital Sky Technologies),估值已达10亿美元。

事实上,球鞋文化的兴起,毒APP一直有着快速的发展,尤其是2016年之后。2016年11月,毒App上线购买功能,将买家导流至卖家的淘宝店铺。2017年8月,毒App正式上线球鞋交易功能,逐渐从潮鞋文化社区向球鞋交易平台转型。

毒App对外沟通主管昭阳透露,毒App从上线球鞋交易功能后,一直保持高速增长“截至2019年8月,毒App注册用户1个亿,DAU(日活跃用户)大约800万,在球鞋交易细分领域属于领先地位。”数据显示,2018年中旬毒每月GMV成交总额已接近2亿元,预计2018年全年可达20亿-30亿元,2019年达到60亿-70亿元,可谓一家“毒”大。

但今年7月,网经社发布了“2019年全国零售电商TOP30消费评级榜”,毒APP由于平台反馈率、回复时效性、用户满意度得分较低,导致综合购买指数低于0.4,获得“不建议下单”评级。

曾“失足”乐视体育,遭九好集团忽悠

虽然普思资本的投资规模越来越大,但这些年来,王思聪也有不少失败的案例。

很多投资者认为,普思资本最失败的投资当属乐视体育。在乐视体育2015年5月完成的8亿元A轮融资中,普思资本进行了投资并持有其3.96%的股份。然而,2018年11月,普思资本向北京仲裁委员会请求,裁决乐视体育赔偿经济损失9785.16万元。

普思资本在《仲裁申请书》中称,乐视体育在未经董事会或股东会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向其关联方乐视控股出借了40多亿元的资金,导致乐视体育的正常经营活动受到严重影响。北京普思的投资权益遭受损失。

但这一损失似乎难以得到赔偿。天眼查数据显示,2019年5月20日,乐视体育已被吊销营业执照。

另外,此前曾名噪一时的九好集团“忽悠式”重组一案中,北京普思资本也有深度参与。

根据2015年11月份鞍山重型矿山机器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鞍重股份”)发布的方案,鞍重股份拟通过重大资产置换、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和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的方式,与包括普思资本在内的12名交易对方合计持有的九好集团100%股权进行置入。

但证监会经调查,浙江九好办公服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九好集团”)通过各种手段虚增收入和虚构银行存款,将自己包装成价值37.1亿元的“优良”资产,与鞍重股份联手进行“忽悠式”重组,以期达到借壳上市目的。

九好集团“忽悠式”重组败露后,普思资本因牵涉九好集团涉嫌信息披露违法,遭证监会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10万元罚款。此后,北京普思投资便开启了向九好集团实控人郭从军“追债”的历程,要求其履行股份义务。资料显示,2012年普思投资耗资1000万元,认购了九好集团129.60万元新增注册资本,每股价格7.7元,占注册资本1.89%。

不过即便踩雷投资失败,王思聪也没有放弃投资,依旧做个低调的网红,偶尔上上热搜。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