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

特斯拉(TSLA.US)Q3交付量再刷记录,但未能实现10万台里程碑

2019年10月6日 19:38:39

本文来自 “雷锋网”。

特斯拉(TSLA.US)官方消息称,2019 年第三季度公司在全球交付了“约97000台”电动车,稍稍超出上个季度创下的 95356 台交付记录,比去年同期的 8.35 万台则高了不少。三个季度过后,特斯拉今年的交付量已升至 25.5 万台,意味着该公司只用三个季度就超越了 2018 年全年的交付量。

不过这也意味着,如果特斯拉想达到年初定下目标的最低线(2019 年完成 36-40 万台的交付任务),最后一个季度还得孤注一掷拼一把,至少把单季交付量提升至 10.5 万台。好在,上海超级工厂即将投产,应该能帮 Elon Musk 缓解不少压力。

虽然再创新的交付记录,但 9.7 万台的交付成绩还是略低于华尔街的预期(9.9 万台),Musk 单季交付 10 万台的里程碑也没能实现。

需要注意的是,特斯拉还在新闻稿中声称,这次公布的数据稍显保守,因为被算在交付量里的车必须办好所有手续。因此最终交付数字可能会再高上 0.5% 甚至更多

除了交付数字,特斯拉还宣布,第三季度共有 96155 台电动车走下生产线,这一数字也再创历史。

不过,这 9.7 万台交付的车辆中,有 7.96 万台都是 Model 3。也就是说,这个季度 Model S/X 一共只卖了 17400 台,比上个季度的 17650 台还低呢,而 Model 3 这款“平价”产品显然没有自家大哥 Model S/X 利润高,销量很难转化为实打实的真金白银

值得欣慰的是,拿订单方面特斯拉依然强劲,本季它们也再创纪录,为最终季的交付打下坚实基础。

对特斯拉来说,在订单、生产与交付端连续完成“三杀”确实相当重要,毕竟今年第一季度钢铁侠的公司起步慢了点。当时,甚至外界猜测特斯拉在需求端出了问题,毕竟北美第一波吃螃蟹的用户基本都拿到了新车,而在欧洲和中国等新兴市场想取得突破还需要时间。

虽然订单、生产与交付均创下记录,但第三季度特斯拉能否拿出一份好看的财报恐怕还要数周后才能见分晓。

毕竟上个季度形势一片大好的情况下电动巨头还是亏损了 4.08 亿美元,而今年第一季度特斯拉则巨亏 7.02 亿美元。显然,去年 Q4 盈利的势头 Musk 没能保持下来。

除此之外,华尔街还罕见地认为特斯拉将遭遇营收减速,这是 2012 年以来的第一次。这样看来,即使夏季的降成本大作战成绩颇丰,恐怕 Musk 也难带领特斯拉实现盈利了

Q3交付与生产数据一出,投资者也难掩失望,特斯拉股价在周三盘后交易中下跌超过 6%。

智能召唤光遭吐槽

除了硬件方面的各项里程碑,特斯拉最近还向用户推送了最新的 V10.0 软件。用户不但能在中控大屏上找到各种流媒体视频服务,还能听歌玩游戏。

不过,其中最受人关注的恐怕还是全新的“智能召唤”功能。雷锋网了解到,短短几天内,世界各地的特斯拉车主就用了 55 万次智能召唤功能。可惜,这项功能由于各种不成熟而受到了特斯拉车主的广泛吐槽

虽然宣传上智能召唤功能异常强大,但特斯拉还是告诉用户,想使用这项功能首先要确保自己处在车辆周围 200 英尺的范围之内,同时视线还要能清晰的看到自己的车。与 Autopilot 一样,特斯拉还提醒用户时刻监控自己的车及其周围环境,“特别是快速移动的人、自行车和汽车”

这项爆红的新功能也受到了监管部门的关注,美国时间本周三 NHTSA 就表示,它们已经收到了智能召唤的相关报道,正积极与特斯拉联系以搜集必要信息。安全是 NHTSA 的第一要务,如果发现安全缺陷它们会立刻行动起来。

人才流失从未停步

虽然昨天曝出了人才并购消息,但特斯拉吃进人才的速度可能还没流失的快。

今年第三季度,特斯拉甚至丢掉了自家 CTO JB Straubel。随后负责欧洲运营的副主席 Jan Oehmicke,工程副主席 Stuart Bowers 以及能源运营资深副主席 Sanjay Shah 也相继“离队”。

特斯拉人才流失严重,其实早已不是什么新鲜话题了。

无独有偶,特斯拉在今年遭遇自动驾驶关键的技术人员持续流失。此前,负责自动驾驶业务的副总裁Jim Keller离职加入英特尔,首席工程师Doug Field则重新回归苹果从事与自动驾驶技术相关的项目。

那么,问题是特斯拉人才流失为什么从未停步?

据雷锋网了解,一位已离职的特斯拉高管给出的理由是难以接受 Musk 创造的长期高压的特斯拉公司文化。马斯克一直在探索如何让特斯拉在成长为业界巨头的同时保持创业公司的灵活高效(这两者其实是天然冲突的)。

例如,除了身体力行的每周工作 100 小时以上,出于强烈的危机感, Musk 也一直在刻意营造不惜代价、全力以赴的公司文化,督促所有员工保持创业心态。

特斯拉智能电动汽车行业领导者的地位让它在吸引人才方面确实没遇到什么阻力,大量来自 Apple、Google、丰田、奔驰等互联网和汽车行业顶级公司的人才加盟特斯拉,所谓“一起改变世界”。

但他们很难理解,一家成立十四年的公司,仍然面临工作量巨大、员工福利不甚领先、甚至可控范围内的混乱和无序——所有创业公司具备的元素,在特斯拉出现都不必惊讶。

比如加入特斯拉 6 个月火速离职的前苹果开发者部门高级总监、Swift 之父 Chris Lattner,回忆特斯拉的职业生涯时是这么说的:(在特斯拉)我努力工作,也有巨大的收获。我仍然坚信特斯拉的使命,看好走独特技术路线的 Autopilot 团队。但我跟特斯拉似乎不太合拍。

Chris 是 Model S 和 Model 3 双料车主,他曾公开宣称自己是特斯拉的铁杆粉丝。加入特斯拉时他评价 Autopilot 是一项“非常重要且非常困难”的技术挑战。但最终在短短 6 个月后因为“不太合拍”离开了特斯拉。

他的下一站选在了苹果之后硅谷另一家员工福利和满意度名列前茅的公司 Google。

其实,马云就曾说过:“公司人员流失严重,无外乎两点,第一,钱没给到位;第二,老板让员工受委屈了。”

于特斯拉而言,你认为哪种原因会多一些呢?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