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

谷歌(GOOG.S)逐梦穿戴圈:Wear OS的失败能否靠Pixel Watch挽回

2019年9月20日 11:45:50

本文来自 微信公众号“脑极体”,作者我堂堂一个熊猫。

在中国人的习俗里,名字往往与运势挂钩,所以常常会有改名转运这样的神秘玄学。不过这一“玄学”在谷歌(GOOG.US)推出的智能手表操作系统Wear OS身上,显然没有起到作用。2014年出道的Android Wear即使改名为Wear OS,也没能逃过市场份额持续走低的噩运。

此前我们曾经提到,今年上半年北美智能穿戴市场表现优越,其中Apple Watch和三星产品引领了主要的增长趋势。而Wear OS的增长空间反而受到了进一步的挤压,Counterpoint Research的调研报告显示,今年Q1中Wear OS主力品牌fossil的市场份额同比去年从3.2%下降到了2.5%。

不过最近高通(QCOM.US)要推出智能穿戴芯片骁龙wear429的消息,似乎又让很多人重新燃起了对Wear OS的希望。

一款三年不变的芯片,让Wear OS被厂商抛弃

之所以把Wear OS和高通的芯片挂钩,实在因为高通造成Wear OS如今窘境的重要罪魁祸首。

在Wear OS刚刚出世时就推出了智能手表Gear live,如今却靠自己的操作系统卷土重来的三星身上,我们可以发现Wear OS为什么如此不受欢迎。

作为一种紧凑的产品,智能手表或者说智能穿戴,实际上对于芯片的要求是非常高的。而高通在过去四年中发行了三款应用于智能穿戴的芯片:骁龙400,骁龙Wear2100和骁龙Wear 3100,不得不说这三款产品实在诚意有限,应用的都是2013年智能手机普遍应用的28nm Cortex A7 CPU。

除了硬件性能的乏力以外,我们也很难看到谷歌在Wear OS上提供太多软件优势。比起苹果坚定的建立起手机与智能手表之间的联动生态,并且持续向医疗健康方向发展的状态。谷歌对于Wear OS的更新显得更加分散,例如在2017年一年的时间中,谷歌都在反反复复地调整UI、字体、消息通知显示等视觉方面的问题。

最终2017年年底Android Wear工程副总裁、已经在谷歌工作10年的David Singleton也离职了。而安卓系统固有的不稳定性和卡顿也一直没有解决,直到今年更新的Tiles,通过左右滑动调取时间、步数、天气等等功能,才从操作模式上稍微提升了速度体验。

糟糕的硬件性能结合不优秀的软件,最终造成的结果是Wear OS运行卡顿,并且耗电量极高。2014年推出的第一波产品,甚至每天都需要充一次电。频繁的充电,意味着智能穿戴产品无法经常穿戴在身上,也就很难持续记录用户的体征、行动数据。而谷歌为了解决续航问题,甚至还推出了一个“低能耗”功能,开启之后智能手表除了查看时间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如此糟糕的体验,也难怪其他厂商纷纷抛弃Wear OS,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只靠芯片,无法解决Wear OS之殇

但从目前透露出的骁龙Wear429配置来看,12nm工艺加上四个Cortex-A53内核相比过去产品实现了性能上的跨越,目前测试中的1 GB RAM和8 GB存储配置也比现在Wear OS设备的普遍配置高了一倍。对于LTE和蓝牙5.0的支持,也能够尽量减少耗电量。

但问题是,即使我们假设芯片性能的提升能够改变Wear OS在续航和运行流畅性方面的不足,Wear OS的未来仍然并不乐观。

作为一款操作系统,Wear OS存在的核心目的是更可能开放,招揽更多合作伙伴。但现在由于Wear OS表现不佳、苹果(AAPL.US)来势凶猛等因素,很多科技厂商要么对智能手表市场兴趣缺乏,要么放弃了Wear OS。

像是曾经颇受期待的Moto 360,在推出V2版本时就频频难产跳票,传说中今年将推出的Moto 360L,也没了消息。至于其他几家在智能穿戴领域相对活跃的科技厂商,三星选择了自己的Tizen系统、华为使用了自己的Lite OS,就连华米也没有选择Wear OS。于是如今应用Wear OS的,往往都是一些时尚、运动或奢侈品牌,像是fossil、阿玛尼、LV、彪马等等。

缺少科技厂商对于操作系统的参与,直接导致了Wear OS的开发生态不够完善,没有合作伙伴一起推动进步。一个典型的例子是,今年年初谷歌花费了4000万美元向fossil收购了一系列智能手表相关的技术版权。而fossil是一家出产各种皮具、包鞋、装饰手表的服装品牌,要依靠这样的品牌提供技术支持,想必谷歌确实在技术生态上着实缺少可依赖的对象。

尤其当科技厂商倾向于放弃Wear OS,Wear OS自然会将目标集中在时尚、运动系列的手表产品中。而这种针对非科技领域的开放生态,实际上面临着更为复杂的开发环境。比起科技厂商在设计智能手表时一切为科技功能让路的模式,时尚厂商在设计手表时则会有更多考量。

丰富多样的表盘形状、不同的电池容量、是否加入麦克风、是否加入扬声器……在这种情况下,不论是应用开发者,还是谷歌自身相对Wear OS进行优化时,都会面临很多复杂的问题。

可见虽然芯片性能上得到了提升,如何从软件开发层面与之配合提升整体体验,又如何将这种体验更好的融入到终端产品之中,都是谷歌眼下十分棘手的难题。

谷歌逐梦穿戴圈

最后所有矛头都指向了同一个问题——谷歌到底会不会推出自己的智能手表?

有了自己的智能手表,意味着统一的硬件环境的出现,极大地有利于开发生态的建设,能够与谷歌服务生态连接。同时随着智能穿戴生态的发展,智能手表很快就不再是“一个表”了,越来越多厂商关注的智能耳机、已经初现趋势的智能眼镜,随着设备种类越来越多,由语音助手服务串联起来的设备联动,很有可能成为未来智能穿戴产业的主要运行模式。

这时如果谷歌的Wear OS仍然处于市场规模低、应用开发生态弱、与硬件合作伙伴议价能力差的状态,显然是不利于在智能穿戴市场中征战的。一款自有硬件的推出,似乎可以迈出改变现状的第一步。

实际从市场层面来讲,用户对于谷歌智能手表的热情也相当高涨。从2017年开始,市场上就传出了谷歌将推出Pixel Watch的传闻。今年一年间,谷歌收购fossil部分技术版权,又有荷兰科技博客 LetsGoDigital曝光了一款带有摄像头的谷歌智能手表专利。很多人都猜测,距离Pixel Watch面市已经不远了。

即使Pixel Watch备受万众瞩目,但仅仅依靠一款产品的推出,能够帮助谷歌实现逐梦穿戴圈的梦想吗?

显然谷歌需要面对的问题还是很多的。

例如对硬件陷阱的躲避。

不得不承认的是,谷歌在硬件方面的表现一直不算优秀。这次骤然进入一个陌生的领域,具体表现如何还有待观察。尤其目前唯一能看到的前期准备,就是对fossil部分技术版权和团队的收购。但如果纵观谷歌的常规收购规模,给到fossil的4000万美元无疑是杯水车薪。很难见到谷歌在智能手表方面投入的诚意。

又比如智能穿戴生态中心的建立。

整个智能穿戴生态组中,显然需要一款主力撬动购买的拳头产品,再依靠生态吸引力让一款又一款的产品加入。实际上适合承担这一角色的往往是手机,与用户接触最为频繁,又能连接最多的服务。但对于谷歌来说,安卓生态上的排位靠前的品牌,都已经建立起了自己的智能穿戴操作系统。谷歌仅仅一款智能手表能否打破这种僵局?

但值得庆幸的是,从北美今年的智能穿戴市场增长速度看来,这一市场还处于相对初级的阶段。除了苹果地位稳固(实际苹果手机的增长乏力也会对未来苹果手表的基本盘有所影响)之外,其他几位玩家并没有在起跑线上走得太远。

对于谷歌来说,如果从现在奋力奔跑,或许还有追赶的希望。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