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

祝氏姐弟临危受命后 “雨润系”依旧在低谷期徘徊

2019年9月20日 10:04:29

祝义材(也称“祝义财”)“离开”4年,雨润食品(01068)巨亏不止,外界对他的回归充满期待。不过,55岁的祝义材并未回到公司执掌大局,而是将一双儿女先后“扶”上两家上市企业一把手之位。

猪肉行情持续上涨,投资者和产业链上的企业都期待借此大赚一笔。而对雨润食品来说,走出连续亏损的低谷期,则是当前的第一目标。

日前披露的2019年中报显示,雨润食品仍继续亏损,雨润系另一企业——中央商场业绩亦大幅下滑。

今年1月,雨润系核心人物祝义材回归后,将其一双儿女祝珺、祝媛推上前台。

不同于其他企业二代接班,祝氏姐弟的“接班”则是临危受命。这对80后需连续面对如何稳定经营、如何化解危机,以及接踵而至的人事震荡。

80后姐弟临危受命

祝义材(也称“祝义财”)“离开”4年,雨润食品巨亏不止,外界对他的回归充满期待。

不过,55岁的祝义材并未回到公司执掌大局,而是将一双儿女先后“扶”上两家上市企业一把手之位。

今年3月27日,33岁的长女祝媛接任雨润食品(01068)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

一个月后,祝珺成为中央商场(600280.SH)第九届董事会董事长、法人代表。

相比其他企业二代顺势而为的“接班”,祝氏姐弟更像是被推上“战场”。

2015年至2018年,雨润食品连续4年归母净利润亏损合计103.6亿元,更有巨额债务和诉讼未决。

今年上半年,雨润食品录得收入73.92亿港元,同比增长20.9%,净利润亏损4.48亿港元,同比减亏17.28%。

其中,公司主营业务(股权持有人应占亏损扣除补贴、出售非流动资产的亏损、外汇亏损净额及诉讼亏损拨备等亏损)所产生亏损为3.40亿港元,同比减亏14.80%。

公司债务继续扩大。截至6月末,公司负债总额95.45亿元,较上年末增加5.37亿元,资产负债率从2018年底的79.34%升至82.55%。期末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78亿元,远难以覆盖56.02亿元的短期借款。

今年上半年,公司已将28.17亿港元的物业、机器及设备在建工程、0.99亿港元的投资物业、9.57亿港元的预付租赁款,及若干账面为1700万港元的应收贸易账款,用于抵押合计39.01亿港元的银行贷款。

加入公司前,祝媛在人力资源、财务分析以及投资方面有超过6年职业经历,但对于摆在眼前的稳定经营、化解债务,肩上担子并不轻松。

与姐姐祝媛一样,刚履新中央商场董事长的祝珺也不太好过。

受旗下房地产项目结转收入减少影响,今年年上半年,中央商场营收和归属净利润分别实现39.1亿元和650.86万元,同比分别下降5.18%和90.71%。

两家企业的母公司雨润集团境况非常糟糕。据企查查显示,公司涉及558起法律诉讼,历史股权冻结189次,公司先后7次被上海、南京两地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人事震荡,老臣集体离开

就在祝氏姐弟“独挑”大梁前后,两家上市公司相继出现高层人事动荡。

就在祝媛宣布履新当日,公司原董事会主席俞章礼、原执行董事及首席执行官李世保辞职。在祝义材回归前夕,雨润控股董事、副总裁李道生被免职。今年3月7日,公司执行董事孙铁新辞任。

斑马消费注意到,俞章礼和李世保系雨润食品的元老级员工。早在1996年,俞章礼就进入雨润食品,李世保3年后加入,两人分别在公司任职23年和20年。

与祝媛一样,今年刚30岁的祝珺在中央商场权力交接前后,公司核心高管亦相继离职。

今年4月,公司总裁兼董事会秘书刘宇袖、执行总裁刘梦婕辞职;4月30日,原公司董事长吴晓国离任。56岁的吴晓国,历任江苏地华实业集团副总裁、安徽雨润地华置业董事长、吉林雨润地华董事长,以及黄山雨润涵月楼酒店管理公司董事长,2015年6月,被选为中央商场董事长。

从履历上来,吴晓国是雨润的股肱之臣,他的离任,意味着自2015年以来过渡性质的董事会完成使命。

但是,留给祝珺的中央商场经营境况并不乐观。

2018年报显示,中央商场实现营收82.5亿元,归属净利润-3.40亿元,同比分别下降2.41%和242.45%,这是公司自2000年上市以来首次出现亏损。

公开报道显示,祝珺在2012年就进入中央商场,从普通营业员一路升至副总经理。

雨润食品积重难返

2019年中报显示,中央商场实现收入39.13亿元,其中,房地产业务实现收入4.07亿元,占比收入10.39%。截至今年6月末,公司在建房地产项目10个,大多分布在三四五线城市。今年上半年,由于房地产项目结转收入同比减少,财务费用增加,多因素叠加导致公司净利润同比大降。

公司已将旗下房地产项目代建、销售业务,分别托管给江苏地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和江苏润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斑马消费查询企查查显示,这两家企业均系祝义材所控制。

妥善“处理”房地产业务后,祝珺聚焦公司百货主业。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除15家中央商场门店外,公司还在新零售领域跃跃欲试,公司与罗森合作开设便利店,截至目前,已在安徽、江苏合计开设83家门店。

相较祝珺聚焦主业的策略,祝媛执掌的雨润食品,可谓是积重难返。

虽然雨润食品和双汇发展(000895.SZ)一样,都是中国最大的肉制品生产企业之一,但从产品结构上来看,两家公司差距极大。

双汇发展原主打高温肉制品,近几年来围绕肉类加工领域频上项目,陆续布局低温肉制品、生鲜冻品,形成三大产品板块。

2019年中报显示,双汇发展实现营业收入和归属净利润分别为254.34亿元和23.82亿元。其中,公司的高温肉制品、低温肉制品和生鲜冻品业务分别实现76.65亿元、42.38亿元和150.39亿元,其他业务收入13.68亿元。公司毛利率为19.50%。

雨润食品在附加值较高的高温肉制品和低温肉制品业务板块并没有多少改善。

公司主要有冷鲜肉及冷冻肉、深加工肉制品两大板块,今年上半年,分别实现64.32亿港元和10.89亿港元。其中,冷鲜肉实现收入54.50亿港元、冷冻肉实现收入9.82亿港元;深加工肉制品中,高温肉制品和低温肉制品分别实现收入1.21亿港元和9.68亿港元。2019年中报显示,公司毛利率仅为6.99%。

雨润食品在此前几年的快速扩张导致资金成本增加,未来经营压力风险增大,目前亟待解决债务及诉讼问题。

截止2019年6月,公司面临21.33亿港元的未完结诉讼。此外,法院已冻结公司银行存款0.37亿港元,及账面值4.52亿港元的若干物业、厂房及设备。

公司在中报里认为,自身“持续经营能力可能存在重大的不确定性”。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