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

预期高股息投资策略,长期战胜市场的“法宝”

2019年9月9日 08:30:00

1995年,64岁的约翰·聂夫正式从温莎基金退休,为自己的投资生涯画上了圆满句号。

在其担任温莎基金经理的31年间,温莎的投资组合增长55倍,平均年复利回报率13.7%,平均每年超出标普500指数3.15%,且投资所承担的风险低于大市平均值。

约翰·聂夫执掌温莎基金时,颇有临危受命之意。在此之前的1962年,温莎基金的前身威灵顿股票基金已亏损了四分之一的股东资产,且1963年在标准普尔500指数反弹22.8%的情况下,威灵顿股票基金仍跑输10多个点。这导致威灵顿股票基金名声大损,迫于多方压力不得已更名为温莎基金。

执掌温莎基金后,约翰·聂夫将温莎从“死亡边缘”救了回来,并实现长期跑赢市场并获得稳定回报。而温莎也成为约翰·聂夫在竞争惨烈的华尔街铸造传奇人生的最大凭证。

事实上,约翰·聂夫的成功,得益于其践行的七大投资“铁律”,而“收益有保障”便是七大“铁律”之一。所谓的“收益有保障”,指的是所投资的股票有持续稳定的高额股利。

而该“铁律”是约翰·聂夫长期跑赢市场并获得高额收益的关键因素,因为在温莎基金平均超出市场收益率的3.15%中,有2%便来自于股息收入。可见高股息策略在长期投资中的重要性。

港股高股息策略应用好时机

在高股息投资策略的有效性被证实之后,市场不断对该策略进行归纳总结并推演,结果发现,高股息策略防御性较强,且在熊市中更为有效。

国金证券研究发现,若将港股中每个月市场的上涨定义为“牛市”,市场的下跌定位为“熊市”,则高股息策略在熊市中的胜率高达75.82%。海通证券的研究也得出了相似的观点,其表示,自2018年以来,在恒生指数最大跌幅超26.7%的情况下,股息率前10的股票中,收益率领先恒生指数的概率为70%。

而当前的港股市场,是高股息投资策略应用的最佳时机,主要的原因有两点,其一是港股市场股息率较高。截至2019年8月8日,与全球主要市场相比,港股市场的派息率仅次于富时100、澳洲标普200和台湾加权指数,在全球主要市场中位列第4位,远高于欧美主要股指、上证综指和深证成指。

ggx1.png

图:数据来自Wind(截至2019年8月8日

其二,无论是横向、还是纵向比较,港股市场的估值均处于较低水平,具有较强吸引力。据海通证券数据显示,自1973年以来,恒生指数的PE均值约是14倍。但由于外部因素及宏观经济的影响,2018、2019年恒生PE不断下降,截至2019年8月8日,恒生指数的PE已跌破10倍,触及历史估值的下限水平。

ggx2.png

与此同时,若纵向比较,港股的估值优势进一步凸显。现时港股的PE已降至9.64倍,占历史估值区间的比例下降至9.19%,在全球主要市场中低估明显。

预期高股息策略适应性更强

而在采用高股息投资策略时,为方便有效的筛选出高股息股票,机构或投资者会选择以市场中的高股息指数作为参考,或直接以该等指数为锚定,设立指数基金。

但纵观市场中的高股息指数能发现,绝大部分高股息指数采用的是通过历史股息率预测未来股息率的僵硬选股方法,这就导致指数中的成分股会出现股息率相差较大的情况,从而导致投资收益率下滑。为避免出现上述情况,预期高股息指数孕育而生。

以中华预期高股息指数为例,该指数代码为CESFHY,是通过追踪“港股通”名单内,40只预期高股息率的证券表现的股票价格指数。与市场中已有的高股息指数相比,该指数有三大明显特点,其一是引入预期股息率这一选股策略,剔除本财政年度或下一财政年度预期每股派息不足3位分析员覆盖的证券,避免以历史派息表现预测未来派息的弊端,最大程度捕捉潜在的派息机遇。

以中华预期高股息首十大成份股为例,其历史股息率与实际股息率的平均绝对百分误差高达94.46%,而预期股息率与实际股息率的平均绝对百分误差仅为31.75%,数据证明以预期股息率作为选股策略预测未来派息的准确性明显更高。

ggx3.png

中华预期高股息指数首十大成份股股息率(数据来自中华交易服务)

其二,该指数的40只预期高股息率优质港股均在港股通名单之中,适合机构及稳健型零售投资者长期持有。其三,成份股流通性好,其剔除了日均成交额少于1000万港元的企业,且单个样本股权重不超过10%,持仓相对均衡,避免持股集中度过高带来的股价波动风险。

该指数基日为2011年12月30日,基值为2000,于2018年4月3日推出,每半年调整一次。截至2019年8月8日,该指数包含40只成份股。其中,富力地产(02777)权重最高为4.42%,互太纺织(01382)为3.36%,雅居乐(03383)为3.12%,中骏集团(01966)为3.08%,其余成份股权重均未超3%,比如汇丰控股(00005)为2.18%,莎莎国际(00178)为1.85%。且该指数的成份股行业遍及房地产、银行、零售、化工、公用事业、纺织、汽车、医药、钢铁有色、券商等领域,能有效避免行业过于集中的潜在风险。

得益于预期股息率选股策略的使用,样本权重的均衡以及行业的分散,中华预期高股息指数的表现明显优于其他指数且大幅跑赢恒指。

ggx5.png

图:数据截至2019年8月8日

据中华交易服务的数据显示,中华预期高股息价格指数的市盈率低于恒指和恒生高股息指数,股息率较两者更高。而中华预期高股息全收益指数近一年的累计回报为2.54%,跑赢大市,并大幅优于中证香港红利指数和恒生高股息率指数。近三年、近五年的累计回报同样领先恒指和市场同类型指数。值得注意的是,中证香港红利指数、恒生高股息率指数均采用历史股息率选股方法。

ggx6.png

中华交易服务预期高股息价格指数

ggx6.png

中华交易服务预期高股息全收益指数

虽然中华预期高股息指数的年化波动率相对较大,但风险调整回报十分亮眼。即使近一年的恒指较为动荡,但中华预期高股息指数的风险调整回报仍优于恒指和同类型指数,近五年的风险调整回报率仅次于中证香港红利指数。

由此看出,中华预期高股息指数在大盘不佳时表现出了更优异的防御性;拉长时间看,市场修复后中华预期高股息指数的风险调整回报率也相对较高,对市场的整体适应性更强。

与此同时,智通财经APP发现,和中国10年期国债到期收益率相比,中华预期高股息指数的股息率亦有明显优势,长期领先。

ggx8.png

图:数据来自中华交易服务及Wind

三大因素支撑高股息指数后续发展

凭借股息率相对较高以及低估优势明显的两大特点,港股市场已成为高股息策略的最佳检验场所,且当前的全球经济发展趋势和国际局势变动正在向有利于高股息投资策略的方向演变,最明显的脉络变化莫过于以下三点:

其一,全球低息投资环境正在形成。

2019年7月时,美联储正式降息25BP。虽然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此次降息更多的是对全球贸易不确定性的预防性反应,并强调了美国经济表现依然良好。但美国经济自2019年开始走弱已是不争的事实,长短期国债收益率的倒挂已预示风险。

8月14日,2年期的美债报收1.587%,10年期国债报收1.584%,这是美国2年期国债收益率与10年期国债收益率自2007年6月以来的首次倒挂。而从历史数据上看,在1990年、2001年和2008年美国经济出现衰退前,均出现过长短期国债利率的倒挂情况。

“历史不会简单的重复,但总会有相似的韵脚”。在美国降息之后,截至2019年7月31日,全球已有16家央行开始降息,全球低息环境正在开启。债券收益率的倒挂以及低息的投资环境,会导致债券收益率降低,而高股息的股票吸引力则相对提升。

其二,中美贸易环境的反复,预计短期内修复的概率较小。贸易谈判的反复将加大市场波动,而高股息策略在波动的市场中具有更强的防御性。

其三,人民币贬值加剧了投资者对于财富保值的渴望,而港元与美元挂钩,稳定性相对较强,通过“港股通”投资港元股票资产在一定程度上有保值作用。

综合而言,高股息投资策略的有效性已获得市场认可,而港股凭借较高的股息率和明显的估值优势成为应用高股息策略的最佳场所。且低息环境的形成、贸易环境的不确定性、人民币贬值等因素成了高股息策略在后市取得良好收益的支撑点。

以中华预期高股息指数为代表的高股息指数则是高股息策略的最好参照,毕竟预期高股息指数避免了以过去股息预测未来股息的弊端,在波动市场中拥有更强的防御性,且从长周期看亦能跑赢市场。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香港交易所资讯服务有限公司、其控股公司及/或该等控股公司的任何附属公司均竭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和可靠度,但不能保证其绝对准确和可靠,且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的责任(不管是否侵权法下的责任或合约责任又或其它责任)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