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IMF:人民币的灵活性帮助中国缓解贸易冲击

2019年8月22日 07:11:35

本文源自“国际金融报”。

在当地时间8月21日10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研究部Gustavo Adler、Luis Cubeddu、Gita Gopinath发表名为《抑制货币炒作(Taming the currency hype)》的博客文章指出,不断升级的贸易紧张局势正在对全球经济造成影响,这也导致IMF近期下调2019-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面对缓慢的增长和低于目标的通胀率,许多发达和新兴市场经济体已适当放宽货币政策,但这引发了外界对贸易限制措施再起,以及货币战争的担忧。

文章还指出,提高关税的方式不太可能减少贸易总体失衡。

1汇率不是万能的

文章指出,货币宽松有助于刺激国内需求。然而,货币宽松政策同时使得该国货币贬值,导致出口更具竞争力,并减少对其他国家的进口需求,这种现象被称为支出转换(是指国际收支调整中,通过改变支出结构即改变支出在外国产品与本国产品之间的比重以弥补外汇市场供求缺口的调整方式)。

由于一些发达经济体的传统货币政策空间有限,货币宽松的方式受到了诸多关注。不过文章提示,不应过分强调放宽货币政策可以令一个国家的货币贬值,并通过支出转换达到持久改善贸易不平衡的观点。仅靠货币政策不太可能实现改善贸易失衡所需的大规模持续贬值。

IMF发布的2019年《对外部门报告》显示,货币贬值带来的支出转换效应通常较小,特别是在12个月内。在短期内,10%的货币贬值能够改善贸易平衡的效果约占GDP的0.3%,其中大部分影响来自进口的萎缩。在某种程度上,这反映了贸易主要以美元计价的事实,意味着对于大多数国家而言,出口量在短期内往往对汇率的反应很小。

这一结果适用于美国的主要贸易伙伴,这些贸易伙伴大部分与美国的贸易都以美元计价。

在3年的时间段中,通过10%的货币贬值改善的贸易平衡会带来1.2%的GDP增长,而汇率下降对于出口带来的影响需要更长的时间效应。

不过文章指出,虽然汇率对于更长时间的贸易平衡调整更有作用,但货币贬值带来的支出转换效应,以及其对贸易伙伴的负面影响不应过分夸大。

2适得其反的政策选择

为解决货币高估问题,政策制定者正在考虑采取更多措施。比如,一些国家对被认为货币被低估的国家进口产品征收关税。

文章指出,关税和汇率的运作方式并不相同。10%的关税并不一定能抵消汇率浮动10%所带来的影响。

以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争端为例,自2018年初以来,美国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的平均关税增加了约10个百分点,如果算上最近宣布计划征收的额外关税,关税将再增加5个百分点。与此同时,由于贸易措施以及相关的不确定性,人民币相对于美元贬值约10%,人民币的灵活性得以帮助中国缓冲贸易带来的冲击。

文章认为,人们可能会认为,更高关税对中国进口产品的影响会被美元走强所抵消,因为随着美元走强,中国商品将变得更加便宜。但实际上,美国的进口商和消费者承担着关税的负担。迄今为止,美元走强对中国出口商的影响微乎其微,因为中国出口的商品以美元计价。

此外,提高关税不太可能减少贸易总体失衡。相反,可能削弱商业信心和投资,并扰乱全球供应链,损害本国和全球增长,同时提高生产者和消费者的成本。

解决货币高估的另一种措施,是通过购买外币或对资本流入征税来对冲其他国家采取的政策,从而直接削弱本国货币。不过考虑到美元和欧元等储备货币市场的复杂性,这些措施真正实施起来并不容易,而且可能无效。更重要的是,这些措施对国际货币体系的有序运作产生了负面影响。

文章警示,任何一种政策都可能会鼓励相互报复,并且损害任何一个国家的利益,使所有国家陷入更糟糕的境地,同时也可能违反世界贸易组织等国际组织所要求的义务。

3建设性的共享解决方案

应该强调的是,外部头寸并没有严重错位,而且相较于过去,通过干预外汇市场来削弱货币的政策已经减少很多。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出现的外部失衡高峰状况已经大幅好转。而美元在2018年仅被适度高估。这与20世纪80年代中期形成鲜明对比,当时在“广场协议”下,全球主要央行采取一致行动对抗美元高估问题。

虽然目前外部失衡状况不会对全球稳定构成迫在眉睫的危险,但需要采取正确行动,以巩固过去十年减少失衡的进展,并加强全球增长。赤字和盈余国家都应该解决不平衡的基本宏观经济和结构性问题,而不是采取诸如关税等无效甚至适得其反的措施。

文章建议,像美国和英国这样的赤字国家应该在不牺牲增长的情况下减少预算赤字,增强出口产业的竞争力。比如更多地投资于工人技能培训,并鼓励老龄人群储蓄。像德国和韩国这样的盈余国家应尽可能利用财政政策在基础设施方面投入更多资金,并采取鼓励私人投资的改革措施。具体而言,可以采取通过对研发的税收激励来支持创新,并降低商业服务和受监管职业的准入门槛。

中国的外部地位与2018年的基本面基本一致,但同样也有改进空间,特别是需要进一步结构改革,以确保持久的外部再平衡,这将逐步解决高额私人和公共债务的脆弱性。可以采用的措施包括国有企业改革、加强社会安全网络、向私人和外国资本开放更多部门、消除贸易障碍等。

文章最后指出,盈余国家和赤字国家都必须认识到,有责任确保实现更强大和更均衡的全球经济发展。这需要寻找贸易争端的持久解决方案,以解决对出口补贴和知识产权保护薄弱的担忧,同时促进服务和电子商务等领域的国际贸易体系现代化。不平等加剧和增长缓慢等严重问题仍亟待解决。货币既不是“锤子”也不是“钉子”。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