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摩根士丹利:美股将再跌8% 特朗普和美联储也无能为力

2019年8月21日 06:36:59

本文源自“腾讯美股”。

摩根士丹利首席美股策略师威尔森(Mike Wilson)近期的预测表现简直称得上是无懈可击。

7月29日,在标普500指数处于接近历史最高点的3025.86点时,威尔森在研究报告当中指出,市场已经高度接近自己的极限,标普500指数在实现3000点的重大突破后,将无力挑战去年以来一直扮演强大阻力线的点位,最终只能退却。从那时到现在,标普500指数、道指和纳指分别下滑了5.5%、3.5%和5.2%,标普500指数跌到了2888.68点,确实回到了3000点之下。

接受MarketWatch采访时,威尔森直言:“市场现在正在准备面对一个糟糕的结局。”

威尔森相信,伴随大家日益认清一个至关重要的现实,将有越来越多的策略师同意自己的判断。这个要点就在于,投资者曾经坚信,不管市场遇到多大的麻烦,特朗普或者联储总有办法扭转乾坤,然而现在,越来越多的迹象都证明,“联储看跌期权”和“白宫看跌期权”正在双双走向破产,已经不再具有效力。

在现实生活当中,看跌期权的持有者有权利(而非义务)在特定的时间段里以确定的价格出售相应的资产,如果后者的行情由牛转熊,这种期权无疑就可以成功扮演对冲工具的角色。所谓联储看跌期权和特朗普看跌期权当然是比喻,意思是,一旦市场发生大跌,美国央行或者政府就将迅速出手,采取针对性政策来挽救市场和投资者的命运。

“当联储降息时,联储看跌期权实质上就到期了。”威尔森解释道,“一年来,一直都是联储降息的期望在支撑着大盘,但是如果我们将进入衰退阶段,则本质上说,降息对市场其实并非好事。”

他解释道,其实历史记录显示,市场往往是在联储结束一个加息周期时表现良好——就像今年前七个月那样——“可是,当联储真的在政策暂停期后开始降息,市场就不会喜欢他们的举动了,因为这说明局面已经恶化,单单停止加息已经不够了。”

威尔森认为收益率曲线的反转是个非常重大的问题,不过他同时也强调,其实最值得关注的,还是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和联邦基金利率曲线的反转。这一曲线今年5月就已经反转,而且从那时到现在,反转还在变得越来越严重。

他解释说,在联储降息真的到了过头的地步之前,市场都会持续保持剧烈波动的态势,但是,考虑到曲线当前的情势,联储降息过头的可能性显然只能越来越小。

除了寄希望于联储,投资者也一直将特朗普政府视作是潜在的市场救世主,比如他们可以通过刺激全球经济增长达到拉高股市的目的。然而,“显而易见,国际局势可以尘埃落定的可能性正在迅速降低”。他说,“于是投资者只能将联储作为自己唯一专注的对象,甚至没有注意到国际局势7月间的严重恶化。”

当然,也有许多牛派不赞同威尔森这一派的意见,理由是他忽视了美国消费者的强势,比如7月零售销售额的增长,以及始终盘旋在历史性低点的失业率等就都是证明。威尔森回应道:“消费者这边确实是欣欣向荣,可是问题在于,这方面的数据都是一些滞后指标——在经济发生变转折时,消费者和劳动力市场总是最后动身的那一批。”

他进一步指出,密歇根大学消费者情绪指数近期的疲软读数就很值得警惕,后者8月的水平较7月下跌了6.3,而较去年的周期峰值更低了9左右,此外,还有数据现实,每周平均工时已经下滑到近两年的最低点。

他说,在确定劳动力市场的健康程度时,工时的下滑才是更好的领先指标,毕竟相对于裁员,企业还是缩减工时的动作更快。

威尔森表示,他预计市场的局面在未来几周里还会持续恶化,标普500指数会跌至2700点或2650点,这样的行情再加上信贷利差的扩大将迫使联储转向更加激进的立场,甚至诉诸非政策会议期间的降息决定。

仔细观察市场,也会发现,投资者也越来越意识到可能的前景,这从对利率敏感的成长型股票,以及房地产和公用事业等高收益率的防御性股票的受欢迎程度变化就可以看出来。

“这些更像是债券的股票目前已经获得了类似于互联网股票和高成长型股票的待遇,其中品质最好的那些,市盈率都达到了创纪录的水平。”威尔森解释道,“市场已经分裂了,一方面是昂贵的成长型股票和防御性股票,而另外一方面是非常廉价的景气周期性股票。”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