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

美国司法部“围猎”科技巨头:苹果(AAPL.US)和Facebook(FB.US)最危险

2019年7月25日 07:18:20

本文源自“腾讯证券”。

导语:正如高盛上周一篇分析报告所指出的,Facebook(FB.US)、苹果(AAPL.US)、谷歌母公司Alphabet(GOOGL.US)和亚马逊(AMZN.US)这四大巨头的市值恐怕是要承受若干年的可观压力了,这一点,当初IBM和微软成为反垄断调查目标时就已经证明过了。

伴随美国司法部正式确认正在对四家全球最大的科技公司展开反垄断调查,围攻大科技公司的大戏又开启了新的一幕,而在华尔街和硅谷,一场全新的游戏也日益流行开来,大家都在猜测在政府的铁腕面前,到底哪一家巨头的处境是最脆弱的呢?

MarketWatch在诸多专家当中进行了一次调查,结果显示多数人相信,如果联邦政府真的要大力推动针对大科技公司的反垄断行动,则Facebook和苹果是风险最大的(尽管谷歌母公司Alphabet和亚马逊也受到了调查),可能会被多个不同的机构,以及多个不同国家和地区从多种不同渠道追责。

哈佛商学院教授、《监控资本主义时代》(The Age of Surveillance Capitalism: The Fight for a Human Future at the New Frontier of Power)作者祖博夫(Shoshana Zuboff)对MarketWatch的记者表示:“现在,我们已经是时候对这些规模空前的信息汇集场,以及由此而产生出的权力发出质询了。”

祖博夫介绍说,司法部助理总检察长德拉希姆(Makan Delrahim)上周在特拉维夫的讲话就已经给出了他们工作重点的线索,当时德拉希姆说,他们正在对一两家互联网搜索、社交网络、移动、桌面操作系统和电子书销售领域的“重量级玩家”进行评估。

德拉希姆还说道:“整个线上广告支出,其大部分都被区区两家公司(谷歌和Facebook)分取了。”(市场研究机构Gartner估计,到2020年,全球数字广告营收将有75%落入这两者的口袋。)

霍温坎普(Herbert Hovenkamp)教授同时在宾夕法尼亚州大学法学院和商学院任教,他估计,四大巨头都可能受到某种程度的惩罚,比如被颁禁令(苹果)或者被迫进行结构性改造(Facebook),但任何形式的拆分都是“高度不可能”的。

那些密切关注华府监管机构的观察家们表示,过于激烈的变化不大可能发生,但是预计会有一些规范措施被推出,以安抚国会和隐私权维权者。各大投资银行似乎也秉持着类似的看法。至少迄今为止,遭到调查的四大巨头还没有一个被华尔街的顶尖机构调降股票评级。

杰富瑞分析师塞尔(Brent Thill)在6月12日的一篇研究报告当中总结道,这种认识产生的重要原因之一或许是在于,欧洲监管机构负有保护小企业的职责,而他们的美国同行们则是只专注于“消费者福祉”,而要宣称更低的价格(亚马逊)或者更好的产品(谷歌、苹果和Facebook)在损害消费者利益,就委实难以服众了。

不过,至少,正如高盛上周一篇分析报告所指出的,这四大巨头的市值恐怕是要承受若干年的可观压力了,这一点,当初IBM和微软成为反垄断调查目标时就已经证明过了。

“我们相信,全体FAANG们都可以活着走下战场。”Needham分析师马丁(Laura Martin)在6月17日的研报当中写道,“ 事实就是,现在现在Facebook和亚马逊由联邦贸易委员会负责,而苹果和谷歌归司法部负责,这就使得前两者作为投资选项受到了更加明显的削弱。”

MarketWatch请霍温坎普、祖博夫和其他专家评估一下四大公司各自受到的监管威胁,他们关于各家公司具体处境,以及可能遭遇某种行动风险的整体观点的详细内容见下。

Facebook(FB.US)

这家只有十五岁的公司事实上已经成为了超过20亿成员的社交媒体首选,因此,正如eMarketer的数据所显示的,美国社交广告支出的83%,都落入了该公司的腰包——尽管在这过程中,他们的一系列并购交易也发挥了相当的作用。

哥伦比亚大学法学、科学和技术学教授吴修铭指出,据估算,从2007年开始,Facebook已经先后收购了至少92家公司,其中许多都是他们的竞争对手,比如WhatsApp和Instagram等,而联邦政府没有对其中任何一笔交易进行过权衡和干预。他们在收购之后关闭了39家公司,而其中一些完全可能成为他们未来的竞争者。

一些分析师们相信,Facebook在2012年以10亿美元收购的Instagram现在的估值已经达到了大约1000亿美元,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正如派杰的调查报告所显示的,它已经成为了十几岁的青少年当中最受欢迎的社交网络。

吴修铭曾著有《大企业的诅咒》(The Curse of Bigness: Antitrust in the New Gilded Age)一书,他说:“其他几家也都有很多被集火的地方,尤其是亚马逊,但是从法律现实的角度说,Facebook的确是最容易被摘取的果子。”

范德堡大学法学教授阿伦斯沃斯(Rebecca Allensworth)的表述更加直截了当,她说,Facebook是四大巨头当中最容易被攻击的,因为该公司拥有“一个可以简单界定的市场上的统治性地位”。解决方案显而易见,她说,就是将公司旗下另外两大社交媒体WhatsApp和Instagram予以切割——这两者都是2012年被收购的,合计花了该公司大约200亿美元。

瑞信分析师谢里丹(Eric J. Sheridan)在一份6月17日的研究报告当中也表示,他们相信无论就被罚款的可能性,营收受到的潜在冲击,估值可能遭受的影响,乃至拆分的前景而言,Facebook都是处境最危险的。不过,他还是重申了Facebook的买进评级和177.47美元目标价格,后者较之当前价格已经低了5%。

苹果(AAPL.US)

5月间,美国最高法院做出重大裁决,允许一桩已经旷日持久的诉讼继续进行下去——消费者指控苹果利用自己的市场统治力在App Store收取30%的佣金,导致商品涨价。反垄断专家表示,苹果App Store的实践还可能使得他们成为监管机构的标靶。

“苹果给予自己的App Store以独家专卖资格,这有很多可以指摘之处。”霍温坎普解释道,“这可能会导致他们收到某种禁止令。”

德拉希姆在上周的讲话当中也曾经表示,尽管专营并不能说本质上就是反竞争的,但是确实有足够的例子显示企业可能利用专营权“防止竞争对手达到必要的规模,甚至消灭其达到规模的能力,实质上扼杀了竞争”。

《媒体》5月间报道称,在Spotify Technology指控苹果“人为扭曲竞争环境,打压竞争对手”后,欧洲的监管机构也正在研究苹果App Store的佣金问题。

Instinet分析师埃伯利(Christopher Eberle)指出,苹果遇到的麻烦还不仅仅是App Store收取的30%佣金受到质疑。目前,对于竞争对手在App Store之外其他市场宣传和以更低价格销售自己服务的做法也进行了诸多限制,而这也可能成为监管机构的调查目标,而这便将使得苹果向着服务方向的转型计划受到进一步的打击——2018年当中,苹果服务部门营收增长24%,达到了372亿美元。

Alphabet(GOOGL.US)

吴修铭指出,虽然谷歌母公司是作为搜索和社交媒体巨头而为人所知,但事实是,通过大约270笔收购交易,硅谷巨头已经将自己的触角伸入到了人工智能、机器人和可更新能源等诸多领域。

在所有这些交易当中,只有2010年收购旅游搜索公司ITA的那一笔受到了联邦政府的质疑,但最终还是被有条件地批准了。交易之后,联邦贸易委员会进行了调查,但是调查2013年结束后并没有任何实质性行动。只不过现在,Needham的马丁预言说,司法部涉及面更窄的调查行动完全可能造成真正的麻烦。

Evercore ISI分析师霍洛维茨(Lee Horowitz)在6月15日的一份研究报告当中指出,谷歌在实践当中“强迫手机市场在安卓操作系统当中预装各种谷歌app”,这和当年微软反垄断案当中的核心问题其实高度类似,而后者近期经常被德拉希姆在各种场合提及。

欧盟委员会已经明令禁止这种做法,这就为美国司法部创立了一个明确的先例。(2017年至今,因为反竞争实践,谷歌已经累计被委员会罚款超过90亿美元。)

此外,霍洛维茨还指出,Google Play Store缺乏app竞价机制,这种对货币化实践的限制也可能导致了数字创新全面受阻,这也是德拉希姆集火的地方之一,他认定这种无竞争的市场会最终对消费者造成损害。

然而,对于谷歌在美国的生意,其实并没有简单的解决方案。诉诸拆分,很可能会导致一家更为强大的实体诞生。

Needham的马丁就相信,若是遭到拆分,则谷歌反而可能成为最大的受益者,其每股价格可能会因此达到1579美元,即上涨148%左右。她估计,单单谷歌核心的搜索业务,就值每股600美元,而YouTube也值200美元。在6月10日的研报当中,她重申了买进的评级和1350美元的目标价格。

霍温坎普表示,YouTube拆分的可能性确实存在,“但是需要证明市场会因此变得竞争更激烈”。

亚马逊(AMZN.US)

说起最波谲云诡的调查,恐怕还是非亚马逊所面对的莫属,他们一方面受到联邦贸易委员会的全面调查,一方面还承受着欧洲方面日益加大的压力。

“在零售方面,他们的系统性实践许多都被认定为和那些传统的垄断手法一致。”哈佛的祖博夫教授指出,“比如在图书、药品和美妆产品等的销售当中,他们将较小的竞争者都排挤出局了。”

然而,正如瑞银的谢里丹在6月17日的研报当中所指出的,单单凭着这些,美国监管机构还是很难把亚马逊怎么样,因为在任何一个特定的市场上,他们都不居于统治性地位。“如果真的有拆分大公司的一幕发生,我们就将看到谷歌和亚马逊上演价值全面解锁的一幕,因为两家公司内部的若干不同部门单独拿出来,几乎注定要得到更高的估值。”他表示,“考虑到亚马逊较低的市场份额(在零售销售额当中的百分比占比),我们相信亚马逊不大可能走到这种结果。”

Cowen分析师布莱克里奇(John Blackledge)估计,Amazon Web Services如果成为一家单独的公司,就将获得5000亿美元市值,立即晋身全球十大上市公司行列。

然而,阿姆斯特丹乌德勒支大学公共经济法学系副教授施莱佩尔(Thibault Schrepel)相信,根据欧盟当下对各种保护小企业的反垄断条款的解读,亚马逊可能会遇到不小的问题。

欧盟反垄断专员维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4月间曾经宣布,他们今年晚些时候将就亚马逊的第三方商家数据使用实践展开全面调查。她和一些同行都宣称,亚马逊可能正在利用关于竞争对手商品的一些敏感信息不当获利。

不过,亚马逊面对的这一威胁也具有相当的复杂性和戏剧性,因为维斯塔格本人10月就任满了。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