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全球主要央行突然对一个非常规政策工具感兴趣了

2019年7月16日 16:15:00

本文来自 “金十数据”,本文观点不代表智通财经观点。

被逼无奈? 包括美联储在内的数家央行近来居然一直在向日本央行询问一个非常规政策工具的相关细节,到底是什么?

2016年9月,日本央行引入了“收益率曲线控制”政策,即控制短期利率在负0.1%、将10年期债券收益率维持于零水平附近。这一政策有别于央行关注短期利率的传统做法,旨在稳定长期利率,因为长期利率往往会更直接地影响消费者借贷成本和消费支出。有知情人士表示,包括美联储在内的数家央行近来一直在向日本央行询问这一非常规政策工具的相关细节。

近几个月来,包括布雷纳德和副主席克拉里达在内的多位美联储高层官员都提到了收益率曲线控制政策。尽管布雷纳德尚未正式将其作为一种选择,但她表示“希望对这一政策有更多的了解”。 芝加哥联邦储备银行行长埃文斯也表示,“对一系列替代政策持开放态度”。

美联储理事布雷纳德在5月份的会议上提到了这一概念。她表示:“一旦短期利率降至零,我们可能会把目光转向稍微长期一些的利率目标,比如最初的一年期利率,如果市场需要更多的刺激,也许还会转向两年期利率。”

央行对收益率曲线控制的兴趣增加反映了全球三大央行目前所面临的困境。目前只有美联储能够将利率合理地从2007-2009年金融危机期间的零水平上调。然而如今,即便是美联储也即将开始下调利率,以应对疲软的全球经济及持续低迷的通胀。

在全球经济形势风险增加的背景之下,美联储、日本央行和欧洲央行都一头扎进了对抗危机的非常规政策之中。这几家央行均购入了数万亿美元的金融资产,计划通过量化宽松政策向经济注入大量现金。尽管量化宽松的效果尚存争议,但市场认为央行未来可能还会实施这一举措。

不过,在实施非常规政策方面,日本央行比其他央行走得更远。三年前,由于短期利率已被推入负利率区间而收效甚微,日本央行决定将长期利率维持在接近零的水平,以期为疲弱的消费支出状况注入活力。

在收益率曲线控制下,央行设定特定期限的利率目标,并购买达到这个目标所需的任何数量的债券。而这样的目标易于与公众沟通,同时也便于企业和家庭对支出进行规划。

这种做法尽管有好有坏,但还是在日本取得了一些成效。10年期日债收益率基本维持在接近目标水准。过去31个月中,日本零售额销售除1个月外均同比增长,这是自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日本从未出现过的。

不过,目前通胀率还远未达到日本央行2%的目标,一些人担心收益率曲线控制正在抑制通胀预期上涨。瑞穗研究所执行经济学家、日本央行前高管Kazuo Momma表示:“风险就在于,央行限制长期利率可能会降低通胀预期。

当前美国降息的前景推低了包括日本在内的全球债券收益率,日本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个月跌至-0.195%,为近三年低点。一位熟悉日本央行的官员表示:“债券收益率长期保持在负值意味着,收益率曲线控制(YCC)将面临真正的考验。”

事实上,美联储在2011年和2012年就曾尝试过类似的做法。当时美联储实行一项名为“Opera(OPRA.US)tion Twist”的计划,出售短期债券,购买长期债券。这一计划将抵押贷款等消费者借贷成本推低至一代人的最低水平,那个时期的通胀确实有所提升。

然而从政治层面来说,再次明确设定长期收益率目标具有挑战性,因为这可能重新引发人们对美联储过度干预和市场干预的担忧。

对于欧洲央行来说,控制收益率曲线更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没有欧元区共同债券可供欧洲央行购买,这意味着欧洲央行必须在欧元区19个成员国中选择以哪个国家的债券收益率为目标。如果欧洲央行试图缩小或瞄准不同国家的利差,可能会遭到市场对其纵容政府挥霍无度的批评。

分析师指出,日本央行在日本国债市场的巨大影响力是其政策成功的关键。为刺激经济增长,日本央行多年来大举买进日债,目前约占债券市场份额的45%。

相比之下,美联储目前的美债持有量只占其15.9万亿美元可流通美债的13%左右。对美联储来说,一个关键因素将是美联储能够或希望对美国国债市场拥有多大的控制权。另一位日本官员表示:“日本央行对债券市场拥有巨大的控制权。这也是为什么收益率曲线控制会成为日本央行一个非常强大的工具。”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