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金价创6年新高! 这次出手的不是“中国大妈”,是各国“央妈”

2019年7月16日 15:39:54

本文来自 “中国经济周刊”。

所谓“盛世买古董,乱世买黄金”。

在纷繁复杂的国际政经形势下,避险需求激发黄金价格不断上涨。

7月3日,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旗下黄金期货(COMEX Gold)主力合约价格继6月25日之后再次突破1440美元关口,一度升至1441美元/盎司,创6年来新高。7月 7日,该价格再次站上1400美元关口,日内涨至1405.52美元/盎司。

不过,与6年前那一波“购金潮”不同,这次出手的不是“中国大妈”,而是各国“央妈” 。

涨涨涨,沉寂多年的金价为啥持续走高?

在过去6年来,1350美元/盎司的水平在一直是黄金价格的“关口”上限。如今,金价屡屡突破1400美元,走出了看涨的趋势。

“压抑许久”的金价为啥迎来了“爆发”?

众所周知,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后,黄金逐渐非货币化。如今,它的命运与美元紧密相连,美元走势与黄金价格之间存在明显的负相关性。

近期,美联储降息预期备受关注。今年6月18日—19日召开的美联储2019年第四次公开市场委员会会议虽然暂定“不加息”,并且明确释放将在下半年降息的信号。再加上伊朗核问题升级、市场对全球经济增速放缓担忧加剧等等因素,激发了市场的避险需求。

在美联储降息预期下,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一度跌破2。6月25日,国际黄金价格摆脱了长达6年的区间震荡,冲上1400美元/盎司大关。

毕竟,自古以来黄金一直被视为重要的避险资产,无疑是最好的抗风险货币操作工具。近两年,委内瑞拉经济濒临“破产”,为了偿还债务不断出售黄金。有数据显示,2017年底至2019年2月1日期间,委内瑞拉央行向阿联酋和土耳其的公司出售了至少73.3吨黄金,市值约为30亿美元。

对于本次金价涨势,摩根士丹利最新发布的研究报告认为,由于美联储偏宽松的货币政策预期、美元可能贬值以及不确定的宏观经济前景等因素,黄金的吸引力日益增加,黄金已成为未来半年的大宗商品投资首选。

民生证券一份研报指出,美元的实际利率决定了黄金的长期走势。黄金作为不生息资产,无法抵御通缩。同时,作为天然的货币,黄金可以抵御国家信用风险。因而,经济增长率越高,通胀率越低,对黄金的需求越小;经济增长率越低,通胀率越高,对黄金的需求越大。国际货币体系调整,美元地位遭到挑战时,对黄金需求越大。


买买买,各国“央妈”不停出手

许多人还记得2013年那一波金价暴跌之时,“中国大妈”出手抢购黄金,商场的各种金饰金条每天都被抢购一空。“中国大妈”出手,“彪悍”地撼动了国际金价,令华尔街“金融大鳄”们错愕不已。美国媒体甚至专门创造了新单词dama形容她们。有估测称,“中国大妈”在10天里抢购了300吨黄金,花费约1000亿人民币。

不过在今年,“买买买”的变成了各国“央妈”。

根据世界黄金协会发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黄金需求趋势》报告,全球黄金需求增长至1053.3 吨,同比增长7%。报告指出,本次增长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各国央行的持续购金以及黄金ETF流入量的增长。

报告显示,今年一季度,全球各国“央妈”共购买了145.5吨黄金,这是自2013年以来第一季度全球央行黄金储备的最大增长。储备多元化及对安全、流动性资产的渴望,成为央行购金的主要推动力。

过去连续4个季度,“央妈”们的黄金购买量达到了715.7吨,买出了历史新高。

其中,俄罗斯“央妈”再次成为最大买家,仅今年一季度就增持了55.3吨,占其总外汇储备的19%。作为“去美元化”策略的措施之一,俄罗斯在2018年购买了274.3吨黄金。这已经是俄罗斯连续4年年均增长达到200吨。

另据世界黄金协会最新数据显示,土耳其央行于2017年5月开始直接购买黄金,今年购买量约为49.3吨黄金。哈萨克斯坦央行今年已购买了20.5吨黄金。

2016年以来,加入“购金大潮”的其他“央妈”还包括印度、匈牙利、希腊、埃及、哥伦比亚、白俄罗斯、乌兹别克斯坦、塞尔维亚等国。

7月8日,国家外管局公布最新数据显示,我国6月黄金储备6194万盎司,环比增33万盎司,连续7个月增持。外管局新闻发言人王春英表示,6月,受全球贸易局势、主要国家央行货币政策等因素影响,美元指数下跌,国际金融市场资产价格上涨。按吨计算,6月净增黄金储备9.3吨,照此计算,今年前6个月黄金储备累计增加了238万盎司,即将近67.5吨。

“黄金再度成为央行储备的宠儿。”安泰科资深黄金分析师石和清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称,今年4月1日,国际清算银行(BIS)发布的最新《巴塞尔协议Ⅲ》规定,银行间通过现金转账的零风险在于双方资产有金条资产支持。新协议的执行将令黄金的交易属性由商品更多转至货币,这也是国际货币系统近几十年来再次提及黄金。世界各国央行从2010年开始成为黄金净买方,2018年各国央行购金增加黄金储备为近50年来新高达到 651.5吨,同比增长73.82%,央行购金已成为近年来黄金需求市场最大亮点。

在石和清看来,中国出台战略性矿产目录等产业政策也提升了黄金的地位。2016年,国务院2016年批复通过《全国矿产资源规划(2016—2020年)》,首次将黄金、石油、天然气等24种矿产列入战略性矿产目录。近期,国家对黄金生产准入、进出口政策在逐步开放,黄金作为重要投资产品与资产类别地位在增强。而中国人民银行最近半年来在不断增加黄金储备,黄金也在不断支撑人民币国际化。

值得一提的是,各国“央妈”不只掀起了“买金潮”,还开始要求将海外的黄金运回本国。2018年下半年,包括德国、法国、瑞士和荷兰在内的多家央行宣布要运回其存在美联储或英国央行的黄金。

近期,意大利也已正式宣布要将其存在美联储的580吨黄金运回国内;罗马尼亚也已经要求将存储在英国央行的黄金储备运“回家”。

1700美元是不是梦?

在2011年9月,金价曾突破每盎司1900美元,成为历史高点。

在肉眼可见的涨势下,市场唱多声音也响了起来。有分析认为,金价还能重回创纪录的水平。

对冲基金大佬,都铎投资公司创始人琼斯(Paul Tudor Jones)表示,看好未来12至24个月的金价走势,一旦金价突破1400美元,将“相当快地”升至1700美元。

花旗银行发布的报告称,“看涨黄金热证明1500美元/盎司的目标价似乎是合理的。”该报告还指出,美联储再次放松货币政策、美元、地缘政治风险综合利好金价。在看涨情况下,未来12个月黄金价格会在1500至1600美元/盎司之间。

摩根士丹利则将2019年下半年黄金平均价格预测上调至1435美元/盎司,并估计金价将在2020年上半年持续保持在高位,2020年黄金平均价格预测为1338美元/盎司。

“国际黄金未来价格可看高1500美元/盎司。”石和清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他进一步分析称,供应趋紧为黄金价涨提供了基本面支持。2010—2018年世界黄金实物供应量(矿产金+再生金)从4423吨增长至4520吨,年均增长0.32%,而同期黄金实物需求量从4207吨增长至4415吨,年均增长0.72%。而世界各大黄金矿业公司前期勘探和新项目的投资多年维持在较低水平。世界黄金协会预测未来5~10年,全球黄金需求有望保持小幅增长,国际矿产黄金产量将进入下降通道。

在他看来,央行降息是影响黄金价格波动及其节奏的关键。在美联储降息预期、区域地缘紧张局势等因素刺激下,黄金价格已然开启上涨通道,目前支撑趋涨因素众多,全球主要经济体央行(如美联储、俄罗斯央行、印度央行、澳大利亚央行、欧洲央行等等)纷纷释放宽松信号或降息,引发投资者对于全球货币竞争性贬值的担忧,国际黄金未来价格可看高1500美元/盎司。

不过,鉴于美联储降息目的和影响的复杂性,区域地缘政治局势发展的不确定性,石和清亦提醒交易者注意防范风险,黄金价格进一步大幅看涨要谨慎。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