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

股价暴涨108%背后 中国稀土(00769)主席钱元英首度发声

2019年5月27日 16:55:21

5月22日当日108%的股价暴涨,将此前默默无闻的中国稀土(00769)曝光在资本和舆论的聚光灯下。

“在全球贸易摩擦加剧的大背景下,高层对稀土之于国家战略意义的重视,使得我们公司被资本市场再认识。”5月27日,对此前股价的翻倍成长,中国稀土董事局主席钱元英对智通财经APP 做出如是解读,她同时认为,“中国稀土还是被低估的”。

在其看来,这种低估主要来源于三点:国家稀土政策的治理趋严让龙头企业会率先受益;稀土价格将于2019年持续上行;中国稀土公司本身完善的产业链。

但资本市场对于中国稀土的价值仍然存在疑虑。在经历5月22日大涨之后,5月23、24日,中国稀土分别下跌27.27%、17.5%,抹去了此前超过一半的涨幅,市值跌至12亿港元(以下单位等同)区间。

钱元英对此表示不解,她强调,资本市场应该从时间维度、产业深度审视中国稀土的价值,“公司成立了30多年,今年是登陆港交所的20周年,一直坚持做稀土产业,心无旁骛,是中国少有的从稀土分离到高端材料的较为完整产业链的企业”。同时,响应国家稀土保护战略,扩大进口以维持企业长续发展,并一直向高端材料进军,“预计今明两年可见成效”。

资料显示,作为中国骨干稀土企业和超大规模耐火材料生产商之一, 中国稀土1999年10月15日在香港联交所上市,鼎盛时期市值高达近百亿元。

1998年,我国开始实施稀土出口配额制度。2011年,国家加强稀土配额制管理,加之对稀土开采总量进行管控,中国稀土进入亏损期。

数据显示,从2012年到2017年,中国稀土收入连续下降,总营收从21亿港元一路下滑到6.37亿元,跌幅达69.7%。亏损由此如影随行,2012年亏损高达6.7亿元,但随后不断收窄,至2017年已减至8478万元,2018年收窄至737.6万港元,大幅减少超九成。

作为比较,截至2018年底,公司实现收入9.02亿港元,较2017年的6.37亿港元同比增长42%。其中,稀土产品收入占比61%,同比增长43%至5.54亿港元。

钱元英告诉智通财经APP,国家对稀土的产量进行每年调控,如中国稀土的大型企业,每年的稀土原料生产均是受到严格监控,但小企业过去数年违法开采,“导致稀土价格长期低迷,守法企业一直处在亏损中”。2017年中国稀土仅获得了1780吨的稀土生产额度,与5200吨产能严重不匹配。

“2018年本来可以扭亏为盈,但增加了500万的拨备,使得账面数据没有实现盈利。”钱元英说,2019年的战略目标是“开源节流”,实现盈利没有疑问。譬如2018年稀土产品收入的大幅增加,即是市场价格抬升的结果,亦是公司加大了附加值较高的产品如氧化镝、氧化铽的出货量。

稀土被誉为“工业黄金”,包含17种稀有化学元素,其中一些元素是军工 、新能源等产业中许多尖端科技以及新兴产业不可或缺的原料。中国稀土以全球36%的储量,以低至猪肉价的价格,供应了全球85%以上的稀土需求。

数年前,国内稀土市场乱象丛生,稀土开采粗放无节制,黑稀土屡禁不止,市场出现严重的供应过剩。资料显示,2017年中国稀土产品出口量为5.49万吨,是1990年的9倍,但平均价格却从每吨1.36万美元下降到0.73万美元,下降了46.2%。

不过,随着“环保+打黑”政策趋紧,国家对黑稀土整顿采取的高压态势也加剧了国内稀土供应收紧,尤其是新能源汽车产业的不断推进,稀土作为上游资源,需求量再度提升。

数据显示,稀土的供应消息面利好,以氧化镝、氧化铽为主的中重稀土价格连续上行,目前氧化镝价格自五一假期结束的148-149万元/吨涨至目前158-160万元/吨,氧化铽由314-317万元/吨涨至目前322-325万元/吨。

钱元英解释,5月底的价格再有小幅上扬,如氧化镝现为190万元/吨、氧化铽现为360-370万元/吨,展望整年,“前者今年价格会超200万元/吨,后者应超400万元/吨”。

2019年3月以来中重稀土价格上涨,既有经过长期打黑和督察以及环保影响,亦有对美进口稀土矿加征至25%关税的消息推力,更与5月15日开始腾冲海关如期关停缅甸稀土进口业务相关。

2018年中国进口了41400吨稀土,较2017年激增167%,并成为全球最大的稀土进口国。数据显示,缅甸、美国、澳大利亚位列2018年中国稀土三大进口国,其中自缅甸进口中的稀土量占整个稀土进口份额的50%。

“我们也在积极和国家有关部门沟通,争取早日恢复缅甸稀土的进口。”钱元英承认,该公司2018年三大稀土进口来源地分别为缅甸、马来西亚、澳大利亚,其中缅甸占据大头,“自马亚西亚、澳大利亚进口可以,但一下子不会增加这么大的量,且会增加运费、税费等各项成本”,且缅甸为中重稀土矿,澳大利亚为轻稀土,产品规格不一样。

中国稀土早于2017年和2019年分别与澳洲和智利的稀土矿商签订合作备忘录,但钱元英坦言,澳洲进口量是2000吨,智利是500吨,占的进口比例仅20%左右,目前相应的矿山仍未投产。“澳大利亚应该是19年或是明年可以供应,智利要放在两年后即2021年”。

作为中美贸易争端的反制,6月1日,我国将对美国进口稀土矿加征关税。不过,中国从美国进口的稀土仅是很小一部分,占到国内氧化镨钕供应量的不到10%;而出口却是占据极大分量,中国稀土出口占了全球81%的份额,在2014-2017年间,美国78%的进口稀土化合物和金属来源于中国。

事实上,中国稀土现已成为全球知名的大型稀土分离企业,其高纯稀土产品产量约占全球应用量的20%,产品品种规格从99%~99.9999%一应俱全。

除开稀土分离产品外,2018年中国稀土一期年产500吨的抛光粉系列产品项目已经投产,“目前和一家日本企业合作,生产更高级别的磁性稀土材料,主要应用于马达上,马达主要应用在传感器、手机、汽车等。”钱元英解释。

针对股价上涨后减持套现约2300多万元的问题,钱元英表示,“主要是因为有新的投资用途”。她同时透露,今年有并购一个优质项目的计划。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香港交易所资讯服务有限公司、其控股公司及/或该等控股公司的任何附属公司均竭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和可靠度,但不能保证其绝对准确和可靠,且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的责任(不管是否侵权法下的责任或合约责任又或其它责任)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