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美联储高官严厉警告贸易风险:触发通胀或导致加息

2019年5月22日 06:08:22

本文来自 华尔街见闻,作者:杜玉。

摘要:2019年FOMC票委、波士顿联储主席罗森格伦指出,贸易形势是目前“突出的下行风险”,也是令美联储保持耐心的重要理由之一。如果持久的关税导致通胀持续上行,可能会触发美联储在货币政策方面的回应。

进入5月,随着外围局势紧张,美联储多位高官都提到了关税对美国经济的负面影响。尽管他们基本全都支持保持现有的“耐心与观望”政策立场不变,但这位今年票委的警告言辞最为严厉。

2019年FOMC票委、美国波士顿联储主席罗森格伦(Eric Rosengren)在5月21日周二参加纽约经济俱乐部的午餐演讲时指出,贸易形势是目前“突出的下行风险”,也是令美联储对利率政策保持耐心的重要理由之一,在这种不确定性得到更多解决之前,他不认为美联储应加息或降息。

他重申了对美国经济的信心,认为目前的经济表现“看起来相当不错”,更广泛的美国经济“似乎比今年年初更加稳固”。市场共识和他的预测都表明,美国经济增速将比去年温和放缓,仍足以推动失业率进一步下滑,而“紧俏的劳动力市场是预期通胀涨回美联储目标水平的原因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像其他美联储同事一样警告贸易形势对经济前景和市场波动性的负面影响,罗森格伦格外点出了关税对通胀上行的潜在驱动。

他认为,“持续的贸易关税可能令通胀加速回归美联储2%的目标”。尽管在当前趋紧的劳动力市场中,很难区分与衡量关税和其他因素对通胀的影响,“但长期运行的关税可能会推高通胀,并成为就业市场的更大影响因素,美联储不会坐视不管。”

另据媒体观察,罗森格伦反对美国总统特朗普坚称的“美国不用为关税买单”:

罗森格伦表示,美国关税是有效的进口税,关税将导致美国进口商品的价格上涨,因此关税对美国国内的通货膨胀很重要。如果美国的关税是广泛且长期的,对市场和经济增长的影响将会更大。

关税对经济和通胀的影响有多大,取决于关税是否被延长,以及消费者能否找到更便宜的国内产品来替代。尽管他没有量化长期关税可能带来的通胀上升程度,但表示,如果持久的贸易关税导致通胀持续上行,可能会导致美联储在货币政策方面的回应。

华尔街见闻曾提到,一周前,罗森格伦也公开发表了类似的观点。他当时称,现在就评估由贸易形势升级而带来的影响,还为时过早。全面影响将在6月1日之后才出现,但他坦言,如果新的关税持续下去,最终可能会拖累美国经济增长,并导致更高的通胀率。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本周一在公开演讲中虽然没有谈及货币政策,但重申了美国经济向好,认为企业债高企尚未对金融稳定构成系统性风险,美国也没有出现资产泡沫。不过他也指出,如果美国企业债在历史相对低息的环境下再度大幅增长,可能显著提升企业的脆弱程度。

此外,美联储二号人物、副主席克拉里达,以及三号人物、纽约联储主席威廉姆斯,都在近期频繁发言,力挺美联储暂时“对利率政策保持耐心”的立场,不认为应加息、也不建议降息:

克拉里达重申美国经济形势良好,正处于或者接近实现美联储最大化就业和稳定物价的双重目标。不仅美国通胀正在接近2%的央行目标,关键的通胀预期也锚定在2%。同时,美国联邦基金利率已处于预估的中性利率区间之内。

威廉姆斯认为,目前美国经济处于非常好的位置,美国货币政策也正适宜。我们正在迎来较低的全球增长和低利率趋势,投资者认为全球低通胀是“新常态”而非失常。与鲍威尔和克拉里达不同的是,美联储“三把手”公开批评关税政策,认为更多的关税可能会对美国通胀产生重大影响,并抑制美国经济增长。美国消费者价格明年可能提升零点几个百分点,供应链也受到冲击。

与美联储高官认为今年不降息甚至重新加息的态度截然相反,市场参与者再次"响应白宫的号召”,坚定地计价入年底之前至少降息一次的可能性。

芝加哥商交所CME根据联邦基金利率期货的交易算出,今年12月FOMC会议上降息一次的概率接近70%,一个月前仅为40%。而5月初外围风险更大的时候,市场出于对经济增长的担忧,曾预期10月FOMC会议上就会宣布降息;今日这一概率重新降至50%以下。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