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年内千余起银行股权在阿里平台拍卖,农商行占近九成

2019年5月18日 12:29:43

本文来自 “国际金融报”,作者为陈偲、吴林璞。

为何有如此多的银行股权成为司法拍卖的标的?出现流拍、降价拍卖是否意味着银行股权不再是“香饽饽”?

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上,正有大量银行股权被抛售。

5月17日,《国际金融报》记者以“银行股权”为关键词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上搜索,2016年、2017年、2018年分别有1296起、1797起和3413起。而从2019年开年至5月17日,今年已有1197起银行股权拍卖,其中,农村商业银行股权占绝大多数,有1033起。

从拍卖情况上看,大部分银行股权都出现了流拍、降价再次拍卖的情况,也不乏在经历多次流拍后被变卖的情况。

为何有如此多的银行股权成为司法拍卖的标的?出现流拍、降价拍卖是否意味着银行股权不再是“香饽饽”?

农商行占近九成

今年以来,截至5月17日,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上1197起银行股权拍卖中,有1033起是关于农村商业银行股权的,占比约86%。

“农商行股权是比较复杂的,有其历史原因。”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农商行的前身多为农信社,农信社组建时股本来源十分复杂。包括当地农村生产机构、农民个人和一些企业。随着这几年农村的组织管理体系发生变化,比如集体企业改制成新型农业生产组织,农商行股权主体变得更复杂。尽管不断改制过程中也进行梳理和清理,但还没达到理想要求。

记者注意到,被拍卖的银行股权中出现了上市银行或有上市预期银行的身影。比如,江南农村商业银行80万股股权正分成4份被变卖,每份20万股的评估价为100万元,变卖起拍价则为每份90万元,平均每股4.5元;而已经上市的江苏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也有6份股权(每份50万股)正在被拍卖,每份起拍价311.5万元,平均每股6.23元。

据了解,一般来说,出现拍卖银行股权情况的原因往往是原持有人面临资金问题,像是偿还债务、股权质押爆仓等,法院将其持有的银行股进行拍卖,从而变现、回笼资金来偿还债务。

去年,宝塔石化集团因票据兑付逾期引发债务危机,在被列入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后,其所持有的占甘肃银行总股本比例0.9984%的股权被拍卖。

另外,一些村镇银行的股权曾被打包转让,比如龙江银行以1.738亿元底价“打包转让”6家村镇银行股权。值得注意的是,这6家村镇银行的经营情况不容乐观。截至2018年11月底,仅有一家实现盈利。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银行研究中心研究员游春此前对记者表示,村镇银行亏损不是个别现象。全国一千多家村镇银行,超过一大半都是亏损的,经营状况不容乐观。而很多情况下,资金还要靠发起行为其提供。

观望态度明显

5月18日早间,《国际金融报》记者登录阿里司法平台上时发现,正在进行的银行股权拍卖中,绝大多数为0人报名,价格从12万到6000万元不等。

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上有大量银行股权正在或即将被拍卖,但从拍卖情况来看,流拍现象较为普遍,有些标的会经历降价再次拍卖的过程,平台上也不乏在经历多次流拍后被变卖的银行股权。

赵锡军对记者分析,也不能完全说银行股权不受欢迎了,主要看什么样的股权,若是银行资质好,生产经营方面都没问题,会比较热门。近几年,监管层不断规范金融运行,有很多农商行达不到监管要求可能存在合规方面等问题,加大了投资者的疑虑。

记者注意到,在起拍总价较大,卖不出去的情况下,一些银行股权往往被分拆成几份“零售”。

其中有一些金额较小的银行股权在拍卖平台上出现多次竞拍,溢价成交的情况。比如,浙江温州洞头农商行0.01%的股权起拍价为3.3万元,有54次出价记录,最终在5月17日以7.4万元的竞拍价被买走。

但也有一些银行股权即使拆成若干份金额较小的股权,也可能会出现“流拍”的情况。

对此,上海财经大学国际金融系主任奚君羊曾对记者分析,银行股成长空间和银行业盈利能力均不如前几年,利润增速处于相对较低水平。而中小银行这一块,不同银行之间的差异比较大,仅有几家银行保持很好的状况。

总体来看,市场对银行股观望态度明显,受让方或竞买人出手相对谨慎。比如,湖南久贵贸易曾挂牌转让郴州农商行和华融湘江银行股份,逾一年仍未成交。记者当时致电湖南省联合产权交易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因为转让的股权不是国有的,不受国有股权挂牌转让相关条件限制,只要合同还未签,就可以继续挂着。而且,很多有意向的人士会觉得它的价格可以往下谈。

缘何频繁流拍

银行股流拍,门槛太高还是不再受青睐?

赵锡军对记者分析,银行股流拍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农商行经营管理方面不是特别好,资产、收益不理想、风险较大,这些都是原因,但对投资者来说相比历史更看重未来,农商行股权流拍可能意味着大家对其未来发展并不是具有信心。农商行从农信社发展起来,基础比较弱,不良率较高,服务对象和经营地域有限制,大家对其未来发展有一定疑虑,造成投资者不积极的情况。

对于过去一年中小银行股权的频繁流拍现象,游春曾对记者表示,可能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人们对银行股权的投资热度没有之前那么高了;另一种是入股银行需要符合银保监会相关条件,在经济下行的情况下,很多企业自身也出现一些异常变化,不符合银行股东的条件了。

根据《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规定,同一投资人及其关联方、一致行动人作为主要股东参股商业银行的数量不得超过2家,或控股商业银行的数量不得超过1家。

据记者了解,此前,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对所持有的宁夏银行13.53%、大兴安岭农商行18%的股权进行转让,正是因为政策不允许“两参一控”而进行调整。

除了“两参一控”,《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中要求商业银行主要股东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不得存在被列为相关部门失信联合惩戒对象、存在严重逃废银行债务行为、提供虚假材料或者作不实声明等情况。

2018年4月27日,由央行、证监会、银保监会联合发布的《关于加强非金融企业投资金融机构监管的指导意见》指出,企业成为金融机构控股股东时,需满足核心主业突出,资本实力雄厚,3个会计年度连续盈利、年终分配后净资产达到全部资产的40%、权益性投资余额不超过本企业净资产的40%、公司治理规范、组织架构简洁清晰、股东和受益所有人结构透明等要求。

那么,银行股频繁拍卖、流拍,对银行日常经营是否有影响?

“表面上看,对银行日常运行没影响,但实际上可能有重大影响。”赵锡军说,如果没有很好的股东,很稳定的股权结构,董事会也好,高层管理也好就不会很稳定。

赵锡军进一步补充称,农商行不良率比较高,首要任务是化解风险,但如果没有股东投入,股本来源会受到影响,不良冲销,资本充足率的提高就很难实现。流拍可能短期对生产经营没影响,但当流拍变成常态后,大家都不愿意投资,资本来源及补充就会受到影响。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