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

谷歌母公司Alphabet(GOOGL.US)财报电话会议实录:我们仍重视PC端产品体验

2019年5月6日 15:07:41

本文来自 “腾讯网”。

划重点:

客户绝对不想被某个云端服务商给吃定或困住,谷歌云是一个开源平台,客户可以有选择权。

广告仍然处于重要地位,因为广告能创造价值、发现价值。

Alphabet将机器学习大范围加入到产品中已让客户受益,包括在广告中的应用。

腾讯科技4月30日讯 谷歌母公司Alphabet(GOOGL.US)周二发布了该公司截至2019年3月31日的第一季度财务报表。财报显示,Alphabet第一季度总营收为363亿美元,同比增长17%。

财报发布后,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谷歌、Alphabet首席财政管露丝·波拉特(Ruth Porat),投资者关系主管艾伦·韦斯特(Ellen West)出席财报电话会议,解读财报要点并回答分析师的提问。

UBS分析师:我想问的是关于本季度的利润表现。回溯去年第四季度的财报会议,我想进一步了解你们在那个时候所强调的主要是哪些方面,而这些方面在今年第一季度表现如何,尤其是产品方面?去年第四季度是否和今年第一季度的情况迥然不同,还是说今年会有一些不利因素或逆风?如果单独看网站、电脑端、手机搜索和YouTube等的广告业务,我们是不是可以认为在第一季度电脑端是没有跟上增长的节奏呢?

波拉特:我首先退一步,从最宏观的层面,显然,第一季度的财报显示出一些逆风或不利因素的情况,这是与去年第四季度的利好形势是相反的。另外,众所周知,我们对于网站收入的计算不是基于固定汇率的,而是基于介于固定汇率、浮动汇率的Delta。Alphabet的增长率水平是一个很好的参考值。另外,同比高增长也反映出我们2018年的表现也是十分强劲的。重新回到你的问题,对广告产品进行调整的时间点也对我们的同比增长率。

我们在对产品进行调整的时候,我们主要关注的点是用户和广告商的兴趣点。长远来讲,我们并不以季度的视角来管理, 我们只会在产品测试之后强调公司的增长,这才是最重要的。关于电脑端的收入,对于总收入增长来说贡献是并不大的。然而,电脑端却仍然是用户完成一些复杂事情的重要的工具,比如安排旅行,评估保险的详细优劣。所以,就如之前的会议上提到的,我们还是持续认为电脑端的应用仍然很重要。电脑端的应用带动了手机端的增长,这也是相当重要的一面。

JP Morgan分析师:跟着前面的问题,是关于利润增长的,可否详细聊一下付费点击量的增长,第一季度只增长了39%,相比于去年的50%、60%大幅下降。另外,关于成本方面, 三个月前,你有提到减缓资本性支出和公司员工数的增长,可以谈一谈么?

波拉特:首先,关于付费点击量的问题,影响付费点击量和其增长趋势的主要是YouTube的参与性广告和广告点击。目前,YouTube平台的点击量正在大幅度增长,而其相对于增势强劲的2018年增速的减缓源于2018年初我们出于优化用户和广告商体验的目的而对产品进行的调整。而关于投资方面,我们持续预期公司员工数继续减缓。然而,我们会一如既往地为公司的占优先地位的部门,如谷歌云、搜索、机器学习,招聘技术型人才。如托马斯和桑达尔之前提到的,谷歌云部门一直是员工数增加的先导力量。

关于资本性支出, 我们预计在2019年其增长大幅度减缓,这块的预期也将不会变化。显然,我们在2018年第一季度有一个大规模的纽约的不动产的投资。但是,我们也一直在技术相关的基础设施上投资巨大,提高电脑的性能以支持长足的发展。技术相关的基础建设占资本性支出增长的大头,然而,我们也在办公室设施方面有很大的投资。

实际上,我们在第一季度提到,我们预期2019年在美国的数据中心建设方面、以及14个主要国家的资本性支出将超过130亿美元。更广泛地来说,我们正在支持提高计算机要求方面做投资,同时,我们专注于提高基础设施的效率。你可以通过创新和其他的东西,比如自定义服务器硬件、TPU等。这些成本效能很高,尤其能帮助到机器学习脚本。

Goldman Sachs分析师:我的问题是关于谷歌云的。你们显然会关于这个话题聊得更多。但是,什么时候你们能够像其他业务部门一样公布利润值或者甚至是增长率?另外,你们认为,谷歌云计算服务的差异化竞争优势是什么?另外,相对于2018年来说,有哪些主要的变化?

皮查伊:跟我们从客户搜集来的反馈相一致,我认为谷歌云计算服务的差异化竞争优势主要在于,我们把重点放在以下几个要点,既安全、可靠、对混合云以及多云端保持开放态度、客户绝对不想被某个云端服务商给吃定或困住,我们希望是一个开源平台,客户可以有选择权。最后,我们调用所有谷歌的资源,以给客户最好的用户体验。我认为托马斯(谷歌云CEO)确实在一个很好的基础上来继续建设,我们确实是在快速增长、扩张。

我们主要的重点在于将其推向通过内部渠道合作伙伴带来的市场。我感到异常兴奋,我们在几周前刚刚发布,我们有一位新的市场进入负责人,他和托马斯两人都在服务大公司方面有二十几年的经验,这也反映出我们在这件事上是很投入的。 我相信,我们在围绕所有维度发展我们的业务,冲劲十足,我们会在合适的时间分享我们的成果的。

分析师:我们注意到,利润据预测将增长减缓,而包括YouTube内容成本在内的其他成本和营收将维持其增速。尽管前面提到硬件成本的长足回报,我想问提及移动端搜索的利润表现?另外,关于Waymo,我想了解关于其他自动驾驶供应商的合作,混合车队的概念。考虑到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潜力,这种混合车队的方案会不会侵犯到Waymo本身的利益?

波拉特:关于网站流量获取成本,如前面提到的那样,我们确实从去年第二季度开始预期增速的减缓。这个趋势你可以从之前的财务状况报表中可以看到。今年网站网站流量获取成本的增长反映出移动端的持续增长,而这其中也有YouTube的贡献。而内容成本也包含在了其他的销售成本中,这是比较值得注意的一点。

另外,流量获取成本所占的比例也受其他因素的影响,比如产品组合,设备组合以及合作伙伴组合的变化。关于Waymo,我们专注于业务的分享,上一季度Waymo司机数量的增加,还有之前我们提到的寻求其他机会,比如物流、快递、私人汽车、城市里“最后一公里”解决方案。和你提的问题更相关的可能是授权经营。我们在三月份发布了我们在于其他非自动驾驶供应商的合作,该合作始于用于仓库机器人、安保等。这将进一步推动Waymo的业务。我们着眼于更多的其他机会,但是,首要的是锁定叫车服务。

Credit Suisse分析师:我想问一下你,桑达尔,你跟那些大的桌面版以及主机游戏发行商的沟通怎么样?显而易见,你给他们提供了额外的分销渠道,这可能是他们之前所没有的。但是,你在那些游戏发行商那边遇到的阻力有哪些?

皮查伊:我觉得他们确实是对此很兴奋的。我觉得他们确实是看到了改变的机会。但是他们认识到,他们也面临开启这项合作的技术上的难题。但是他们一旦开始业务,掌握了相关技术,并有初次的体验,我想很容易就能让他们信服。我们目前在董事会层面展开沟通,他们绝对是很坚定的,投资也很大。 所以,我们将把大家动员起来,聚到一起,之后会提供诱人的服务。这是目前团队正在努力的目标。这倒谈不上是一种阻力,他们只是想知道我们的承诺,我们也展现了我们的努力。他们目前在他们那一边做相应的投资。这是两方大规模的合作,到目前进展得还不错。

Morgan Stanley分析师:让我们回到产品的调整,哪些产品或地区受到的影响最大,以帮我们更好地理解这个问题?能不能谈一谈用户体验要解决的主要问题,想跟广告商传达的主要信息?可能目前这些广告商的增长相对是低的,为什么长远来讲这是对他们来说是好事?还有,你也提到了YouTube在未来几周将迎来更多的变化,能否谈谈你的看法?

皮查伊:我从YouTube开始吧。 关于对内容负责,我们专注于确保我们一直在提升两方面,一方面是减少本来不应该出现在平台上的内容,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我们需确保,当我们给用户推荐内容的时候,我们推荐的是高质量内容,并减少有害内容或低质量内容的推荐。我们已经正式做了一些变化,之后会有更多变化出现的,以持续改善用户在YouTube观看的内容。关于第一个问题,关于产品定位,我想,当你在谈产品调整的时候,你是在谈多个产品体验。

我们在考虑未来方向上考虑得很长远,我们希望我们的产品不断演变。我们并不一季度一季度地看这个问题。我们的目标是具有一贯性的,只是我们达成这个目标的手段是时常变化的。因此,你会看到季度跟季度之间有些变化。但是,我相信我们所发现的机会,并且将重点放在这些机会上。

BMO Capital Markets分析师:桑达尔,你提醒了我们,四月、五月是公司的很重要的日子,其间将举行一系列公司年度活动,其中每个业务部门都有其不同的目标。但是,我们也有听到关于团队合作的讨论,比如广告于云平台的结合,提高了广告商的投资。在让部门主管自己发展业务而不受中央左右这件事上,你是如何做权衡的?

另一个问题是,在数据收集和使用上,你的最新的看法是什么?我们知道你一直在跟政客、法规制定者沟通。我们也有看到关于Chrome和广告平台进一步调整的报道,我想知道你对有关数据采集和使用的,从近期发展和长远发展来看,政策制定方面的看法是怎样的?

皮查伊:你说得很对,最近两个月特别地忙。关于我们的团队合作问题,首先,作为一个公司,我们对待目标和关键成果(OKR)流程格外严谨,我们也会设立跨公司的目标和关键成果(OKR),以促进不同的团队共同协作。我们评估这些目标和关键成功(OKR),并确保大家各司其责。另一方面,作为一个领导人,对我来说相当重要的一点是,领导人和大家“坐在一起”,将目标跟整个团队分享。

关于用户隐私,作为一家公司,我们总是高瞻远瞩,用户对个人隐私保护的期待在持续发展中。我们与他们见面,这是我们今年工作的一部分。这方面的工作量是特别大的,但是最终目的是为了每个人的隐私安全得到保障,这一年会有更多这方面的变化。比如,Chrome就在为成为最注重用户隐私的一个产品而尽最大的努力。我们总是将用户体验放在第一位。为做到这一点,我们必须时刻注意内容生态环境、出版社生态环境。广告仍然处于重要地位,因为广告能创造价值、发现价值。我们在如何更好地工作上,想得很多。

我们之前在与欧盟《一般数据保护条例》GDPR进行交涉,我们尽可能结构化,并且提早开始,以尽早做好准备。我希望美国也给予支持,在州级出台更多关于隐私安全的政策。

分析师:关于利润增长,尤其是连续的增长趋势,我想知道,季节性的效果现在更加明显?另外关于机器学习,这显然仍是公司的一个很强的业务部门。你们觉得这个工具目前发展到了怎样的一个阶段?我们应该期待人工智能以怎样的一个速度发展,尤其是产品和服务方面?

皮查伊:关于季节性,纵观一年的时间,我们经常面临各种事件,很少有规律是每年都一样的,我们基本上就是在业务的各个方面做调节,这基本就是我们工作的常态。然而,确实有些部门是受季节性影响的,比如硬件业务。但是我们也会遭遇很多偶然事件。而我们总是找到方法解决它。关于机器学习,我认为我们还在发展的最初期阶段。我们对于过去三年在人工智能方面做的尝试非常兴奋。我们确实将机器学习大范围加入到产品中已让我们的客户受益。包括在广告中的应用也是一样,我们也还在最初期的阶段,让广告商更容易地了解他们应该寻觅的是什么。我们也在国外有这块业务,不过,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分析师:关于移动端搜索,和你的预期比怎么样?未来几年,移动端搜索的主要推动力是什么?长远来看,为什么硬件业务对谷歌来说是十分重要的。因为有些人担心,会像十年前的微软一样,硬件的业务曲线将不如预期。

波拉特:关于移动端搜索和网站搜索,最重要的是,我们在机器学习这方面,看到了广告应用的巨大潜力,不光是针对用户,还有广告商。我们对产品的创新有着极大的热情。目前,90%的广告预算仍然是线下的,我们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中,我们希望数字化在这一块起到更大的作用,然后再拓展到市场营销其他部分,并通过提供高投资回报提高广告商的营销预算。除了用户在数字化内容花更多时间外,我们更了解指标的选择,用户体验更好,这个也有助于将这块“蛋糕做大”。更广义上来说,YouTube在上一季度持续增长, 我们对于我们看到的上升空间倍感幸福。品牌广告仍然是最大的一块业务,它也在迅速地增长。

皮查伊:正如我之前说的一样,我们的硬件业务才刚刚在起步阶段,但是我们的是无比投入的。我们确实认为这对于推动未来计算机行业的发展非常重要,我们也会确保将我们的服务以一种我们期望的方式呈献给用户。因此总体而言,我们认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机会。拿Google Home来打比方,我们在行业里算是领导地位,尤其是你以全球视角来看,我们的表现是相当优异的。而计算机将继续发展,甚至是超越手机。我们希望我们处在这个时代的中央,我们也长期致力于此。尤其针对于手机行业,目前我们处在一个阶段市场是越来越不利好的。但是,生态系统在推动整个行业的前进,比如5G、可折叠手机的来临,我相信未来会有更多创新的东西,我对此特别的期待,我也很高兴能在其中。我相信会有更多的东西出来。比如,当我在看产品的质量的时候,我可以通过净推荐分数来提升用户体验、扩大产品线以及我们的产品是如何一年一年变得更好的,我还能一如既往地保持兴奋。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