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他开大黄蜂、玩抖音、天天吃鸡,他是四线城市活生生的新晋网红

2019年4月21日 15:04:49

本文来自 微信公众号“互联网与娱乐怪盗团”,作者:裴培。

清明节前后,我去了中西部交界处某个三线城市,在大山深处看了几天的风景。给我开车和当向导的,是一位外表豪爽、内心也很豪爽的大哥。他算是道上的吗?不能这么说,人家早就合法经营了,拥有一家生意不错的土菜馆,还打算开民宿。他的车库里停着一辆四驱越野,就是载着我走的;还有一辆金光闪闪的大黄蜂,非常拉风,据说本地只有两辆,另外一辆在谁手里我就不得而知。

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有钱混得开的向导,心里有些犯嘀咕。但是这哥们做的说的第一句话就大出我意料:“兄弟,玩抖音吗?”

大黄蜂既拉风又不贵,在任何地方都是泡妞神器

我说:“对那玩意很熟,但是平时很少玩。”

他洋洋得意地打开手机里的抖音App,骄傲地说:“我有十万粉丝!而且全是真粉,一个也不是买来的!”

我大惊失色,只见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一个高大帅气、穿着少数民族服装的男人(没错,就是咱向导大哥),独自站在一座山峰上,以自拍视角对着镜头,伸起一只手臂,引吭高歌,唱的还是原汁原味的山歌,绝非那些口水化的“抖音神曲”。他的手指一划,下一个视频的场景是茂密的树林(据说是千年水杉林),他仍然穿着少数民族新郎官的服装,戴着头冠,旁边有几个花枝招展的本地姑娘载歌载舞;最后还来了个幽默的反转,一曲唱完,那些姑娘把他推翻在地上,自己全跑了。

“这样的内容我有几十条!”他骄傲地说。创意都是他本人的,歌确实是他唱的,友情出场的妹子也是他请的,剪辑更是他做的。他感叹:剪辑、调音的难度非常大,如果能找个地方正经学习一下就好了。

我好奇地问:“你玩抖音赚钱吗?”他摇摇头:“基本没赚吧,咋赚?”我说:“接个广告,或者找个MCN,给你包装一下。”他困惑地反问:“什么是MCN?”我解释了半天,他还是不理解,很豪气地说:“反正我玩抖音又不图赚钱!”

大哥是在这种街道上长大的,人生赢家

我问:“不图赚钱,那你花这么大力气搞创意、配服装、唱歌干嘛?”

他笑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嘛。”说的也对,在这个深山中的小城,岁月过的非常慢,没有996,更没有绩效考核和计件工资;对于时间无穷无尽的人来说,在抖音当网红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难。不过,在沉吟良久之后,大哥还是承认了另一个原因:“抖音方便泡妞!”

在开车时,大哥讲的眉飞色舞:“现在每天在抖音上都有几十个妹子给我发私信,说我歌唱得好,想加我微信、约我见面……我现在都审美疲劳了,一般不见,有感觉的才约出来聊聊。哎,人老了,想安定了,如果我心不老,抖音上的妹子还不是滚滚而来啊……”(我算是弄清楚大哥为什么一定要买拉风的大黄蜂了。)

我忍俊不禁地问他:“那你玩陌陌吗?”他摇摇头:“陌陌?那不是用来约炮的吗?”我说:“抖音不也被你拿来约炮了?”他哈哈大笑:“那我就更不用上陌陌了啊!”我想想也是。很久以前,大哥玩过映客,映客上面也有短视频功能,但是远不如抖音强大。至于其他直播平台,因为大哥主要玩的不是直播,所以几乎连安装都没有过。

在这种风景里拍短视频,确实很容易红,对吧?

趁着停车加油的空隙,我问大哥:“那你玩快手吗?”

大哥一拍大腿:“提到这个我就生气!快手把我的账号封了,说什么传播低俗内容。我对天发誓,绝对没有!”说着他给我打开快手App:“你看,现在还封着!快手可是我的起家之地,现在没辙了。”

我问他:“如果快手给你解封,你还回去吗?”他想了想,说:“在我们这儿,快手明显不如抖音,有句话叫北快手、南抖音,我们是南方嘛。快手上面东北大哥多,我这个唱山歌的,没他们玩的转。”不过,大哥被封了这么久居然还没卸载快手,让我感觉他可能对快手颇有感情。

接下来我问他玩不玩游戏,他一开始回答很坚决:“不玩。”过了半晌才补充:“只玩吃鸡。”我无缘看他现场演示吃鸡,但是据他说,胜率还不错。大哥不玩《王者荣耀》,也不玩MMORPG,或许吃鸡这种下飞机就干、见了面就你死我活的玩法,更符合大哥的性格。在这个四线小城市,吃鸡几乎就成了游戏的代名词——如果有人跟你说他玩游戏,那么有很大可能是他只玩吃鸡这一个游戏。特别注明,是腾讯版的吃鸡手游;不是网易的吃鸡手游,也不是蓝洞原版的吃鸡端游。

我也曾经喜欢吃鸡,但是玩的非常菜……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问大哥:“你既玩抖音,又玩吃鸡,不会感觉时间冲突吗?”他非常困惑:“此话怎讲?”

我说:“自从2018年以来就有一种说法:短视频的崛起,分散了用户的时间;用户多看半小时抖音,就会少玩半小时游戏。而且,一旦沉迷于抖音,发现了新大陆,很可能就再也不玩游戏了。你觉得呢?”

大哥非常鄙夷地看了我一眼,摇摇头,冷笑地回答:“这不是典型的没长脑子吗?我每天喝酒、喝可乐,也喝豆浆。如果今晚我高兴,多喝了两杯酒,明早我是不是就少喝一杯豆浆?明晚去KTV,少爷先给我开了一听可乐,我喝完是不是就不喝酒了?”

我说:“不过,现在市场主流的观点就是,短视频和游戏,乃至跟直播、影视剧、阅读、动漫这些娱乐内容,都是替代关系,它火了,别人就会没那么火。“

大哥脸上的鄙夷之色更加明显了:“替代关系?我经常看人直播吃鸡,我在抖音上还看过吃鸡题材的短视频。在抖音上听到一个歌不错,我会去QQ音乐下载一个。玩游戏玩高兴了、吃到鸡了,我也会去抖音吼一嗓子。人总是越玩越嗨,越玩越嗨你懂吗?你开个游乐场,多搞几个游乐项目,玩了云霄飞车的人肯定会再玩一个旋转木马,你跟我说旋转木马和云霄飞车是替代关系?啥市场主流观点,我不懂!”

大哥说的好,全县人民给大哥鼓个掌!

这次轮到我大笑了:“我也不赞成这种说法,我只是说来给你听听。”大哥恢复了友好的表情,给我倒茶:“这种想当然、不懂装懂的想法,还不如不想。”

我注意到,大哥用的是一部iPhone XS手机。我问他为什么用这款,答案很简单:第一,他有钱;第二,iPhone的摄影质量高。我没问他为什么不用华为或小米,或许在他心目中,这根本就不成其为问题吧。

大哥极少看剧,他说国产剧集都是女人看的;也很少电商购物,因为购物并非他的爱好。所以,对于淘宝、京东、拼多多的三国演义,他甚至从未听说过。在他加入的微信群里,从未出现过拼多多的拼团信息,更不要说后来冒出来的淘集集了。如此豪爽的大哥,显然并非二次元控,从他那里听不到对B站、腾讯动漫、半次元的评价;他也不怎么上电影院,连《流浪地球》都没看过。虽然我多么想从他那里学习更多的知识,不过我们的话题主要也就是围绕着抖音、快手和吃鸡了。

转眼间,与大哥话别已经大半个月了,我很想念他。希望他的土菜馆生意兴隆,他的四驱越野永不熄火,他的大黄蜂跑车副驾驶位置上总有美女,他的抖音粉丝指日突破百万,到了那时候再来给我上新课。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香港交易所资讯服务有限公司、其控股公司及/或该等控股公司的任何附属公司均竭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和可靠度,但不能保证其绝对准确和可靠,且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的责任(不管是否侵权法下的责任或合约责任又或其它责任)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