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美联储抑制利率就能让经济繁荣?如果有这么简单,人类早就解决了经济问题

2019年4月15日 16:58:30

智通财经APP获悉,著名投资通讯《格兰特利率观察家》(Grant 's Interest Rate Observer)编辑詹姆斯•格兰特(James Grant)警告称,现代货币政策已导致“僵尸企业”群体日益壮大,并出现了其他市场扭曲现象。

市场恢复正常将被再次延缓。在经历了2018年底的市场大恐慌之后,各国央行已取消了进一步收紧利率的计划。华尔街也支持这一举措。今年第一季度是10年来风险资产表现最好的一个季度,在Lyft成功上市后,IPO创纪录似乎指日可待。吉姆·格兰特清醒旁观这群疯子。作为《格兰特利率观察报》编辑,他敏锐指出:“利率是市场经济的交通信号,把信号灯全变绿,就会导致混乱和连环碰撞事故。”他称,在金融危机爆发10年后,许多公司过于沉迷宽松的货币政策,以致无法独立生存。因此,价值追求能手很难在如今的市场上找到有吸引力的投资。在以下深度访谈中,他告诉《市场》,他在何处发现了难得的机遇。

格兰特先生,美联储再次向投资者开绿灯,美国股市迎来了自1998年以来的最佳开局。您如何看待当前全球金融市场的状况?

股市上涨,债券收益下降,经济学家们在谈论充分就业:一切似乎都很完美,而且正在改善。但我仍不相信这些现代货币方式。如果有这么简单,人类早就解决了经济问题。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您一直警告称,负利率和量化宽松等极端措施将会给我们带来麻烦。但到目前为止,各国央行仍相信其政策正在发挥作用。

我们看到央行将利率维持在非常低的水平,使稳定市场并防止危机。但央行既是纵火犯,又是消防员。称其为纵火犯,因为它们点燃了火柴。这就像发生在煤矿的地下火灾:你能看到烟雾从地下渗出,感受到脚下变暖,但你看不到火焰。但随着时间流逝,火势变猛,地面被烤得更热。最后,它从地下冒了出来。某种程度而言,这就是信贷市场的情况。

您具体想表达什么呢?

以达拉斯联邦储备银行(Dallas Federal Reserve)行长罗伯特•卡普兰(Robert Kaplan)为例,他最近公开表示对公司债务累积感到担忧,尤其是这些债务中评级较低的部分。他担心的是,在经济衰退期间,这些债券将以巨大的浪潮涌入市场。因此他认为,美联储应慎重加息。所以他的大意是,美联储必须保持低利率,以延续债务周期,目前的债务周期已经引发债务过剩,他对此表示担忧。这很疯狂,对吧?

企业信贷的情况究竟有多令人担忧?

在最近一期的《格兰特利率观察家》中,我们有一篇文章总结称,如果10年期国债的实际利率上升超过1%,许多公司将会陷入困境。这些企业的负债如此之高,以至于在将负债转换为企业借款的过程中,它们甚至无法以低至1%的10年期美国国债实际利率来偿还债务。看看上市僵尸企业的增长就知道了;这些企业的平均营业收入已连续三年低于平均利率费用。事实证明,在标准普尔1500指数的成份股企业中,“活死人”的比例接近14%。美联储前主席本·伯南克(Ben Bernanke)曾表示,如果美联储愿意,它可以在15分钟内加息,以试图消除所有人的疑虑。但事实上,美联储做不到这一点。所以,我们其实是生活在一个美丽新世界。

然而,伯南克和其他央行高层再次声称,他们的低利率政策已使世界经济免于衰退。回顾金融危机以来的这十年,您的结论是什么?

我认为,过去十年全球范围内内压制利率不仅不可取,而且从道义上讲,几乎可称为犯罪。

这是一个很难的判断

我的意思是,压制利率使储户处于弱势,而使大型银行以及金融界处于优势。简言之:储户的损失就是投机者的收益。因此,普通工人处于弱势,而这无关政治。虽然是比喻,但我坚信,这种政策近乎犯罪。

现在,美联储希望至少在2020年之前暂停加息。特朗普政府甚至要求降息50个基准点。在经济衰退结束近10年后,美国经济仍无法承受超过2.5%的短期利率,这意味着什么?

对我而言,“经济”就是这些抽象概念之一。它只存在于我们的脑海里,但人们谈论经济时,就好像在谈论他们的同辈亲戚或邻居一样。例如,他们称,在季节性因素调整到位后,未来9个月经济名义上将增长3.2%。但你如何得知?因此,我觉得这些宏观经济概念有些不可知;我并非是说这些概念不重要,而是在不可测的事物面前承认自己的无知。

那么,如何才能对宏观经济形势有一个总体了解呢?

我们倾向于关注个人证券和广义信贷。也就是说,我们关注现有企业偿还债务的能力。我们关注债券市场、利率走势以及时代思潮,来看人们是如何定位的。

您观察到了什么?

很多担忧只是象征性或仅存于口头上:人们称有经济衰退的风险,他们谈到,在中美贸易争端仍未解决的背景下,美国面临着困难,但从他们的投资方式来看,似乎并非真正担忧。例如,股市目前接近历史高点,并且从去年12月触底以来的反弹最为剧烈。

这说明了今天的时代思潮是什么?

这是时代思潮的一个标志:Uber预计将于今年上市。优步目前并未盈利,且每单生意都处于亏损状态,这意味着从微观经济的基础上看,该公司没有赚钱。而且,公司即使规模变大,也无法实现盈利。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认为Uber注定是无利可图的。那么,一个永远无利可图的企业到底有什么价值呢?在《格兰特利率观察家》,我们对这样一家公司的出价为零。但在华尔街,优步的卖价,即发行价,估计高达1200亿美元。那叫大市场!

您还发现哪些地方让人疯狂?

还有很多。当然,最疯狂的是,全球约有20%(11万亿美元)债券的收益率低于零。这是金融界最严重的非理性推理。18世纪中叶伟大的苏格兰哲学家大卫•休谟(David Hume)曾指出,“没有人会在能够获得高利时满足于低息,或者在能够获得高息时满足于低利。”但如今,至少在美国,利润空间很大,股票市值占GDP的比例也很高。然而,利率非常非常低,虽然不像欧洲和日本那么低,但作为基准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却在2%左右。所以,除去通货膨胀和税收,就所剩无几了。至少在国债曲线的10年期点之前,没有实际收益率。

对于瑞士这样一个负利率级别比世界上其他任何地方都高的国家,这意味着什么?

瑞士明确表示希望法郎成为一种货币,使他们能够参与国际竞争。而且,为了达到预期汇率,瑞士央行将发布大量新法郎,以抑制不必要的法郎升值。但这是硬通货吗?当然,相较于欧元,法郎相对稳定。但这是标准吗?跟上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的步伐?我不这么认为。

言之有理。那么,您会建议瑞士央行怎么做呢?

我不会对瑞士央行提出任何建议。它们在瑞郎汇率问题上有困难,或许比我想象的还复杂。很明显,负利率正在摧毁债券市场。但如果瑞士央行采取我所建议的措施,我不确定会带来什么后果。所以,我建议美联储采取一些措施。

如果您执掌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央行,您会怎么做?

我担心可能为时过晚,但首先,我支持利率由市场形成。而且在短期内,利率应设定在一个相对于通胀率有一定溢价的水平上。所以,我的首要任务就是发表一个演讲,表明“我们不会操纵预期,也不会操纵股市。股市正朝着它想去的方向发展,如果股市大幅下跌,那就任其自然。那不是我们的工作范围。我们的任务是确保货币保值,并为其提供良好的交易媒介。”

听起来简单。但金融市场将作何反应?

他们会认为这非常激进且毫无用处。但未来要做的,是以某种方式重建华尔街的供需互动,并让美联储停止大规模操纵价值。因为今天,当事情进展不顺时,美联储预计会出手干预,而这带来了巨大的扭曲。因此,真正的问题是:是否有人真的准备好承受一次大衰退,并为此担责?这很难做到,不是吗?这就是我认为现在为时过晚的原因。

在这种市场环境下,投资者应该怎么做?

我们不做投资组合推荐。基于格雷厄姆和多德的安全边际投资原则,我们对证券进行了逐项分析。你会注意到,当今世界的安全边际非常小。但有些证券符合这一要求。例如,我们看好Genco Shipping和Eagle Bulk Shipping,因为在全球市场上,几乎没有任何其他因素能接近这些非常便宜的股票所蕴含的悲观和恐惧情绪。这意味着,当事情的结果比人们预期的要好时,回报曲线就会出现一种颇具吸引力的不对称。此外,我们了解到,许多读者都是寻求收益的投资者。因此,我们最近推荐了一些封闭式债券基金,它们的交易价格低于其资产净值。虽然若美联储决定提高利率,你会面临风险(这些投资组合的融资成本会上升,你的总收益会下降),但投资这些基金还算安全。

您也是一个忠实的黄金崇拜者。您对这种贵金属有何看法?

黄金最大的好处是:它能产生价值超过11万亿美元的债券。因此,这是一种高收益资产。

不过话说回来,现在似乎没有多少人喜欢黄金。

我知道,这有点令人失望。但说真的,我真希望黄金市场过去和现在都能表现地强劲些。然而,我一如既往地相信,黄金是一种有吸引力的、合理的替代品,可以替代这些货币骗局,能够抵挡10年来人为过度降低利率的后果。不幸的是,很难说这一伟大的赌注何时会产生回报。

那么金矿股呢?

在这一点上,我只推荐一篮子金矿股。我不想说具体名字,因为我们有段时间没有写矿业股了,因为我不想让读者对黄金失去耐心,所以我对此作出限制,因为相比犯错,更糟糕的是不断犯错。所以,在挑选个股之前,我想先看到黄金市场崛起——我希望看到它高于每盎司1350美元或1400美元。

(更多最新最全港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