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银行那些事——大行提高分红技术分析之资本金

2019年3月19日 10:31:11

本文来自雪球,作者:云蒙。

前两天和大家探讨大行提高分红,不少朋友说银行包括大行还在融资,提高分红是不可能的,我也给自己挖了一个坑,说这两天从指标这些技术性角度上说说提高分红的可能性。为了简便,我尽可能用最简单的白话来解释和说明,尽量让大家能了解,消除一些朋友们的误解。

1、为什么要资本金。其实百年之前的银行是不受政府指标监管的,那个时候大家主要是把金子存在银行,银行那个时候应该叫金子保管中心更合适,开始他们还收保管费,后来竞争者来了再加上可以借出去收利息,慢慢的银行就开始揽客不收保管费并给予利息了。再后来,由于经济周期等方面的原因,很多贷出去的金子收不回来,大量的银行倒闭,再后来政府就介入了,要求开银行需要有一定的本金,也就是先亏自己的本金,才能亏储户的钱,不能空手套白狼。说到这里,大家就明白了,为什么微众银行、网商银行短时期很难发展起来,其中一个约束就是资本金的要求,现在他们才几十亿的资本金,也就是说他们只能做几百亿的生意,不能做几万亿的生意,这个全球银行都是硬杠杠。

2、核心一级资本。核心一级资本说白了就是完完全全是银行自己的钱,我们完全可以当做净资产来看待,主要是股权和未分配利润,就是我们说的本钱。增加核心一级资本主要靠两种手段,一是增发股权,比如上市发新股、配股、定向增发,这种都是会摊薄原股东的股权;二就是留存利润,也就是银行赚到的钱,分红后滚入未分配利润的钱。比如我们看到2012年底建设银行是2500亿股的股本,现在依然是2500亿的股本,股权没有增发,2012年至今的老股东股权没有被稀释过,这六七年建设银行已经分红了4000亿元,未分配的利润有1万亿,这1万亿就造成了核心一级资本从2012年的8000亿增加到现在的18000多亿。谁说银行都是融资的,我们最起码看到建设银行过去这么多年是没有融资的,短短的这几年实实在在分红了4000亿。

3、其他一级资本。其他一级资本金主要表现形式是优先股和永续债,因为这两个东西都是无限期的资本,他们清偿是在银行各种负债之后,仅仅高于普通股。也就是说,银行倒闭清算,先亏普通股股东的权益,再亏这个其他一级资本金,之后才能亏银行的各种债券和客户存款。

4、二级资本。也叫附属资本,主要包括超额贷款损失准备和二级资本债等。这个二级资本也是美国最近三四十年发明的,主要目的是让银行可以多承受一些坏账损失,从而增强银行的稳健运行能力。我们国家的二级资本主要是超额贷款损失准备,而境外的银行超额贷款损失准备很小,主要是二级资本债。按照巴塞尔协议,二级资本可以占到整个资本的50%,我们国家的二级债占比非常小,绝大多数银行占比在20%以下,80%以上是普通股的股权,当然这个和我们国家的严格监管有很大的关系,金融债的发行需要层层的审批,而境外很多国家可以自主发行。

5、普通监管标准。我们解释资本金,目的就是要说对应的各种监管标准,就是这些监管标准才导致大部分银行这些年分红少融资多。这些年主要指的就是巴三协议之后,我们国家在巴三基础上再加码出台了2013年版本的资本管理办法,并给予五年过渡期,要求各家银行2018年底都达标,目前上市的各家银行都已经达到监管标准的要求,其标准就是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必须达到7.5%、8.5%和10.5%。这些年银行规模扩张那么快,资本金要求又提高那么多,没办法只能融资和减少分红了,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

6、系统重要性银行监管标准。这个主要是防止大行倒闭对经济影响太大而设置的,尤其是全球性系统重要性银行,要求他们更稳健,要求他们大而不能倒,监管标准明显要比普通监管标准高。由于监管有各种要求,总的来看对于系统重要性银行一级资本充足率要达到10%以上,资本充足率达到18%以上,前者主要是巴三要求的,后者主要是TLAC要求的,这个TLAC是2015年出台的,其主要是约束系统重要性银行,目前我们国家还在和他们谈判,但我想最终我们还是会加入,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预计要求2025年达标,届时四大行应该都在其中,一般的中小行应该不会用上这个标准。总的来说,对于系统重要性银行,不仅仅要满足巴三最高等级的要求,还要满足TLAC的要求,也就是一级资本充足率要达到10%以上,同时还需要发行大量的债来补充资本金达到18%以上。当然加入TLAC就表示这些银行获得全球认可,他们在全球市场可以获得各种发展便利以及发非常低利率的债券,同时可以获得全球各类资金的超额配置。

7、境外银行是怎样的。这方面我掌握的数据很有限,我看了一下汇丰银行的财报,他们是发行了较多的二级资本债,2018年中报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4.1%,而资本充足率达到20.4%,他们二级资本占比还是比较大的,而且汇丰银行很少超额贷款损失准备,覆盖率只有60%,要比我们低得多。如果建设银行可以加4%的二级资本债的话,那么资本充足率也可以达到20.23%,这样各方面就和汇丰差不多了,如果未来资产规模和汇丰一样稳健增长,那么同样可以实现70%甚至更高的分红。

8、大行面临的抉择。目前我们四大行平均核心资本充足率在12.2%左右,资本充足率在15.2%左右,我们的核心资本充足率是有富余的,我们如果一直保持12.2%的核心资本充足率也是可以的,也就是说赚到的利润,除了一部分用来应对扩张的规模需要消耗的资本金外都可以分红分掉,如果按照期初ROE为15%和风险加权资产7%增长来计算,分红比例可以达到53%,如果低于这个分红比例,这些大行的核心资本充足率还会提高。我们的二级资本是有不少欠缺的,目前看缺口有3%,四大行加起来应该约1.5万亿,也就是按照现在的资产规模需要1.5万亿的二级资本债,而且随着规模的扩大,资本债还需要不断提高,比如风险加权资产下一年增长7%,那么二级资本债还需要提高1000亿,还有二级资本债需要根据期限减计,因此未来大行需要发行的二级资本债比预计的还要大。从上面可以看到,我们的银行为了满足二级资本债的要求,有三个途径:一是减少分红做大核心资本充足率,通过核心资本充足率来填二级资本的不足;二是减少规模扩张,让风险加权资产这个分母增速降下来;三是大规模发行二级资本债,让二级资本充实起来。目前国库需要银行的利润多缴一些,国家还需要银行放贷刺激经济发展,那么能做的就是发行二级资本债,如果分红按照40-50%来做的话,到2025年四大行的二级资本债存量可能会达到3万亿。

当然,我们还有别的措施来应对:一是大行不加入TLAC,这个可能性极低,因为大行需要获得全球认可,需要全球化,再说加入TLAC还有很多好处;二是调整风险加权资产相关权重和系数,这个是有可能的,也是我们监管层可以把握的,我们看到国家为了刺激小微发展,都调整了小微企业的相关权重;三是按照国际惯例将商业地产以公允价值一定比列记账,据说四大行的固定资产价值好几万亿,这样可以大幅提高资本金,这个比例预估可以增加50%以上,但我想国家这样做的可能性极低,因为这个公允价值并不是真实的货币,一旦银行遇到大的事件或者流动性问题,这些地产基本没用,因为银行尤其是大行出现了大的问题这些地产也不好卖出去,实际上是不能真正抵御风险的,同时一旦计入,我们国家银行的净资产收益率就会大幅下降,这也是大家不愿意看到的,当然这块可以灵活处置或适当按一定比例计入等。

9、说说股份制等其他银行。这次我们提到的都是大行分红情况,由于其他银行规模相对四大行要小得多,纳入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的可能性短期是没有的,他们也不会有TLAC监管要求,就是推国家级别系统重要性银行,估计也就是现基础上再提高一两个点,这对目前大多数股份制银行来说问题不会太大。如果下一步规模扩张放缓,再加上各级财政也需要资金,其他银行提高分红比例的概率还是很高的,这里特别提一下招商银行,按照目前的情况,其完全具备50%以上的分红能力。

10、白话总结。如果用白话总结的话:银行资本金监管有两个指标,一个是本金指标,一个是发债指标,我们国家的银行都满足了本金指标,但金融债市场非常弱,二级资本占比很小,国家已经开始着手提高银行的二级资本,因此未来我们可以看到银行一方面大量分红,一方面大量发行二级资本债。其实很多人不用纠结是不是左手融资右手分红,其实左手融资融的不是股权,不会摊薄股东权益,也不是二级市场的资金,更多的是社保、保险等大机构的保本资金。再说境外银行融资分红的情况多得很,有一个朋友形容的好,我们的很多房地产企业融资那么多,不是一样分红么。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