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巴菲特致股东信10大看点:无形资产减记30亿 几乎全部来自卡夫亨氏(KHC.US)

2019年2月24日 10:16:55

本文来源“腾讯网”。原标题为《巴菲特致股东信10大看点:坐拥1120亿美元,仍未敲定接班人》。

股神”沃伦-巴菲特周六发布了致股东信,同时公布的还有伯克希尔2018年年报。这是巴菲特写给股东的第54封信件,内容包括2018年的公司业绩、并购、持仓、投资策略等等。此外,值得注意的,近年来巴菲特股东信的长度越来越短。

以下为巴菲特股东信十大看点:

看点1:2018年全年盈利40亿美元,Q4净亏254亿

2018年四季度归属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的净亏损为253.92亿美元,相比之下上年同期净利润为325.51亿美元。2018年全年归属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的净利润40.21亿美元,相比之下上年同期净利润为449.40亿美元。

2018年当中,伯克希尔的通用会计准则(GAAP)盈利总计为40亿美元。具体而言,这当中包括248亿美元运营盈利,30亿美元源于无形资产受损的非现金亏损(几乎全部来自卡夫亨氏的持股),28亿美元的来自已售出投资证券的兑现资本利得,以及206亿美元的“亏损”,后者是来自我们依然持有的投资的未兑现资本利得减少。

看点2:54年后,巴菲特放弃了每股账面价值这一估值指标

2018年伯克希尔每股账面价值的增幅是0.4%,而标普500指数的增幅为-4.4%。长期来看,1965-2018年,伯克希尔的复合年增长率为18.7%,远远超过标普500指数的9.7%,而1964-2018年伯克希尔的整体增长率是惊人的1,091,899%,而标普500指数为 15,019%。

巴菲特表示,在长达近三十年的时间当中,我们在最初的段落里都是主要谈论伯克希尔每股账面价值的变化。可是现在,我们是时候改弦更张了。

原因有三:

首先,伯克希尔已经逐渐蜕变,从一家全部资产主要集中于可销售股票当中的公司变化为一家主要价值来自于运营业务的公司。

其次,当下的会计准则尽管要求我们将持有的股票逐日盯紧市场来定价,但是对我们的运营企业,却要求其以远低于当前价值的账面价值来入账,这种错误的影响近年以来变得日益严重。

第三,从长期角度看来,伯克希尔很可能会成为一个自身股票的重量级回购者,当股票价格高于账面价值而又低于我们估计的内在价值时,回购就会发生。这种回购背后的计算逻辑非常简单——每一笔交易都会使得每股内在价值提高,同时使得每股账面价值降低。两者交相作用,就会使得记录在案的账面价值日益远离我们的经济现实。

看点3:盈利巨幅波动将成常态

巴菲特表示,第一和第四季度当中,我们分别报告了11亿美元和254亿美元的GAAP“亏损”。第二和第三季度,我们又分别报告了120亿美元和185亿美元的“利润”。

我们每个季度的GAAP盈利的狂野波动必然还将继续下去。这是因为我们投资组合的规模庞大——截至2018年底,价值近1730亿美元,一天之内就缩水或者膨胀20亿美元乃至更多,完全是家常便饭,但是新规则却要求我们将这种变化当即落实到我们的盈利数字当中。事实就是,在去年第四季度那段股价波动极端剧烈的时期,我们至少有七天的“利润”或者“亏损”都超过了40亿美元。

如果各位股东要问我们能够提供什么建议,回答是,大家最好专注于运营盈利,不要去在意任何其他一种利得或者亏损。我要说的是,大家对伯克希尔的投资的重要性不会因为量度的变化而有实质性的改变。

看点4:披露十大重仓股、苹果排名第一

截至2018年12月31日,伯克希尔所持有的股票的总市值达到1727.57亿美元,投资成本为1028.67亿美元,意味着投资账面收益达到698.90亿美元。

blob.png

按照市值计算,苹果目前是伯克希尔哈撒韦的第一大重仓股,持股市值达到402.71亿美元,投资成本为360.44亿美元;美国银行为第二大重仓股,持股市值达到226.42亿美元,投资成本为116.50亿美元;富国银行为第三大重仓股,持股市值达到207.06亿美元,投资成本为106.39亿美元;可口可乐为第四大重仓股,持股市值达189.40亿美元,投资成本为12.99亿美元;美国运通为第五大重仓股,持股市值达到144.52亿美元,投资成本为12.87亿美元。

排名六至十位的伯克希尔哈撒韦重仓股依次为美国合众银行(U.S. Bancorp)、摩根大通、纽约梅隆银行(Bank of New York Mellon Corp)、穆迪和达美航空。

看点5:2018年无形资产减记30亿 几乎全部来自卡夫亨氏

2018年当中,伯克希尔的通用会计准则(GAAP)盈利总计为40亿美元。具体而言,这当中包括248亿美元运营盈利,30亿美元源于无形资产受损的非现金亏损(几乎全部来自卡夫亨氏的持股),28亿美元的来自已售出投资证券的兑现资本利得,以及206亿美元的“亏损”,后者是来自我们依然持有的投资的未兑现资本利得减少。

此前,伯克希尔持仓的公司先后大幅波动,也引发投资界的关注,其中,美国包装食品巨头卡夫亨氏受到核心商誉减记154亿美元的影响大幅下挫,上周暴跌27%,也让伯克希尔账面损失超过30亿美元。在股东信中,面对卡夫亨氏、苹果等面临挫败的公司或持仓股,巴菲特并未正面回应,但表示应关注森林,忘记树木,“一两棵树生病,并不会影响我们花费几十年搭建的森林。”

看点6:仍未最终敲定接班人

今年即将度过89岁生日的巴菲特还一直没有正式公布谁来当他的接班人,对于众多投资者来讲,这也成了年年猜测年年成迷的一个话题。在周六发布的巴菲特致股东的信中,仍未透露谁将会出任股神巴菲特的接班人。

在股东信中,巴菲特表示,2018年初进行了管理层调整,贾因(Ajit Jain)被授权负责我们所有的保险业务,而艾贝尔(Greg Abel)则负责整体运营。其实,这样的任命早就该下达了。伯克希尔现在的管理情况要比我独自一人总揽全局时好了很多。这两位都是罕见的天才,而且血液中深深烙印着伯克希尔的DNA。

看点7:坐拥1120亿美元 猎取“大象”的愿景仍在

截至2018年年底,伯克希尔持有现金和美国短期国债共1120亿美元。尽管弹药充足,但自2016年以372亿美元买下飞机零部件制造商精密机件之后,巴菲特“猎取大象”的道路就并不顺利。

在年信中,巴菲特表示,尽管伯克希尔期待开启大并购,但具有长期盈利前景的公司价格已经高上天(Sky-high)。

在去年的年信中,巴菲特也曾经提及并购潮正在推高资产价格,但在并购潮面前,巴菲特并不准备妥协,即使这意味着无法达成交易。2017年,伯克希尔曾报价90亿美元试图收购美国最大电力公司Oncor,但此后却因为其他公司出价更高而被“截胡”。

但巴菲特并未打消希望,巴菲特在2019年的年信中打趣称,自己已经88岁,二号人物芒格已经95了,想猎取“大象”的愿景仍让自己和芒格兴奋,“光是想一想这种可能性,就让我的脉搏飙升”。

看点8:2019年将扩大股票投资

巴菲特表示,伯克希尔继续在股票市场发现比并购领域更多的价值,这家公司在2018年买入了净240亿美元的股票,而只用30亿美元进行收购。“许多股票为我们提供的资金,远远超过我们完全收购他们所能够获得的资金,”巴菲特在股东信中称。

巴菲特还称,我们很可能会在2019年中再次扩大对有价证券的持有量。我的预期是未来将会购买更多的股票,但这并不是市场决定的结果。查理和我对股市下周或明年的走势毫无概念,这种预测从来都不是我们会从事的活动。相反,我们的想法是专注于计算一家有吸引力的企业的一部分股票是否会比其市场价格更值钱。

看点9:股票回购不及预期

在2018年第四季度,伯克希尔“仅仅”回购了约4.18亿美元的公司股票,远低于华尔街大约20亿美元的预期,也低于第三季度9.28亿美元的股票回购。

巴菲特称,此前我曾提到,伯克希尔将不时回购自己的股票。假设我们以低于伯克希尔内在价值的价格购买股票——我们的意图当然是这样的——那么回购对那些离开公司的股东和留下来的股东都将是有利的。

诚然,回购的好处对于那些将要离开的人来说是微乎其微的。这是因为,我们谨慎的回购活动将在最大限度上降低对伯克希尔股价的任何影响。但对卖家来说,在市场上多出一个买家是有一些好处的。

看点10:回顾投资历程——押注美国

在2019年的年信中,巴菲特还专门用一个章节来回顾自己的投资历程,并将伯克希尔的成功,归功于美国经济的发展。“芒格和我都承认,伯克希尔的大部分成功仅仅是美国经济的产物。尽管美国公司或个人可能会吹嘘是他们自己的功劳。”

巴菲特回顾称,截止3月11日,自己投资美国已经是第77年。1942年,11岁的巴菲特将自己从6岁开始积攒的114.75美元投入美国股市,买了三股Cities Service的股票。

“1942年,也就是我刚开始买股票那一年,美国正在期待战后增长,并最终实现。”巴菲特在年信中计算,如果自己的114.75美元投入没有费用的标普500指数,到2019年的税前价值将达到606811美元,也就是5288倍增长。

“世界上还有许多其他国家都拥有光明的未来。关于这一点,我们应该感到高兴:如果所有国家都茁壮成长,美国人将更加繁荣和安全。在伯克希尔,我们希望进行更多跨境投资。”巴菲特在年信中写道,“但过去的77年,我们主要的成绩来自于美国经济。我们很幸运。”(编辑:刘瑞)


(更多最新最全港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