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新任证监会主席易会满怎么看市场?这里有最重要的九个观点!

2019年1月27日 09:00:20

1月26日,新华社报道,日前,中共中央决定,任命易会满同志为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原中国工商银行董事长易会满成为第九任中国证监会主席。

业界期待“新气象”,投资者憧憬新春天,对于易会满履新证监会主席,市场倍加关注近年来对资本市场问题的态度和看法,这或许会窥得未来新市场政策措施的蛛丝马迹。智通财经整理其公开发表的观点如下:(部分材料来源于财新、新浪、澎湃网等媒体)

谈银行股估值:要善于透过现象看本质

易会满在2018年11月出席第九届财新峰会时曾提到,要从三个角度来看银行业估值。

他认为,中国银行业面临着“成长的烦恼”和“前进中的问题”:一是国际经济不稳定,不确定,全球金融市场的波动加剧,给银行经营带来更多风险;二是实体经济运行困难增多,区域、企业分化趋势加深,有可能向金融领域传导,这需要经历一个艰难的阵痛期;三是金融科技发展带来创新动力的同时,也对银行传统经营理念服务模式带来了挑战;四是全球银行业金融强监管周期,中资银行走出去面临更大的合规压力与挑战。

易会满向分析师表示,整个中国银行业的经营情况在全球来看都比较好,并建议市场分析师们客观、理性地看待银行业,用战略的、宏观的思维来看待银行业。对于如何对银行估值,易会满认为应当从三个方面考虑:

第一,要全面客观地判断中国经济的发展前景跟发展预期,尽管有挑战,但中国经济在全球增长势头最快之一的大趋势不会变。
第二,要全面判断金融科技对实体金融的影响。两者之间应该是各有定位,优势互补,是通过合作来共同推动金融业的创新发展,不管何种形态,尊重金融规律是硬道理,违反规律肯定受到惩罚。
第三,要全面客观判断资本及资产质量、净息差等商业银行经营的核心要素,善于透过现象看本质,善于分析核心竞争力的构成要素。

谈金融开放:不停顿、不止步

易会满曾表示,中国改革不停顿,开放不止步。
金融市场的开发与资本市场的开发可谓一脉相承。对于对外开放,易会满认为,当今世界正经历新一轮的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要持续放开市场准入,营造国际一流的营商环境,打造对外开放新高地。

谈金融监管:乱象带来考验

易会满曾在2017年指出,当前各类跨境、跨界、跨市场的金融活动在推动金融发展和创新的同时,也滋生了一些金融乱象,为宏观调控和金融监管带来了新的考验。
一些传统的观察视角、统计工具和管理手段开始失灵,金融数据的部门性特征较为明显、数据覆盖面不全和口径不一致等问题也日益凸显,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政策研判、宏观调控和金融监管的效果。
易会满建议,为全面真实反映金融整体运行状况,需要建立一张金融业的超级资产负债表。

谈居民储蓄:要推动直接融资发展

2018年3月,易会满提出,2010年以来我国居民储蓄率持续下降的现象值得关注。
他认为,要想解决这一问题,第一,要回归资管业务代客理财的本质。第二,要进一步加强互联网背景下各种金融行为的规范,第三,要加快推行银行资产证券化进程,完善配套政策,盘活信贷存量,增强资产的流动性,推动直接融资发展。

谈货币基金:建议正本清源

易会满曾表示,货币基金形式各异,有的具有投资和支付的双重功能,有的互联网平台无牌经营,高杠杆、高收益、高风险,一般消费者无从识别,建议进一步正本清源,把握金融服务的实质和技术发展的本质。
他还指出,理清货币基金的真正属性和工作边界,杜绝监管套利,强化持牌经营,控制杠杆,严格流动性管理,引导规范发展。坚持商业银行在金融资产配置中的主渠道作用,发挥资本金金融和社会投资者的作用。

谈民企融资:难在流动性压力

2018年9月,易会满前往浙江杭州和绍兴,实地走访调研普惠金融,特别针对小微企业及民营企业融资服务工作进行了调研。
不久后的2018年10月30日,易会满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谈起了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他表示,民企融资难,不是难在银行体系的断贷压贷,而是难在流动性的压力。民企融资贵,不是贵在银行尤其是大型银行的渠道,而是贵在各种新金融、类金融、民间融资等渠道。

谈支付乱像:需强化持牌经营

2018年8月23日,工商银行董事长易会满在“2018中国银行业发展论坛”上表示,应进一步加大支付乱象整治力度。

易会满说,梳理这几年来出现的金融乱象,一方面是由于资管与同业业务等过度创新带来的,另一方面则是伴随着支付机构的多元和互联网金融突进带来的。特别是一些支付机构以支付之名、行金融之实,以创新之名、行违规之实,以普惠之名、行高利贷之实,对金融乱象的滋生及蔓延起到诱发和推波助澜的作用。近年来发生的非法集资、违规收单、客户信息安全、洗钱,以及各种各样的P2P、现金贷、套路贷、地下交易平台等乱象,基本上都借助了违规支付尤其是基于互联网技术的支付工具。

易会满提议,应进一步加大支付乱象整治力度,包括提高准入门槛,强化持牌经营,净化市场环境;根据资质能力,完善差异化业务准入,引导各类机构把握好安全与效率、创新与风控的关系;从事相同的金融业务必须接受相同的金融监管,坚守合规边界和风险底线,消除套利空间;坚决打击“伪普惠”,严格管控各种现金贷实际利率水平。此外,要坚守账户管理的核心要求。要严禁非存款类金融机构搞任何形式的“资金池”。

谈服务小微企业融资:降低对“典当文化”依赖

2018年9月20日至21日,易会满赴浙江杭州和绍兴走访调研小微企业及民营企业融资服务,在期间召开的小微企业座谈会会上,谈到小微企业个人信用与企业信用如何打通?个人信用和企业信用累积的优良记录是否可以作为信用贷款的放款因素?无形资产、专利等能否作为有效抵押品?

易会满表示,在如何扩大信用贷款的范围和额度及抵押物方面,银行需要在把握实质风险上进一步解放思想,增强主动性和创造性,降低对“典当文化”的依赖。比如,相对于小微企业的经营持续期来说,企业家个人信用积累时间更长、更加经过长期考验。信用数据除了企业数据外还需要企业家个人信用做有效支撑,银行可以研究开发相应产品,将企业家个人信用与企业信用进行对接,给予那些专心实业、经营时间较长、信用较好的小微企业主专门的信用贷款,提高小微企业融资的可获得性。

谈落实“一带一路”:四方面问题需解决

2017年5月,易会满在媒体上发表文章《发挥商业银行作用 落实“一带一路”工作》指出,商业银行作为“一带一路”的参与者和实践者,受自身的经济约束、经营模式等方面影响,主要有四个方面的问题需要解决:一是商业利益和国家战略的结合;二是传统经验和新发展环境的适应;三是金融供给和金融需求的匹配;四是支持实体经济“走出去”和资金外流压力的平衡。

(更多最新最全港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