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互金整治办“175号文”曝光:金融机构严禁为网贷机构增信

2019年1月21日 21:43:23

本文来自“财联社”,作者姜樊。

记者获悉,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办在去年12月19日下发的《关于做好网贷机构分类处置和风险防范工作的意见》(简称“175号文”),监管层在已披露文件中首次将网贷P2P机构详细分类并逐一写明处置方法的文件,并首次定义了高风险机构。

按照“175号文”的分类,网贷机构共分为已出险机构和未出险机构。其中,已出险机构分为已立案机构和未立案机构。而在未出险机构中,则分为僵尸类机构、规模较小机构和规模较大机构。而规模较大机构则又分为高风险机构和正常机构。

“这份文件对于地方监管部门来说,是一份实操性很强的指导文件。”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方颂表示,目前行业的自律检查工作进入收尾阶段,通过这一轮的现场合规检查,各地监管部门对行业整体风险情况更为清晰。但从这份文件来看,目前监管的重心是“精准拆弹,风险出清”,远未到备案阶段。

另有业内人士认为,“175号文”措辞严厉,或是近日来各地频出金融风险出清政策的根据。在严格监管之下,最终能够成功备案的网贷平台数量或将低于市场预期。一旦日后备案成功,网贷平台的价值就会凸显出来。

首次给出高风险机构定义 要求推动良性退出

“175号文”中规定,各地在摸清辖内P2P网贷机构底数的基础上,按照风险状况进行分类,绘制风险图谱,明确任务清单。并首次给出了高风险机构的定义。

文件显示,如果网贷机构符合以下特征之一的,就被列入高风险机构:平台存在自融、假标,或者资金流向不明的;项目逾期金额占比超过10%的;负面舆情和新房较多的;拒绝、怠于配合整治要求的;合规检查发现存在“一票否决”事项的网贷机构。

“尽管各家平台低于逾期率统计苟静不一致,但这在一定程度上反应了监管对于风险把握度十分严格。”网贷之家分析师张叶霞在接受财联社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是监管层首次将高风险机构的定义详细列出。

实际上,在中国互金协会网站上,已有超过百家机构已经披露了相关数据,其中便有项目逾期率和金额逾期率。根据互金协会网站数据披露,大部分金额逾期率在5%以下,但也有多家平台的金额逾期率已达10%以上,甚至有多家机构在30%以上。

“175号文”规定,对于在营高风险机构,要稳妥推动市场出清,努力实现良性退出。严格管控存量规模和投资人数量,执行“双降”要求。同时,严格防范风险向持牌金融机构传导蔓延,严格执行“四不准”要求,即金融机构不准通过网贷机构融资、不准为网贷机构提供担保增信、不准接受网贷机构投资、不准销售网贷机构产品。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涛表示,针对高风险机构,在清退出前,不允许金融机构为网贷平台提供担保增信。那么之前的引入第三方担保机构,保险信用违约险的模式可能走不通了。

财联社此前曾独家报道,长安责任之前销售的融资型保证保险,截至目前为P2P平台赔付接近20亿元,其偿付能力直接从二季度末的152.3%降至三季度末的-41.5%。监管已经介入实地调研。公司未了的保险责任余额仍有22亿元。银保监会披露监管函,针对长安责任保险目前偿付能力不达标现象采取监管措施,风险综合评级为D类。

“虽然该规定只针对高风险在营机构,但今后第三方增信模式应该也会受到影响。其中,第三方担保影响不大,仍是下一步P2P网贷增信的主流模式。”尹振涛表示,但是网贷与保险机构合作的模式可能无法继续了,这与之前银保监会加强保险机构与互联网金融合作的监管方向一致。

实际上,监管需要出清的机构不只有高风险机构。僵尸类机构也将持续出清,规模较小的机构也将坚决推动市场出清,引导无风险退出。

“175号文”指出,僵尸机构指待偿余额或新业务发生额超过3个月为零,关闭发标、投标功能或者相应功能运转不正常等可实质性被认定为非正常运营的机构。对于这类机构,要尽快推动机构主体退出:将僵尸类机构名单对外公告,要求其限期办理工商登记注销,关闭网站或app。公告期结束,未出险投资者主张存量债券的,由各省网贷整治办出具意见,移送市场监管部门列入异常经营名录,依法提请吊销营业执照,协调网信部门、电信主管部门关闭网站、下架app。

而对不愿主动退出的规模较小的机构,监管层将通过合规检查,严查其违法违规行为。发现严重违法违规行为的,立即移送处置非集资工作机构或公安部门,同时将其实际控制人和高管人员列入涉金融领域黑名单。

部分网贷平台面临转型 仍需等待具体监管政策出炉

正常运营的大型网贷P2P机构的日子在严监管之下似乎也并不好过。根据“175号文”要求,针对也给正常运营机构,要坚决清理违法违规业务,不留风险隐患。对合规检查中发现的问题,要边查边整,即查即改。严格控制存量规模和投资人数,执行“双降”要求。资金存管银行也要加强对网贷资金交易流转环节的监督管理,防范网贷资金挪用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175号文”中针对正常运营的大型网贷P2P机构,还将积极引导部分机构转型为网络小贷公司、助贷机构或为持牌资产管理机构导流等。

“允许有条件的合规机构转型网络小贷和助贷导流机构。要知道网络小贷可不再是信息中介而是信用中介了。这是官方第一次为P2P网贷转型打开了信用中介的口子,这一条值得期待。”尹振涛表示,那些合规的大型平台,特别是股东和资金实力较强的平台,可以在满足网络小贷申请资质的要求情况下,申请具有信用中介属性的金融机构牌照,当然也会按照比P2P更严的监管标准展业。利好大平台,特别是股东实力强的网贷平台。

方颂认为,网络小贷公司准入门槛较高,对主发起人、注册资本、高管团队都有较高要求;网贷平台有的侧重于资产端,有的侧重于资金端,转型为助贷机构或为持牌资产管理公司引流,可以发挥特长,同时不碰资金或少碰资金,发挥持牌机构识别风险、控制风险的能力特长,帮助网贷机构合规经营。

不过,转型恐并非易事。张叶霞直言,当下无论是网络小贷还是助贷模式,在监管上均已经开始收紧。网络小贷牌照已经被暂停,而相关网络小贷行业的监管目前正在制定中,网贷机构转型为网络小贷,还需要等待相关监管落地之后才可能实现。

(编辑:林雅芸)

(更多最新最全港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