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写在Fed12月决议之前:假设我是美联储...

2018年12月19日 21:12:54

本文来自 “对冲研投”微信公众号,作者袁玉玮。

一、Trump因子?

Trump自10月以来一直威逼美联储(Fed)停止升息,甚至跪求Fed 停止加息 —— 甚至狗急跳墙,抛出“Fed, 你没看到石油和通胀在下跌吗?” —— 操纵金融市场之心,路人皆知。

话说, 昨夜的原油暴跌会不会又是一次对Fed逼宫和警告?

Fed 这次会向Trump妥协吗?

原油惨案

之前我们说过,美联储 Fed 深谙中国道家哲学,把阴阳平衡(负反馈)应用于宏观调控,几近于宏观对冲的艺术。

美股始于2009年的慢牛,得益于Fed与市场频繁对话,政策透明,政策的波动率低;而且擅长负反馈调控,比如左手放水,右手敲打市场,警告风险。一套太极拳,阴阳平衡,降低了投资者预期的波动率,也就降低了价格的波动率。

反观这边,只会正反馈,一会4万亿大放水,棚改,慢牛+ 杠杆+放水+4000点是起点,GJC改革;一会限期清理配资,限期去杠杆,连分级基金都被痛打落水狗 —— 不是烈日炎炎的九阳神功,就是阴风飒飒的九阴白骨爪,而且交换频繁,投资者更根本不知道央行下一步什么动作,连股市的估值系统都被破坏。

二、2018年的风险传导路径

美联储升息,是一个重要的事件,今年所有的风险源头都来自美联储(Fed)升息。年初我们已经在《美股风险向A股传导的路径 2018.2.9》中预判:

美联储升息

→ 债券下跌

→ 日本和欧洲减持美债(欧元上涨的主因之一,并非由于自己经济强)

→ 美债波动率加大

→ 风险平价策略减持美债

→ 利率上涨,美元升值,资金从新兴市场(包括中国)回流美国

→ 美股下跌,新兴市场(包括中国)下跌更多

另一条主线是,美元升息叠加Trump减税,逼迫美国公司滞留在全球的美元回流 —— 为贸易战和大国博弈做铺垫。

三、Fed的风险指标

如果想猜测Fed怎么想,我们必须知道Fed最大的担心。

和东方某大国不同的是,美国监管机构的监管系统和信号一贯保持长期透明,说到做到,不会轻易更改或违背原则。我们认为,这是“美国制造”2009年以来慢牛的必备条件之一。下面四点,是Fed的关注焦点:

资产估值压力上升:由于投资者风险偏好上升,资产价格相对于经济基本面或历史波动区间过度高估;比如2018年,美股的估值已经在历史最高点范围内;

企业和家庭的过度借贷:一旦居民收入下降或他们拥有的资产价值下降,债务负担沉重的企业和家庭将会削减开支,影响整体经济活动水平。甚至,企业和家庭无法还贷,使得金融机构和投资者招致损失;比如GJC改革以来,东方某国居民过度负债,导致手中流动性被打掉,风险自下而上蔓延到整个经济;

金融部门内的过度杠杆:一旦金融机构受到不利冲击,它们将被迫削减贷款,出售资产,甚至破产;这将导致信贷紧缩,使得依靠信贷家庭和企业严重受损;比如2018年的银行、券商、地方城投,P2P,房地产... 日常风光无限的庞氏骗局终于揭掉了面具,露出狰狞面目;

流动性风险:在特定风险爆发时,投资者可能会从金融机构赎回资金;假如金融机构持有的是流动性差的资产,加会遭受踩踏的风险。比如2018年初我们就指出,白马股和白马基金的流动性风险,大小盘假alpha的流动性风险,市值管理的流动性风险 ... 包括最近高台跳水的上海莱士的流动性风险。

由于美国在2008之后的大放水,叠加全球征收铸币税;

美国家庭和金融机构去杠杆已见初步成效,

美国的家庭杠杆已经从130%+降到100%可支配收入之下。

美国其实暂时并不面临企业和家庭的过度借贷;

但资产估值压力上升和流动性风险已经被逐年强化。

四、美股的高估

美股由于连年上涨,估值早已升到历史高位。Robert Schiller 发明的周期校正市盈率CAPE连续3年运行在次债危机前的高位水平之上。

SP500 CAPE ratio 来源:Bloomberg

今年的美股上涨,主要基于美股利润增速加快。但这种成长只是一次性,到2019年大概率衰减。假如现在纵容资产价格泡沫按照利润增速这种线性思维惯性前进,明年美股大概率会以V形反转的形态下跌。

SP500利润增速 来源:Bloomberg

来源:WSJ

所以我们认为,今年的Fed缩表和加息,实际是对资产泡沫的负反馈校正 —— 以牺牲短期利益,来换取远期利益的安全,甚至增长:

短期市场领先下跌,可能会换来远期SP500在2350/2940, 或2135/2940间构筑箱体,来消化明年的利润增速衰减;(见图示红色箭头)

假如今年 Fed 停止收缩流动性,可能会导致SP500继续沿着原来的趋势线上涨,但明年企业利润一旦失速,届时将是负向预期偏差导致的趋势自我崩溃 —— 即Soros的Reflexivity效应。(见图示黄色箭头)

注:图例目的是解释说明,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SP500未来的可能走势(图例目的是解释说明,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关于其他美国的其他大类资产,比如商业地产泡沫,住房泡沫,农业土地泡沫... Fed已有表述,我们不再赘述。

五、美股的流动性风险

我们之前指出,美股近年来的牛市虽然有基本面支撑,但更重要的是流动性驱动,主要体现在以下途径:

回购

ETF扩张,挤压对冲基金

减税加强了上面2因素

减税+加息+贸易战,驱使全球资本回流美国资产

回购主要依赖美国的低利率,随着央行缩表和升息,以及股价估值过高,这条路径逐渐被封堵;

ETF对美股趋势的强化作用实际类似中国的房子的刚兑 —— 由于央行放水和财政刺激,导致的资金流入ETF,降低了股市的波动率,认为提高了收益风险比;

被提高的收益风险比驱动更多的资金流入ETF,使得美股趋势自我加强。

美股高频做市全行业收入已经从2009年72亿美金衰减到2016年11亿美金,侧面印证了ETF的扩张对流动性和波动率的蚕食。

但ETF背后实际是群氓特征的韭菜。“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 一旦SP500下行波动放大,导致收益风险比下降,将会触发ETF赎回潮,导致下行波动继续放大,收益风险比继续下降的恶性循环。我们在去年和年初已预测,今年发生闪电崩盘的概率加大。

假如上面我们演绎的场景 —— Fed 停止收缩流动性,可能会导致SP500继续沿着原来的趋势线上涨,但明年企业利润一旦失速,届时换来的将是负向预期偏差导致的趋势自我崩溃 —— 即Soros的Reflexivity效应。(见图示黄色箭头)—— 叠加流动性缺失导致的闪电崩盘,将会酿造一场金融风暴。

所以,我们认为,Fed在未来的时间内,不会过度向市场(包括Trump)妥协,而会继续利用负反馈手段,控制资产的泡沫和舒缓流动性风险。至于11月的温和用词,也许只是投资者的一厢情愿,或是微观结构的负反馈 —— 降低下跌速度。

至少客观来看,我们认为未来,假设Fed升息可能有以下几个效果:

对冲Trump减税导致的经济过热风险 —— 目前美国企业工资增速已经超过了利润增速;

降低2019年企业利润增速下滑后,市场V型反转下跌的概率 —— 尽量提前释放美股和美国资产下跌的势能;

降低贫富差距和民粹主义 —— Trump上台即得益于民粹主义,实际应该感谢民主党治下的大放水;

美元升值,向新兴市场输入通胀,尤其中国 —— 辅助中美贸易战和地缘政治博弈;

美国企业工资增速已经超过了利润增速

美国国策已经从依靠廉价美元剥削新兴市场劳动力,转向重新分配利益,切割风险。弱势美元也许并不符合“美国优先”的利益。从我们演绎的效果看,我们认为未来Trump和Fed还会继续亲密无间地合作... 任何短期的妥协,都只是尽量降低对自己的伤害。

所以本周即使Fed妥协,也许只是一个微观事件。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香港交易所资讯服务有限公司、其控股公司及/或该等控股公司的任何附属公司均竭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和可靠度,但不能保证其绝对准确和可靠,且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的责任(不管是否侵权法下的责任或合约责任又或其它责任)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