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

估值一降再降,蘑菇街(MOGU.US)仍着急“流血”上市

2018年12月6日 14:16:04

本文来自时代财经,本文观点不代表智通财经观点。

导读

即使估值打折,募资资金减半,蘑菇街(MOGU.US)还是选择了登陆资本市场。

12月5日,美国IPO研究网站IPOScoop.com消息称,由于美国金融市场将在周三休市,蘑菇街在纽交所挂牌上市时间将推迟至美国时间12月6日。

据蘑菇街最新提交的SEC监管文件,其计划以每股14-16美元价格发行475万股美国存托股票(ADS),并为额外的71.25万股ADS提供超额配售权。

另据彭博社消息,蘑菇街IPO最终定价为14美元,位于价格区间14-16美元底部,首次公开招股募集约6700万美元,低于此前招股书中声称的2亿美元。

募资减半

今年,受制于全球资本市场低迷,蘑菇街的上市之路走得并不顺利。

11月9日,蘑菇街向美SEC提交IPO招股书,其拟最高筹资2亿美元,然而时隔半个多月,蘑菇街招股书补充文件显示,募资资金已缩小至8740万美元。若最终确定的发行价为14美元,发行475万ADS(美国存托凭证),并为额额外的71.25万ADS提供超额配售权的话,那么融资金额将为7647.5万美元,远低于最初预计的2亿美元,缩水61.76%。

而随着募资资金的一再降低,蘑菇街的IPO估值也是大打折扣。目前其IPO估值已减至20亿美元,不仅只有半年前估值的一半,甚至不及2016年初蘑菇街与美丽说合并后新公司的估值,彼时估值达到30亿美元。

业界观点认为,蘑菇街下调估值目标,或因市场状况不佳,科技股受影响。

对此,电商战略分析师李成东向时代财经分析称,“一方面,资本市场大环境不佳,小米、美团点评等知名公司的市值较上市之初下跌明显;另一方面,蘑菇街招股书披露的各项运营数据难以获得资本认可,自身业绩不佳。”

时代财经了解到,蘑菇街目前仍处于亏损状态,虽然近一年亏损有所收窄,但是整体营收出现下滑,用户量增长停滞。此外,转型后在直播、小程序、P2P平台等营收也不甚明显。

经营困局

招股书显示,蘑菇街长期处于亏损状态,经营业绩表现并不理想。2017财年、2018财年蘑菇街调整后净亏损分别4.761亿元(人民币,下同)、4.202亿元,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2019财年上半年调整后净亏损1.857亿元。

尽管净亏损不断收窄,但蘑菇街的整体营收依然不乐观。招股书数据显示,2018年财年蘑菇街实现总营收9.73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1.09亿元下降12.3%。其中,营销服务收入为4.766亿元,同比下降35.6%。2019年财年上半年,蘑菇街公司营收同比增加1.9%至4.89亿元,但营销服务收入继续缩减,同比下滑24.2%至1.93亿元。

营销服务收入、佣金收入和其他收入是蘑菇街三大主要营收模块,其中,营销服务收入占比最大,该收入下降将影响蘑菇街整体营收。对于营销服务收入减少,蘑菇街将原因归咎于其加重了视频直播的投入,影响了营销服务客户的数量。在营收减缓的同时,蘑菇街的用户增长也几近停滞。

时代财经对比了蘑菇街2017和2018年9月30日前12个月的数据,其平均月活数从6200万增加至6260万,同时活跃买家从3170万增加3280万,并未有明显增长。

现金流紧缺

更为严峻的是,蘑菇街的现金流情况同样不乐观。招股书显示,2017财年初,蘑菇街现金及等价物23.54亿元,2017财年净流出10.8亿元,2018财年净流出0.46亿元,2019财年4至9月流出3.33亿元。目前,蘑菇街账面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以及流动性较强的短期投资余额仅有12亿元,去除商家的保证金以及交易金约3亿元,完全可支配现金约9亿元。

“现有现金流情况难以长期维持平台运作,公司经营现金流仍然大幅度流出,加上现如今的一级市场融资困难,蘑菇街现在除了上市,或也别无他路可选。”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分析称。

天眼查资料显示,蘑菇街经历6轮融资,2011年2月,蘑菇街获得了阿米巴数百万投资,随后三年,蘑菇街先后取得了挚信资本、启明创投、IDG资本、厚朴基金等多轮投资。不过,自2015年11月获平安创新投资基金领投的2亿元D轮融资之后,蘑菇街便未再获得新的大型融资。

李成东认为,一级资本市场融资不利,并且其在短期内难以扭亏为盈,是蘑菇街焦急“流血上市”的原因之一。

业务转型

不过,即使顺利上市,蘑菇街需要面临的问题也并不少,尤其是业务调整以及行业竞争。

事实上,相较于拼多多、云集、小红书等社交电商平台,蘑菇街涉足电商的时间更早,其成立于2011年2月。彼时,以消费分享社区形态上线的蘑菇街背靠淘宝这一大渠道快速发展。而与其合并的美丽说更是在2009年就触及电商业务。两者定位虽有所不同,但发展路径极为相似,都是先从社区入手,而后又依靠着淘宝做导购网站赚取导流佣金为生。

不同的是,2013年在淘宝收紧对导购平台限制时,蘑菇街转型为女性时尚垂直电商平台并且大力发展社交电商。而美丽说则陷入与淘宝、京东等的“同质化竞争”中,营收及业绩增长受限。2016年1月,在资本的推动下,蘑菇街与美丽说合并,行业一度对其合并后的发展寄予厚望,甚至冠之以电商“第四极”的光环。

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的是,蘑菇街与美丽说的“婚后”生活并不愉快,其营收不增反降,并一再陷入裁员风波。据坊间消息,美丽说在与蘑菇街合并前,曾尝试与工厂合作推出自有品牌服饰的业务,但蘑菇街创始人陈琪以该业务与公司未来发展不符为由,砍掉了当时美丽说中增速最快的业务,导致美丽说亏损加大。

另外,消息称,蘑菇街与美丽说合并后,管理团队磨合并不顺利,裁员消息不断。在面临团队融合以及业绩表现不佳的情况下,蘑菇街也在积极转型,其在2017年加大直播、小程序的投入,并且涉足P2P平台。

招股书显示,2019财年上半年,直播在半年内贡献14亿元的成交额,占2018财年直播成交额的82.3%。同期,小程序的贡献也非常明显,2018年财年,微信小程序对蘑菇街总GMV的贡献率达到17.8%,到2019年财年上半年,这个数字已经增长到了31.1%。虽然此两项业务表现不错,但是短期内依然难以扭转蘑菇街的亏损以及用户增长停滞局面。

在扩展新业务线的同时,蘑菇街也涉足金融领域。据招股书,截止到今年9月30日的前6个月,蘑菇街金融服务收入2148.3万元。蘑菇街在招股书中强调,公司的金融收入占比正在逐步提高。

不过,曹磊认为,蘑菇街想要在金融领域有所发展,需要大量的流量支撑。如何将消费场景流量转化为金融板块流量,增加金融业务用户将是蘑菇街将面临的问题。

(编辑:朱姝琳)

(更多最新最全港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