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陶冬:明年的全球经济形势更困难

2018年11月27日 16:43:07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作者陶冬。

最近出来的第三季度增长数据,多数国家都是失望,美欧中日四大经济体的增长速度同告下滑,其中欧洲和日本更录得了负增长。表面上全球范围内的贸易纠纷,可能是带动全球增长回落的触发因素,实际上各国有各国自身的问题,短期的经济下滑可能被高估了。

日本经济在第三季度环比收缩0.3%,德国环比收缩0.2%,均差过预期与前期数字。尽管两国受到美国高压贸易谈判的困扰,但是实质性的负面影响微乎其微。至今全球贸易总量中有2%受到高关税的冲击,几乎全是针对中国产品的。日本的第三季度经济数据受到自然灾害的冲击,而在德国新的排气政策实施拖累了汽车生产线。笔者相信这两个因素都是短期的,生产应该在第四季度反弹。

中国经济则在去杠杆中遭遇了流动性收缩,经济活动因此受到影响。关税被调高之前,货运冲刺抢关,贸易数据比平时还好,问题出在内需上。民间投资在明显放缓,房地产投资明显放缓,个人消费在部分领域也出现“降级”状况。不过中国政府在财政与货币政策上连环宽松,政策底浮现了出来。相对于其他国家,美国的经济放缓最舒服,只是从第二季度的超高速增长略缓了一点,居民消费强势依旧。

第三季度的增长放缓无须过度解读,全球经济暂时仍在一个合理的增长区间。问题是明年形势如何?

美国经济在明年将面临减税效应进入尾声,新的公共开支遭受民主党议员阻挠,工资上扬令联储政策左右为难,股市债市更加动荡,房地产市场进入整固期,预计明年年中美国经济进入真正意义上的增长下行周期。通货膨胀,可能是2019年的一个新焦点。中国的政策基调已经由收紧转为放松,但是如何提高民营企业的投资积极性,仍有待观察。房地产经济何去何从,对2019年走势至关重要,不过从基层观察情况不甚乐观。债务重组是中国经济绕不开的坎,一年比一年难拖。

笔者认为世界两大增长引擎美中经济明年会放缓。加上贸易纠纷变成政策,全球贸易会进一步萎缩,影响各种外需型经济的表现。利率逐步推升、流动性缓慢被抽出,制造出一个温水煮青蛙的货币环境,体质偏弱、杠杆偏高的企业、个人与国家首当其冲。至于贸易纠纷,有对话未必意味着停战。中期选举的结束,意味着2020年总统选举的开始。

资金成本上扬,这次可能对资本市场的影响大过实体经济,因为本次增杠杆主要发生在金融资产领域。美欧中日央行在明年的政策走势,全部是摸着石头过河,全部取决于经济形势和数据的变化,过去那种央妈单边护航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双边的市场动荡成为常态,极端的市场波动在极端的资产估值下也越来越常见。

明年的全球经济形势更困难。

(编辑:林雅芸)

(更多最新最全港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