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

日本史上最大IPO来了!孙正义的战略转型更进一步

2018年11月14日 07:54:59

本文来自国际金融报,作者李曦子。

年过花甲的孙正义没有停下脚步。

据报道,11月11日,日本监管机构和东京证券交易所批准了日本软银集团旗下的移动电信业务分拆上市。

被孙正义执掌了三十多年的软银集团正迎来重大转型与变革。

据悉,软银集团的日本电信业务实体为“软银公司”(SoftBank Corp),将于12月19日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将在东京证券交易所交易。软银集团将通过此次子公司上市融资2.4万亿日元(约合211亿美元),成为日本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IPO。

有分析指出,业务分拆后,软银集团将转型成为全球最大的科技投资巨头。通过上市募资,软银集团将握有更多资金为千亿美元的“愿景基金”补血,从而进一步在全球科技行业施展宏图。

分拆移动业务

软银集团旗下的移动电信业务是该集团最重要的现金牛之一,公司在日本一半以上的营收都来自它,它也一度支撑了软银的股价。

根据已提交的监管文件,软银公司将在首次公开发行中发售16亿股股份,初步定价为每股1500日元,上市后市值将达到7.81万亿日元。12月10日,将会公布最终的股票发行价。

在公开发行的股份中,89%将被出售给散户投资者,并将给予尽可能高的股息率。而其余的11%股份将出售给海外投资者,因此软银选择了野村控股、高盛集团、德意志银行、瑞穗金融、摩根大通证券和三井住友金融集团公司作为联席全球协调人,共同负责上市事项。

据悉,软银集团目前拥有其移动电信部门的全部股权,IPO后将保留66.5%的股份。

孙正义创办的软银集团早期曾从事软件销售等业务,2006年,软银集团斥资150亿美元收购了沃达丰日本公司,第一次进入移动通信行业。在日本电信市场的成功,使孙正义获取了不菲利润。随着日本市场饱和,孙正义开始瞄准美国电信市场,他斥资数百亿美元收购美国运营商Sprint,希望在美国市场构建影响力。然而,软银集团在美国遭受了重大失败,被迫变卖退出。

今年1月,日媒曾报道孙正义希望让软银旗下移动电信部门独立上市。上市融资主要目的是将融到的大笔流动资金用于向新的成长领域进行投资,同时,也希望借此机会使投资者更加关注软银集团在人工智能等领域的布局。

8月,日本政府和官员对电信公司的暴利提出批评,要求进行降价。政府和舆论的压力迫使日本电信行业做出妥协。11月初,日本最大的电信公司 NTT DoCoMo 宣布,将把资费降低四成,随后第二大电信运营商 KDDI 公司也表示将考虑具体的降价措施。

日本两大电信巨头掌控了日本四分之三的智能手机用户,软银公司面临巨大的竞争压力,因此也必须在价格上回应对手。分拆上市的软银公司未来或将面临大幅降价对利润的影响。

孙正义的战略转型

尽管移动电信业务将面临诸多困境,但分拆上市是孙正义一直以来的想法,也是软银集团战略转型的重要组成部分。

孙正义始终认为,科技行业正处于另一个剧变和变革时期,那些在自动化和人工智能等新技术领域进行重大投资的人,将获得最大回报。

从互联网泡沫时期,投资雅虎,入股阿里巴巴,到后来投资英国半导体公司ARM、优步,孙正义每一次都精准地站上了科技浪潮的风口。

2016年10月,软银宣布计划成立千亿美元的“软银愿景基金”(SoftBank Vision Fund),目标是未来10年内创立全球最大科技投资机构之一。2017年5月,软银与沙特联手完成了第一期930亿美元基金的募集,使软银愿景基金成为史上最大股权投资基金,从基金体量上相当于4个银湖资本和15个红杉资本。

愿景基金的投资更关注将来成长迅速的初创企业,几乎覆盖了共享、无人驾驶、虚拟现实、癌症检测和基因诊断、人工智能机器人(14.82 +0.75%,诊股)、室内种植、物联网等各个最热门的前沿科技领域。

孙正义谈到投资计划时称“将打造在各个领域里拥有强大经营模式和技术的企业群”。

此次业务分拆后,软银将完全剥离传统实体业务,成为一家纯粹的科技投资和控股企业,类似于巴菲特执掌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

今年6月,孙正义曾表示,即使没有国内电信业务,考虑到软银在阿里巴巴、英国半导体公司ARM,Sprint和雅虎日本的投资价值,再加上软银愿景基金的布局,软银集团的股价应该超过14000日元,比当时价格高出近40%,目前软银股价为8941日元。

有分析指出,未来希望稳定投资回报的投资人可以购买软银公司股票,而期待高风险高回报的投资人,则可以买入软银集团的股票,此举有望解决软银集团股价长期低迷的问题。

风险加大

孙正义的愿景是宏大的,但是在过去多年中,软银集团在全球疯狂投资,背负了巨额债务。

根据软银集团最新的财报,公司截至2018年9月底流动和非流动付息负债总额约为18万亿日元,这是软银运营利润的6倍以上,仅略低于巴基斯坦的公共债务,信用评级仅为投机水平。有分析指出,在全球历史性的低利率和大量的剩余资金的背景下,该集团实现了巨额资金的筹集,但在全球性走向加息的趋势下,其支付利息的增加令人担忧。

此外,投资者承诺向愿景基金投资的大约60%资金是以类债务性证券(Debtlike securities)形式进行的,每年可获得7%的固定收益回报。对于一个投资处于创业初期、尚未盈利的公司的基金,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结构。投资者能否盈利、何时盈利,前景并不明朗。

同时,围绕科技、数字领域的竞争环境的变化也异常激烈。根据日经中文网的报道,软银集团在2016财年投资的2家印度新兴企业出现企业价值下跌,形成了约1600亿日元的账面浮亏。

孙正义此前曾表示,希望每两到三年推出一个新的愿景基金,但由于愿景基金的一半资金来自于沙特政府,近期记者在沙特遇害事件使硅谷与沙特的投资前路不明。

从通信公司发展起来的软银集团,正在各种风险的包围下,迈出向投资公司转型的艰难一步。

(更多最新最全港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