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美国中期选举选情及后续对华关系逻辑

2018年11月6日 14:58:32

本文来自“宏观长春”微信公众号,作者国君宏观团队。原标题为《【国君海外宏观】美国中期选举选情及后续对华关系逻辑——海外政治形势观察(美国篇)系列之一》。

美国中期选举选情:美国时间11月6日开始选举,北京时间11月7日中午前后,美国此轮中期选举结果将揭晓。本次中期选举将改选参议院100个席位中的35席,以及全部435个众议院席位。目前民调显示,共和党将可能保持在参议院的多数地位,但大概率输掉众议院选举。

后续研判中美经贸关系的两个核心逻辑:一是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2019年下半年启动),另一个是当前美国经济运行情况和承受贸易战能力。中期选举后到2020年大选前,美国国家战略或在一定程度上让位于总统大选。

中期选举之后,在内政(尤其是财政预算)上限制政府和启动弹劾程序是民主党必选项,因此特朗普政府在内政上会非常困难,寻求外交突破概率大。

对华关系可能出现两种相反的可能性:

情形一,贸易摩擦加剧情形:民主党控制众议院使得共和党在内政上难有作为,而双方在对华贸易态度上趋于一致,引起特朗普政府加大对华贸易战。

情形二,贸易战风险短期降低:民主党控制众议院使得共和党在内政上还是难有作为,但共和党为了2020总统选举,并考虑当前美国经济情况,有可能在2019年和中国达成框架协议。

这两种情形,我们认为第二种概率要大。

我们预计2019年夏天(美国2020年大选准备之前),中美贸易摩擦将可能达成一个中期的框架协议,但今年11月底之前是不太可能的。

风险提示:若特朗普民调支持率因弹劾等问题到明年大幅度下滑,最大的尾部风险是特朗普的外交路线走极端化。

一、美国中期选举选情跟踪:共和党或失去众议院控制权

中期选举本质上是国会换届选举。根据美国宪法,美国总统选举每四年举行一次,国会选举每两年举行一次。其中一次国会选举与四年一度的总统选举同时举行,而另一次则在总统任期之间举行。四年一度同时举行的总统选举和国会选举,俗称“美国大选”,而在总统任期之间举行的国会选举,就是“中期选举”。

(一)参议院选举

本次中期选举将改选参议院100个席位中的35席。参议院由每州州议会选出2名参议员组成,总计100个席位,参议员任期6年,每两年改选参议员总数的1/3。本次中期选举,除按宪法规定改选1/3(33席)参议员外,还有2席为因前任生病或离职而举行的特别选举,总计改选35席。

共和党大概率赢得参议院选举。在本次中期选举之前,共和党阵营和民主党阵营在参议院中的力量对比为51:49。在全部35个改选席位中,原属共和党阵营的有9席,原属民主党阵营的有26席。也就是说,若要赢得参议院多数席位(51席及以上),共和党阵营需要至少赢得9席,民主党阵营需要至少赢得28席。按照Sabato’s Crystal Ball网站11月1日最新预测(图1),考虑到参议院65个席位不需改选,现任党派继续履职,则至少有50席倾向共和党,至少有45席倾向民主党,另外5个摇摆席位中,预计两党将各得2-3席,倘若如此,则共和党将赢得参议院选举,继续保持在参议院的多数地位,并较中期选举前净增1-2席。

(二)众议院选举

本次中期选举将改选全部435个众议院席位。众议院由各州人民每两年选举产生的议员组成,众议院人数应按联邦所辖各州的人口比例分配于各州,且每州至少应有众议员1人。根据在1911年通过的Public Law 62-5,众议院席次定额为435席。按照宪法规定,众议院每两年都要全部席位改选一次,也就说,大选和中期选举中都会全部改选。

民主党大概率赢得众议院选举。在本次中期选举之前,共和党阵营和民主党阵营在众议院中的力量对比为237:193,另外5席暂时空缺。与共和党在参议院选情中占优不同,共和党在众议院选举中面临严峻挑战,已有超过40名共和党众议员宣布离开众议院或改选其它职位,高于历次中期选举同一时期的退休人数,也远远高于民主党众议员的退休人数。因此,共和党能否保住众议院的多数地位,也成了本次中期选举的最大悬念。据Sabato’s Crystal Ball网站11月1日最新预测,近日又有4个席位选情向利好民主党方向变化,目前至少有212席倾向民主党,至少有202席倾向共和党,另外21个摇摆席位中,预计民主党赢得12席,共和党赢得9席。FiveThirtyEight最新民调也显示,民主党将赢得众议院选举,获得多数地位(218席及以上)(图2)。

(三)州长选举

州长选举一般也被视为中期选举的一部分。美国各州行政长官(州长)的任期一般为4年,少数州任期为2年,部分州长选举与总统选举同时举行,部分州长选举则与中期选举同时举行。州长选举结果对于美国政治具有重要影响,一者州长选举能够反映出美国政治版图变化的若干迹象,二者新任州长一般会推介和实践本党的理念与政策,三者新任州长也会积极对后续本党竞选总统大选创造有利条件。本次中期选举,除改选35个参议院席位、435个众议院席位外,还包括37个州长席位。

二、选举后,两党博弈核心是2020年大选,特朗普政府内政或难有大作为

(一)美国国内政治博弈或使得其政局不稳

众议院对财政预算及对弹劾总统有着很大的权限。很显然,特朗普政府希望能够实现的永久减税和扩大基建投资,恐怕难以成功。而且,很有可能民主党启动弹劾总统程序,提出总统弹劾案。

依据美国法律,众议院独自享有弹劾权,总统弹劾案可以并且只能由众议院发起。具体而言,总统弹劾案应由众议院司法委员会负责牵头,然后委员会协商完毕后交由众议院审议。在众议院简单多数通过下,即转交给参议院进行最终审理。美国宪法规定,参议院享有审理一切弹劾案的全权。因审理弹劾案而开庭时,参议员应进行宣誓或作郑重声明。美国总统受审时,应由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主持审判,无论何人,非经出席参议员2/3人数同意,不得被定罪。

(二)特朗普政策关注点可能更多地转向美国国内经济

美国经济高点或已出现,预计特朗普政策关注点将更多地转向国内。越来越多的迹象显示美国经济高点已经出现:一是过去四年,个人消费支出同比增速持续高于GDP增速,对经济增长贡献巨大,但这一现象自2018年以来已不复存在;二是2016年末启动的一轮私人投资快速拉升,也是2017-2018美国经济强劲增长的重要推手,但最近几个季度私人投资同比增速止升企稳;三是贸易战对美国经济的负面影响也开始显现,三季度美国商品和服务出口同比增速已受到影响出现明显回落(图3-5)。贸易保护主义作为特朗普竞选的核心主张之一,在其上任初期并未实施,直到2018年3月,美国经济持续数月超预期之后,才付诸实施。后续若美国经济从高点回落乃至低于预期,则特朗普政策关注点更多地从海外转向美国国内,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美国经济增长将成为特朗普下一阶段的政策主要关注点,也是他能否在2020年顺利卫冕成功的关键。

(三)特朗普可能追求对外政策取得若干成绩,作为内政受阻后的替代性选择

美国总统拥有对外政策的主导权。根据美国宪法,总统的权力主要包括五个方面,即元首权、行政权、参与立法权、外交权和军事权,这体现了美国总统即是国家元首,又是政府首脑的总统制共和制特征。长期以来,在美国的政治实践中,由于拥有正式的宪法和法律授权,加上法院对宪法的从宽解释,美国总统在对外政策上较少受到国会的制约,实际上已经成为对外政策的主导者。例如,2018年以来,美国两次对进口自中国的500亿美元商品和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即系根据所谓“301条款”的授权实施,无需经过国会的批准。

特朗普可能追求对外政策取得若干成绩,作为内政受阻后的替代性选择。中期选举之后,即便如民调所示,共和党失去众议院的多数地位,但仍然无损特朗普实施其对外政策。在进一步对主要贸易伙伴加征关税等核心议题上,总统完全可以绕开国会,在“301条款”等法律授权下继续实施。但也要看到,在民主党赢得众议院后特朗普内政可能受阻的情况下,为了2020年大选起见,特朗普可能追求在对外政策上取得若干成绩,作为四年任期的政绩来宣扬。

三、对华经贸关系:逻辑和选择

美国对华关系可能出现两种相反的可能性:

1. 情形一(贸易战风险加剧):民主党控制众议院使得共和党在内政上难有作为,而双方在对华贸易态度上趋于一致,引起特朗普政府加大对华贸易战。

2. 情形二(贸易战风险短期降低):民主党控制众议院使得共和党在内政上还是难有作为,但共和党为了2020总统选举,并考虑当前美国经济情况,有可能在2019年和中国达成框架协议。

我们认为第二种情形概率要大。为什么?

考虑中期选举后中美经贸关系的核心逻辑:一是争夺美国2020年大选,另一个是当前美国经济运行情况和承受贸易战能力。

就当前而言,美国国家的长期战略恐怕要让位于2020年大选——两党很显然都希望能够夺得2020年总统大选,但美国经济若出问题,不利于特朗普政府。中期选举后,一方面,特朗普政府的内政将难有大作为,也就是说很难从内需方面来支撑经济;另一方面,美国经济增速高峰大概率已经过去,但美国经济强景气很有可能持续至明年年中,不过会对外部冲击越来越敏感(参见国君宏观报告《四大周期看美国经济复苏终结时点》,20180823)。我们测算,中国对美国出口价格对美国整体CPI的影响明显,一年内累计弹性可以达到0.3-0.4。如果贸易战范围扩大,美国通胀上行,迫使美联储更快地加息,对美国经济更加不利,这将会使得特朗普2020年大选选情堪忧。

我们预计2019年夏天(美国2020年大选准备之前),中美贸易摩擦将可能达成一个中期的框架协议,但今年11月底之前是不太可能的当前双方立场差距较远,短期有实质性突破非常困难,月底双方领导人在G20的会面并非针对达成最终协议的。预计到明年上半年,双方会对前一阵子贸易战对经济影响有个评估,并最终在夏天达成一个中期框架协议。

风险提示:

民主党启动弹劾总统恐怕势在必行,核心目标是打压特朗普政府的内政,揭露各种可能的丑闻。对我们来说,最大的尾部风险是,若此类活动导致特朗普民调支持率急剧回落,甚至2020年大选无望的情况下,不排除特朗普政府的外交路线走极端化。

(更多最新最全港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