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中期选举与中美贸易摩擦—盘点中美贸易摩擦中的关键问题

2018年11月6日 08:47:39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轩言全球宏观”,作者谢亚轩、刘亚欣。

核心观点:

美国中期选举的重要性堪比总统大选,对于本次选举,共和党的选情总体不差,但是从历史来看,执政党非常容易在中期选举中失去席位,因此,对共和党而言本次中期选举仍然有危有机,是一场值得一争的战役,但是并非囊中之物,理解这一形势更有助于我们理解特朗普的政策。在美国中期选举中,11个摇摆州的选择不确定性较高,从结果来看,4月以来特朗普的支持率有所上升,短期蓝领支持特朗普的力量占据了主导。

站在中期选举的政治视角下,我们建议一分为二地看待美国对华政策:一方面,特朗普所主导的强硬贸易政策,根本上是希望为美国争取到更好的贸易条件,方式包括将多边谈判转变为双边、推动中国加大开放等,近期美墨达成协议、特朗普推动欧美零关税都显示出这样的倾向,那么随着中期选举告一段落,美国发起的关税政策可能趋于稳定或告一段落,中美有可能再度开启谈判;另一方面,针对对中国经济、制度的深层次指责,以及国会通过的限制中国的法令(如表4),代表了美国政界整体对中国的敌对态度,叠加当前中美竞争加剧的不可逆转的发展阶段,在经贸政策方面针对性地限制中国的大方向或将延续。

自美国单方面提起关税制裁后,多国针对制裁向WTO提出了申诉,世贸组织曾于2003年推翻了美国提出的钢铁关税,这一历史可以作为WTO如何发挥作用的一个参考,最终小布什取消了钢铁关税。而在美国质疑多边贸易体制、挑起贸易战、质疑中国的同时,时值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在政策上选择了进一步加速开放作为应对。

以下为正文内容:

一、 中期选举与“中美贸易战”

1、快速了解中期选举

一般而言,美国中期选举时间为11月的第一个星期二,本次为11月6日,中期选举是国会席位选举,实质是民主党和共和党争夺对国会的控制权,选举每两年举行一次,其中一次与四年一度的总统选举同时举行,而另一次则在两届总统选举之间举行,因而被称为“中期选举”。

根据美国1787年宪法,国会是国家最高立法机构,由参议院和众议院组成,两院议员都由各州选民直接选举产生。参议员每州选2名,50个州共100名,任期6年,每两年改选1/3。众议院每两年改选一次,各州根据人口比例来分配众议员名额,大约50万人选一名,共435名,任期2年,届满后全部改选。美国宪法规定,参议员候选人必须年满30周岁,作为美国公民已满9年,且为选出州的居民;众议员必须年满25周岁,作为美国公民已满7年,且为选出州的居民。

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将就下列5项议题进行投票:1、投票选出435个众议院议席;2、改选参议院三分之一的席位,即改选100名参议员中的33名。参议员每州2个名额,可选连任;3、对于此前由于其它原因空出的参议员席位,通过特别选举选出;4、37个州选举新州长;5、地方各州、县举行的立法和行政机构选举。

2、共和党如何才能获胜?

目前众议院(The House)中共和党议员占236席,民主党占193席,6个席位空缺,总数435席,此次全部改选,共和党需要赢得218席位及以上才能成为多数党,较目前情况不能失去超过18席。

根据弗吉尼亚大学政治中心的大选预测网站“Sabato’s Crystal Ball”的分析显示,民主党有稍高于50%重夺国会的控制权,其预测是依照各州以往多次选举中的政党倾向进行预测。截至目前在众议院的所有席位中,有200个倾斜于共和党,199个倾斜于民主党,而在剩余36个席位上两党胜负难分,这就意味谁争取到了摇摆席位的一半以上(民主党19/36,共和党18/36),谁就能成为多数党。分析认为,民主党稍有优势的原因在于,在一些共和党在位的选区,民主党竞选表现非常有竞争力,这点从民主党格外抢眼的政治筹款表现可以看出来。不仅如此,共和党留出的空缺席位(open seats)非常多(自92年后最多),共和党需要捍卫41席,而民主党只需捍卫22席。一般而言空缺席更容易出现两党的更替,因此对于共和党而言这些席位也格外容易受到损失。

目前参议院(The Senate)中共和党占51席,民主党47席,共100席;本次改选的35个席位(法定33席+特殊2席)中,原共和党9席,原民主党24席、独立但偏民主党2席,特殊选举州为明尼苏达州和密西西比州。共和党要赢得参议院选举,至少需要赢得35个席位中的8席,较目前情况不能失去超过1席。

图片.png

在参议院选举的改选州中,19个州在2018年的总统大选中都支持了特朗普;共和党需改选的8个席位中,有7个都支持特朗普,而在民主党的改选州中,有11个都支持特朗普,因此单纯从这一视角看,参议院选举中共和党的胜算更大。众议院(The House)则是民主党更为占优。

图片.png

因此,对共和党而言本次中期选举仍然有危有机,是一场值得一争的战役,但是并非囊中之物,理解这一形势更有助于我们理解特朗普的政策。从历史来看,执政党非常容易在中期选举中失去席位,自1938年以来的22次中期选举中,历任总统所属的执政党,都在中期选举中落败或减少议席,只有1998年及2002年除外。因此即便共和党的“基本面”占优,这也只是决定了共和党有机会赢得中期选举,但难言胜算。我们了解美国的中期选举,本质上也不是为了预测结果的走向,而是了解和认识特朗普政策选择的一重背景。

图片.png

3、从经贸结构看中期选举

如大选一样,在美国中期选举中,11个摇摆州的选择不确定性较高:科罗拉多、佛罗里达、艾奥瓦、密歇根、北卡罗来纳、新罕布什尔、内华达、俄亥俄、宾夕法尼亚、弗吉尼亚、威斯康辛,摇摆州中包含了4个锈带州;摇摆州中最为关键的4个高票州是俄亥俄、佛罗里达和北卡罗来纳和宾夕法尼亚州,其中两个为锈带州。

图片.png

而从摇摆州的产业结构中,我们可以看到贸易政策对大选形势的影响存在着复杂性:一方面,许多州以农业、化工业、金属为主要产业,这象征着农场主、蓝领工人阶层,在过去的全球化进程中,他们倾向于认为自己是被抛下、被伤害的一部分,因而本身就对贸易政策保持较高的关注度,并具有反全球化的倾向,特朗普的对外政策取向很可能有利于吸引他们的支持;但另一方面,农产品、汽车等又是许多州的主要出口产品,中国或其他国家对于美国关税的反制措施又会对其产生负面影响。不过,贸易等层面的影响发酵需要时间,现阶段显然是前者更加占据主导地位,而通过补贴、和欧盟谈判等形式,特朗普也在争取弥补这一部分负面影响。从结果来看,4月以来特朗普的支持率有所上升,短期蓝领支持特朗普的力量占据了主导。

图片.png

二、 广角镜看“中美贸易摩擦”

1、“中美贸易摩擦”的特殊性

从事实来看,“贸易摩擦”的说法抹去了一些细节,模糊了中美问题的严峻性和广泛性。从美国的官方说法来看,贸易、关税都只是一种手段,是美国能够对中国直接产生压迫、逼迫中国做出改变的路径,这与美国对于中国投资的限制是异曲同工的,削减贸易逆差从来不是目的本身。自2017年以来,美国在国防、军事、政治、经济层面的一系列报告,记录了美国对中国认知和态度的全方位变化,而这似乎也不支持我们再把中美问题简单化和短期化。

图片.png

在美方的301调查报告等等官方报告中,对中国的诸多政策进行了非常细致的指责,主要涉及破坏国际秩序、非市场经济行为、政府在经济中发挥过多作用、外资限制、贸易壁垒、强制技术转让、政府支持的技术掠夺、

图片.png

图片.png

2、美国强硬对外贸易政策的广泛性

2017年初,特朗普一上任即已正式宣布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今年以来,特朗普的对中、对外政策均十分强硬,2018年初特朗普提出的钢铁、铝关税广泛针对了所有国家;此后中美贸易战打响,特朗普宣布要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500亿关税;在短暂的“和解”后,6月15日,特朗普“撕毁”中美经贸联合声明,再次宣布将对中国500亿商品征收关税,而针对中国商务部发起的等量反制措施, 6月20日特朗普又提出将对2000亿中国商品征收关税予以报复,除此之外,美国与欧盟、加拿大、墨西哥、印度等贸易伙伴同样是摩擦不断,即使是在遭到对方政策反制的情形下也并没有停止肆意征加关税,美国与北美自由贸易区(NAFTA)国家的谈判也在间歇进行着。

在这样的时点,重新回顾特朗普在竞选期间提出的贸易主张对于我们认识其政策也有一定指导意义:可以说特朗普较为完整地践行了他在竞选期间所提出的主张,除了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外,在其他主张上都已经有了相应的政策进展。因此,政策推行固然在时点上与政治事件不无关系,但特朗普重塑全球贸易规则、打击中国、让美国在其中受益、决心不可低估。

图片.png

因此,我们建议一分为二地看待美国对华政策:一方面,特朗普所主导的强硬贸易政策,根本上是希望为美国争取到更好的贸易条件,方式包括将多边谈判转变为双边、推动中国加大开放等,近期美墨达成协议、特朗普推动欧美零关税都显示出这样的倾向,那么随着中期选举告一段落,美国发起的关税政策可能趋于稳定或告一段落,中美有可能再度开启谈判;另一方面,针对对中国经济、制度的深层次指责,以及国会通过的限制中国的法令(如表4),代表了美国政界整体对中国的敌对态度,叠加当前中美竞争加剧的不可逆转的发展阶段,在经贸政策方面针对性地限制中国的大方向或将延续。

3、各国都是如何应对美国行动的?

自美国单方面提起关税制裁后,多国针对制裁向WTO提出了申诉,但至今WTO仍未显现出作用。

图片.png

世贸组织曾于2003年推翻了美国提出的钢铁关税,这一历史可以作为WTO如何发挥作用的一个参考。2001年6月,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USITC)通过发起“201调查”,裁定85%经查的钢铁进口对本国产业造成严重损害,其中60%来自于欧盟,美国钢铁价格在当时处于20年最低,而且整个行业的30%(按产能)因累积亏损而面临破产。随后,布什于2002年3月5日宣布对10种进口钢材在为期3年内征收最高达30%的关税,受到关税影响的主要是是欧盟、中国和日本。布什政府的举措遭到了主要包括欧盟在内的多个贸易伙伴国的联合强烈反对并向WTO发起诉讼,2003年11月,WTO裁定美国关税违反了《关贸总协定》和《保障措施协议》,虽然美国钢铁行业被进口侵蚀,但是USITC的201调查存在漏洞和证据不足,且布什总统的征税力度高于USITC所建议的合理税率。WTO的报告表明美国的保护性关税并非在进口激增时期实施,2001和2002年美国的钢铁进口甚至出现了小幅下滑。WTO对美国做出了20亿美元的制裁,这是当时WTO对成员国实施的有史以来最大力度的惩罚,同时,欧盟开出了一个对美国出口品的贸易报复清单,清单内包括佛罗里达柑橘,路易斯安那大米,加州干果和北卡罗来纳州睡衣,以及大量的钢铁产品,这些商品被特别针对的原因是这些产区是2004年美国大选的关键摇摆州。布什总统在2003年12月3日宣布取消钢铁保护性关税,最终制裁没有生效。

而在美国质疑多边贸易体制、挑起贸易战、质疑中国的同时,中国也在近期进一步加速开放作为应对:

贸易方面,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日前印发关于实施《〈亚洲-太平洋贸易协定〉第二修正案》协定税率的通知,决定自2018年7月1日起,对原产于孟加拉国、印度、老挝、韩国、斯里兰卡的进口货物适用《〈亚洲-太平洋贸易协定〉第二修正案》协定税率。其中,根据税率表,7月1日起,大麦、大豆、油菜子等关税将降为零税率。

此外,中国政府发表《中国与世界贸易组织》白皮书,一方面是对于美国指责中国不遵守WTO规则的反驳,一方面也表示了“中国将以更大力度、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促进全球共同发展”。

投资方面,6月2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以第18号令,发布了《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自2018年7月28日起施行。该负面清单大幅度放宽了市场准入。其清单长度由63条减至48条,在金融、汽车、船舶、铁路、农业、矿产、电网等领域推出22条开放措施,放松准入的领域主要包括:小麦、玉米之外农作物新品种选育和种子生产;特殊和稀缺煤类勘查、开采;石墨勘查;稀土冶炼、分离;钨冶炼;专用车、新能源汽车整车制造,商用车(2020年);乘用车(2022年);船舶(含分段)设计、制造与修理;干线、支线飞机设计、通用飞机设计、制造与维修等;武器弹药制造;电网的建设、经营;铁路干线路网的建设、经营;铁路旅客运输公司;国际海上运输公司;国际船舶;稻谷、小麦、玉米收购、批发;连锁加油站建设、经营;银行、证券公司、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测绘公司;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

图片.png

(编辑:刘瑞)


(更多最新最全港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