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当耳边响起枪声,他决定投身这个市场

2018年11月2日 11:10:08

本文来自 云锋金融公众号(id:majikwealth),经授权发布,不构成具体投资建议。

那一天,新兴市场大跌:阿根廷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求助反而引发了投资者的担忧,货币贬值超过21%。于此同时,在地球另一边的刚果金,街头枪声不断。

“凌晨四点的刚果金,窗外枪声不断, 看看云锋金融的文章压压惊....”

2018年9月1日,一位读者的留言引起了我们的兴趣和关注。他叫Tony,在枪声响起时投资刚果金的勇士。

最危险的时候,也是最安全的时候。Tony似乎在践行着新兴市场教父Mark Mobius的那句名言:

最安全的投资是当街道上见血时。 (The safe time to invest is when there is blood in the streets.)

我们与Tony取得了联系。他是一位在刚果金从事机械设备行业的民营企业家,足迹遍布非洲和南亚主要的新兴市场乃至前沿市场(frontier markets,市场成熟度不及新兴市场)。

Tony慷慨地与我们分享了他在新兴市场和前沿市场投资的多年经验,帮助我们从一个过来人的眼中看到新兴市场的机遇与风险。

01. 顺应时代的趋势,亲自走出一带一路

小鱼:Tony,您的留言很是让人好奇和担忧,可以具体介绍下您的工作经历吗?

Tony:我学机械工程出身,毕业时选择了某大型机械设备公司在南亚的海外营销。工作这十年,我走过了三十多个国家。在南亚,我与团队主要负责印度市场,也覆盖周边周围孟加拉等国,五年的时间从一名销售代表成长为南亚地区总经理。

工作多年之后,我选择了辞职创业。我与同样有着海外机械工程大区十多年负责人经验的几位合伙人一起,开拓新的市场,做海外工程设备租赁销售。我们目前主要的市场包括南亚、东南亚,也包括非洲。

选择去海外工作是基于我自身的性格和人生观。我坚信做任何事情,要做自己喜欢,与自己性格相符的;其次“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相信走出去在海外工作会帮助自己走更多的路,积累更多的阅历和经验。

这几年国家“一带一路”的发展战略来看,机械行业走出去是必要的、必然的;我的工作选择也顺应了行业发展走出去的趋势。

02.刚果金的矿,堪比金矿

小鱼:您在这些新兴市场和前沿市场国家呆了这么久,那南亚、东南亚和非洲,您看好哪些国家?又为什么会选择到非洲刚果金投资创业呢?

Tony:南亚我比较看好柬埔寨、泰国、印度尼西亚,不太看好越南和马来西亚,非洲看好刚果金。选择刚果金,也是因为看好这个国家长期的投资回报。

刚果金的卢本巴希离赞比亚最近的距离就几十公里,刚果金的矿山资源非常丰富,钴产能占全球比例50%以上,是全世界钴储量最大的国家。铜矿和赞比亚在一个矿脉上,只是刚果金的铜矿很多是露天的,更容易开采,刚果金的铜储量占全球15%,在世界上排名也是前几位的。

此外,刚果金的矿产品位(矿石中有用成分的含量)也极高。在中国,铜矿的金属含量平均不到1%,品位0.5%的铜矿都能被当成宝贝;而刚果金十年前高于25%的铜矿比比皆是,现如今尾矿(就是炼铜之后的废渣)的铜金属含量也能超过2%,矿山的盈利性质非常强。

在这里投资的公司绝大部分是中国公司,中国有色,洛阳钼业,紫金矿业,华友钴业,当然做为民营企业的我们也在这里。这边只要有一个稳定的政局,投资回报率在世界上找不到第二个类似于刚果金的国家。不论是租赁,还是矿山的开发开采,投资回报率都非常高。举个例子,一台挖掘机,在印度可能需要6年才能回本,在柬埔寨需要2年,在刚果金只需要1年;矿山则只需要3-6个月。

至于为什么刚果金的投资回报率会这么高,除了前面说到的矿山资源丰富,品位高以外,还因为刚果金人力、资金、工业基础短缺。一般大家对刚果金都是很排斥的,因为贫穷落后、埃博拉病毒、艾滋病、疟疾、政治暴乱等等,没有很多人愿意到这个国家工作。此外,刚果金属于内陆国家,运输成本高且没有任何工业基础,机械几乎需要全部进口。

03. 有哪些高回报的行业?

小鱼:那在南亚和非洲,您看好哪些行业?又有哪些投资机会?以及对于大家关注的房地产、基建,怎么看?

Tony:南亚和非洲的基础设施非常落后,它们对基础建设的需求很大,比如水电、火电、港口建设,都需要很多投资;另一方面旅游业的发展,也增加了这些地区对基建的需求。中国在非洲投资最多的就是矿产和基建,中铁、中交、中水在这里都有工程项目;在东南亚也有投资,例如柬埔寨的暹粒新国际机场和高速公路项目。

其次是物流运输,投资回报率很高。因为这些地区基础建设差,物流成本高,运输回报自然就高。比如刚果金,因为地处内陆,没有港口,所有进口的设备只能在达到坦桑尼亚的港口之后再转运到刚果,对内陆运输和空运都存在巨大需求。

此外,金融业在南亚也很有潜力。贸易和旅游业的发展,为这些地区带来了大量人流、物流、资金流。在泰国、印尼等国家,中国alipay都有渗透。柬埔寨的金融自由开放度也很高,博彩业发展形势不错,得到了国内云顶、太子一些酒店行业大佬的青睐投资。

对于房地产,个人会优先投资那些政策具有连续性,且亲华的东南亚国家,比如泰国、印度尼西亚,但越南和马来西亚,华人的投资风险较大;其次是南亚。非洲的房地产投资回报率也很高,在刚果金,一般自己买地建房,3年即可回本。

04. 制造业转移进行中

小鱼:这些地区的工业化程度如何?是否有出现制造业转移到新兴市场的迹象?

Tony:整体上,东南亚、南亚、非洲这三个地区的工业化程度是依次递减的。南亚印度的工业化程度较快,但是利润率偏低,议价能力强,能否做得好还得看行业切入点。像小米、vivo这类手机电子产品在印度都还做得不错。不过工程机械反而亏钱不少,不少地铁、火电项目都亏损。非洲则是有些地区完全没有工业化,有些国家甚至不发行货币,只用美元。例如津巴布韦,工业化的程度非常低,几乎所有的东西都是靠进口,成本极高。

制造业转移其实在贸易战之前就已经开始发生,受贸易战影响,转移的进程明显加快。我知道的身边的一些工厂,它们的美国采购方已经主动去越南踩点组装生产了。

05. 新兴市场投资风险

小鱼:那您和您的团队在南亚、非洲地区的投资上,遇到过哪些困难和风险呢?

Tony:困难大都一样,外汇管制严格就是一个突出的难题。刚果金已被美国列入了OFAC(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高风险国家和地区”制裁名单[1],资产被限制转移,汇钱成为了大问题。同样在埃塞俄比亚,只能开信用证。

其次就是政治风险,非洲面临的最大风险就是政治风险了。今年12月在即的刚果金总统大选,给该国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稳定都带来了不确定性,继而给投资带来了高风险。

06. 向新兴市场转移品牌、技术与产能

小鱼:从您在南亚、非洲这些地区国家的工作经历来看,您有哪些经验值得借鉴总结?

Tony:一是关于中国制造的品牌认知度。我们在非洲做中联重科产品的销售,首先需要推广我们的发动机等配套设施,当我们的配套设施得到了认可,在中国制造中有了品牌认知度,我们的中国制造就有了品牌溢价。

二是技术上进行吸收和转移。中国企业收购了德国普茨迈斯特、德国混凝土巨头施维英、意大利CIFA等项目,将德国制造的优秀基因和混凝土技术吸收进中国制造,在技术上实现转移。

三是中国产能要走出去。现在有一些企业开始把工厂建在了印度,比如潍柴动力就在印度设了厂。国内的大型基建催生了施工企业和大型制造业企业,海外市场前景可观,这些企业未来要走出去,要把产能推到海外。

采访告一段落,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故事却远未结束。小鱼欢迎更多的读者朋友来与我们分享自己的投资故事。

(编辑:文文)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