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金融周期拐点将至?

2018年10月17日 16:45:05

本文来自 华尔街见闻,作者为月颜如玉,本文观点不代表智通财经观点。

摘要

如果房价下行与社融下行形成负反馈,那我们可以确定,金融周期的拐点到来,而这可能意味着一个暴力去杠杆过程的来临。

自从2017年央行三季度货币政策报告以来,金融周期成为同行们讨论的重点。按照报告上说:

-金融周期主要是指由金融变量扩张与收缩导致的周期性波动。

-评判金融周期,最核心的两个指标是广义信贷和房地产价格,前者代表融资条件,后者反映投资者对风险的认知和态度。

-房地产是信贷的重要抵押品,因此两者之间会相互放大,从而导致自我强化的顺周期波动。

-当经济周期和金融周期同步叠加时,经济扩张或收缩的幅度都会被放大;而当经济周期和金融周期不同步时,两者的作用方向可能不同甚至相反,会导致宏观调控政策的冲突和失效。

房地产市场与信贷周期对经济的影响十分巨大,举个简单例子,2000年美国互联网经济泡沫破裂,尽管对美国经济有所伤害,但是因为互联网公司都是轻资产公司,很少作为银行的抵押品,所以其泡沫破裂对银行体系伤害要小得多。但是2007年的次贷危机,则直接演变为经济危机,重创了美国金融体系,就是因为房地产是整个金融体系资产的源头和最重要的抵押品。

在《行动的勇气里》,原美联储主席伯南克也通过“金融加速器”的说法,简单阐述了金融周期:

金融‘’.png

用通俗的话来说明金融加速器,就是1.1*1.1=1.21,而0.9*0.9=0.81,两个大于1的数相乘会越来越大,两个小于1的数相乘会越来越小。

得益于美国金融危机的教训和学术界对金融周期的研究,中国人民银行日益重视对金融周期的调节,出现了货币政策与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这意味着金融周期稳定性日益重要。

实际上,宏观审慎评估在国内金融决策层,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早在2009年,原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就在论文里提出要针对金融周期,实际宏观审慎政策:

周行长在论文中指明:

指明.png

不过,早在1987年,金融大鳄索罗斯在《金融炼金术》里,对信贷周期也有过类似的精彩描述:

描述.png

在索罗斯的描述中,抵押资产与信贷是一个先正反馈(上半场),后负反馈(下半场)的过程,确定那个临界点非常重要。也就是说,我们要判断我们处在金融周期的哪个阶段。我们来看一下:

在国内,广义信贷我们用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增速来衡量,房地产价格,我们用国房景气指数开衡量:

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16年以前,中国的社会融资增融领先房地产市场1个季度,相关度较高,16年以后,中国的房地产价格明显走出了和信贷周期不一样的走势,房地产价格快速上行,而社会融资增速则出现明显的下行。

根据天风证券孙彬彬的研究,居民部门目前呈现的是去杠杆的状态,这势必会加剧房地产未来进一步下行的压力。

如果房价下行与社融下行形成负反馈,那我们可以确定,金融周期的拐点到来。

我们并不希望这一刻到来,因为那意味着可能是一个暴力去杠杆的过程,甚至有可能会诱发系统性风险。

不过小川行长在文章里提出,中国的金融体系,特别是房地产,正反馈太多,负反馈太少,应该从政策上给金融系统一些负反馈,这个提法让人不寒而栗。


微信截图_20181017165230.png

 也就是说,就算是市场没形成负反馈,也会有人添加负反馈的。

(编辑:朱姝琳)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香港交易所资讯服务有限公司、其控股公司及/或该等控股公司的任何附属公司均竭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和可靠度,但不能保证其绝对准确和可靠,且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的责任(不管是否侵权法下的责任或合约责任又或其它责任)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