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斩头和凌迟,现时市况属哪种?

2018年7月11日 22:02:21

本文节选于微信公众号“王雅媛港股圈”,作者冯积克,文内观点不代表智通财经观点。

古代对死刑犯有两种处决方式:斩头和凌迟。斩头,一刀落地,快意生死,一了百了。凌迟就痛苦多了,千刀万剐,血流成河。

股灾来临,犹如斩头,让你死得痛快,但是阴跌不断的市况,则犹如凌迟,让你死得非常痛苦,那么现时的市况究竟属于哪种呢?

一、感受一下两种不同的死法

斩头是什么感觉?

看一下辉山乳业(6863.HK)被沽空时的画风就知道了,一根根绿油油的大柱子砸下来,谈笑间强撸灰飞烟灭。

来源:富途,辉山乳业一天暴跌85%

凌迟又是什么感觉?

看看乐视网(300104.SZ)吧,由于国内股市的跌停板制度,乐视今年初复牌后,走出数个跌停板行情,一刀接一刀,尽管还能苟延残喘,但死得慢绝对痛苦无比。

blob.png

大市跟个股一样,也有斩头和凌迟之分。同样是死,但为什么却有如此大的差距?

我们先看一下股灾。上帝要你灭亡,先让你疯狂。在股灾来临前,通常是疯狂的牛市,大家都在热闹地开Party,股市不断创新高,所有人都赚大钱,至少账面上是这样的,Music似乎只会愈加强劲,永远不会停止。

之后参与人数越来越多,投机情绪越来越浓,赚钱仿佛变得越来越容易,这就让人放低警惕,大多数人既没有一点点防备,更没有察觉。

但股市里从来不乏聪明人,常年泡在股海,已经历多次牛熊的投资者,对于股灾,他们早有预警,也清楚什么时候“过线”,知道什么时候应该撤退。如果感觉到股市已泡沫严重,这些投资者可能早已离场,落袋为安了。

当然也有部分继续参与其中,Music未停,Party继续,赚钱就可以继续。一旦Music正式停止,这些投资者知道Party要结束了,就会随即抛售。

基于情绪的突然转向,市场上,黑压压的都是手持股票、内心恐慌的投资者,大量抛售使得股市重挫,犹如闸刀一般,手起刀落间,股灾就这样形成了。

2007年,A股大牛市,两年间沪指劲升5倍多,指数攀到6124点后,PE已经高涨至70倍,随后便一路下跌,毫无悬念,最低跌至2000点以下。

2015年,牛市又回来了,沪指像脱缰的野马,一路狂奔,众多的杠杆资金冲进股市,被吹起的泡泡四处飞舞。谁也没料到的是,在上升到5178点的高位后,指数便掉头向下,并在2个月后快速下探至3000点以下,近乎腰斩。

这种斩头式下跌的股灾,听起来避无可避,但其实跟凌迟比较,往往前者都有明显的信号。

例如:2008及2015年股灾前,泡沫化相当明显,对有丰富经验的投资者来说,他们心里早就像明镜一样,他们知道Party终会结束,要赶在歌声停止、大家蜂拥而出前,先行离开,避免踩踏事故。

即使不能踩准点位,也无所谓,设置好斩仓原则,市场出现掉头迹象,投资出现亏损,就按计划退出,总能保留胜利果实。

相反,没经验、盲目跟风的投资者,尤其是散户,他们常常充当“韭菜”角色,注定会是炮灰。

他们被市场的主流观点涂毒,不仅相信Party永远不会结束,而且即使知道会结束,也都只是后知后觉。当出现亏损时,仍会抱有侥幸心理,期望股市止跌回升。正是这种不成熟的投资心理,使得这些投资者总是亏钱收场,成为壮烈牺牲的“韭菜”。

相较于股灾式斩头的痛快,阴跌不断的凌迟可以说是另一种痛苦,很多时候无处可逃的,因为往往背后的成因都不太明显,是一种隐性的改变。

很明显,今年中港两地股市就是凌迟式下跌。

二、为什么会出现凌迟?

在经历了2015年的股灾以及2016年初的熔断危机后,2017年的A股和港股都迎来上涨行情,上证全年升幅达到16%,深证则是20%,恒生指数更是上涨超过50%。这一波上涨有明确的经济基本面改善,始于2015年的供给侧改革就是股市上涨的推力。

长期以来,由于政府对GDP的热切追求以及政绩考核的压力,投资拉动经济的增长方式大行其道,大量的投资催生了过剩的产能,经济效率低下。

比如:2008年金融危机后实施的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地方政府一方面有钱,另一方面也为了GDP增长,因而大量建造各类工厂,但市场上根本就不需要这么多“任务厂”。

市场需求也就那么多,数量增加了,产品自然不好卖。不仅如此,而且这些工厂生产出来的产品本身质量也不好,满足不了消费者的需求,更加重了产能过剩的问题。

于是,国家开始了供给侧改革,目的就是为了去掉过剩和低端产能,同时优化现有产能,使得企业能够生产出优质产品,更好的满足市场需求。

在供给侧改革实施后,取得了阶段性的成功,大量的过剩产能如钢铁、煤炭等工厂被关闭,一大批低端的制造业也被迫关门,大量的“僵尸”企业被关闭或重组,从而释放出更多的资源,投向新兴产业。

与此同时,地方政府的杠杆也被降低,财政压力逐渐得到缓解。所以,供给侧改革其实也可以称之为“财政去杠杆”。随着改革的推进,经济基本面开始向好,效率提升,有实力的大企业开始实现营收和利润的加速增长,呈现大者越大,恒者恒强的局面。

股市是最先感知这一变化的,2017年A股和港股的行业龙头公司,都迎来了股价的大幅上涨,很多公司的股价涨幅翻倍,所以说,2017年属于价值投资行情一点也不为过。

来源:富途,美的集团(000333.SZ)2017年上涨超过1.3倍

来源:富途,中国恒大(3333.HK)2017年上涨超过5倍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2017年的龙头股强势上涨,给投资这些股票的投资者带来了丰厚的收益,但除了长期的战略投资者,以财务收益为目的的投资者都是需要套现离场的。

因此,踏入2018年,我们看到龙头股陆续冲高回落了,这本来属于正常的调整。公司基本面没有问题,回调其实就是买入的机会。

但令人意外的是,股市却一路阴跌,上证和深证已经跌回2016年年初的水平,将近两年的涨幅悉数奉还。港股也回调至2017年末的水平,不断击穿大市支撑位。

来源:富途,上证指数走势

来源:富途,深证指数走势

来源:富途,恒生指数走势

近半年股市的下跌,大家熟知的原因不外乎这几个:

第一、政策方向调整:由财政去杠杆转向了金融去杠杆。今年以来,伴随“严监管”等政策的实施,金融条件收紧,利率上升,社会融资增速下降,上半年汇率升值,看起来经济实际上是由财政去杠杆转向了金融去杠杆的调整路径,这一变化在金融市场产生的影响与此前的路径形成了鲜明对比。


而金融去杠杆的威力在逐渐显现,资管新规颁布、影子银行监管加强、非标融资受限,实体企业融资渠道变窄,融资成本上升,导致一些投资激进、杠杆率过高的企业出现债券违约,钱荒在逐渐蔓延,汇率的上升导致出口压力不断显现。

第二、债券违约泛滥。根据资料显示,截至6月27日,共有25只债券违约,违约主体已增至13家,其中7家主体的信用债发生首次违约,分别为亿阳集团、神雾环保、富贵鸟、中安消、凯迪生态、上海华信、中融双创。

在2014年以前,债券违约在中国是不存在的。在2014年以前的债券市场,有着政府兜底、刚性兑付的不成文规矩,即便是企业经营不善来到破产边缘,“债券违约”也都会在地方政府斡旋之后,得以豁免。而现在由地方政府兜底、刚性兑付的潜规则早已不复存在了。

第三、投资者信心受到冲击。钱荒冲击着投资者信心,而此时,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发动了贸易战,大幅增加从中国进口商品的关税,出口形势变得悲观,对中国制造业是个不小的冲击。

在这样的双重打击下,A股和港股都阴跌不断。

美国要发动贸易战我们阻止不了,而且凭借庞大的内需市场和其他海外市场,贸易战的几百亿美元也并非伤筋动骨,但好端端的“财政去杠杆”正取得实效,经济稳中向好,为何偏偏在这个时候要发动“金融去杠杆”呢?

财政去杠杆可以让地方政府和国企减少借贷,这在产能过剩的大背景下是一剂良药,顺势解决中国经济中较为突出的结构性问题,而金融去杠杆是要求金融机构减少放贷。

市场钱少了,自然就会有所损伤,即使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打击类似影子银行、企业的高杠杆风险等问题,但导致误伤的也不少。

流动性是经济活动最为重要的因素之一,有钱才转得动,没钱,Music就会声音减弱甚至停止。我们看到今年央行已经两次降准,增加市场流动性,但金融去杠杆依然没有放松的迹象,实体经济继续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三、今年机构既难赚钱,也精神折磨

这样的凌迟式下跌有多痛苦?

散户就不说了,当惯了韭菜,再当一回也无妨,但现在的市况下即使有经验的机构投资者也摸不着头脑,因为你不知道政府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究竟有什么政治目的促使政府这样做?金融去杠杆究竟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证券日报》记者通过梳理发现,今年上半年有数据统计的14家银行系基金公司中:管理的309只偏股型基金,平均收益率为-5.68%,整体管理规模为2,015.65亿元。

这与去年同期的271只产品平均收益率2.82%相比,着实让基金经理尴尬不少。而且,去年同期管理规模为2,860.63亿元,相比缩水844.98亿元,减少逾三成。

银河证券研究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货币型基金的平均收益率为1.97%,债券型基金平均收益率为1.83%。

而股票型基金则表现相对惨淡,平均收益率为-11.03%,混合型基金平均收益率为-5.25%,QDII基金平均收益率为-2.20%。

开放式股票基金取得正收益的数量还不足一成,混合基金也仅二成取得正收益。

在2015年的股灾中,相信大部份基金经理的收益一定比今年更差劲,但问题是当时斩头斩得痛快,死也死得有根有据,反而现在站在2700点的A股及28000点的恒指,究竟凌迟是刚开始,还是已进行了一大半,根本就难以判断。

我听说过破了产的人能东山再起,但却少见到精神出问题的人能完全正常过来。

某程度上,今年基金经理受的精神折磨可能比起损失金钱更痛苦。

四、结语

今年股市的阴跌已经持续大半年了,但事前估值并没有被炒得很高,没有明显的泡沫化,不少有经验的投资者仍然满仓等待,但估值偏偏不断下探。

我们没有看见大规模的恐慌,没有看到斩头行情,但实际上,很多投资者都在流血。(编辑:刘瑞)


(更多最新最全港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