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

市值千亿、15亿搞研发、还孵化独角兽!这家公司的并购逻辑在这里

2018年7月2日 09:36:54

本文来自 “证券时报”,作者梅双。

从只有几个年轻人的创业团队进化为中国领先的医疗健康企业,复星医药(股票代码:600196.SH,02196.HK)用了24年。作为复星集团旗下的第一家上市公司,如今的复星医药已战略性地覆盖医疗健康产业链的多个重要环节,业务遍及药品制造与研发、医疗服务、医疗器械与医学诊断、医药分销与零售。

在过去十年中,复星医药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指标实现了约 22%的年复合增长率。2017年,复星医药迈入千亿市值阵营,研发投入超15亿,创新药、仿制药、生物类似药及一致性评价等项目共171项。复星医药同时拥有全球视野,已于2017年完成对印度药企Gland Pharma、法国药品分销公司Tridem Pharma等海外企业的并购。

复星医药区别于其他医药公司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复星医药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吴以芳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在国内的制药企业中,我们在内生、并购整合、国际化这些方面积累了一定的优势,在每一个方面我们都会对标国际最好的企业”。

外谋并购内抓创新,千亿市值的复星医药正在国际化的道路上铿锵前行。日前,证券时报“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在行动”采访团走进复星医药,证券时报常务副总编辑周一对话吴以芳。

持续加大研发投入

周一:公司最近十年实现了比较好的增长,在这个过程当中,主要是把握了哪些关键点?

吴以芳:如果总结下来,我觉得第一就是抓住了中国市场在规范发展过程中的一些整合性机遇,通过外延式补充的一个快速成长。

第二,在过去十年里,我们坚定不移地布局研发创新,研发管线逐渐拓宽,从早期在研二三十个项目,到去年我们是171个在研的产品,这其中还包括10个小分子创新药,还有8 个生物创新药、14个生物类似药,这些都是高价值的产品。另外,在未来的两到三年里,我们的生物仿制药、小分子化学药将会陆续进入市场,这样对公司未来的增长提供了强劲的引擎。

第三,坚持不懈地提升自己企业管理的质量标准,我们多条生产线,包括原料药、制剂都通过了国际认证,包括FDA的认证、欧盟的认证,日本的认证,另外还有WHO的PQ认证,这样为我们拓展国际带来了非常好的机会。像我们的青蒿琥酯(抗疟系列)产品,尤其是青蒿琥酯注射剂在非洲市场销售就非常好。

周一:未来还要保持这么一个高速增长的话,有没有压力?

吴以芳:保持持续的增长,尤其当体量越来越大的时候,这就需要系统的战略规划,要使得自己整个产品线能够足以支持未来的持续增长,在这个方面的规划我们还是比较清晰的。

未来几年我们会陆续上市一些新药,包括我们即将推出的重磅产品利妥昔单抗;继今年目前的一致性评价率先通过的几个品种之后,未来还会有一批产品通过一致性评价,而且这些在国内率先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产品,也会给我们带来很好的市场增长。

另外,我们前些年的国际化布局也蓄势待发,近三年来其增长速度也一直快于国内增长的速度。这样当中国市场增长减速的时候我们又从国际市场上带来了一块新的增长。

但你要说压力一点没有,那也是不现实的,现在最大的压力主要是我们的创新研发投入,开发创新药和生物制品都需要非常高的投入成本,现阶段对于我们创新药管线来讲还属于投入期。短期内,研发投入实际费用增长率可能会快于正常的销售收入和利润的增长。但是这也是门槛,为复星医药未来的可持续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创新药前景可期

周一:目前公司有哪些仿制药通过了一致性评价?

吴以芳:已经通过的是苯磺酸氨氯地平片,还有一个是草酸艾司西酞普兰片,还有阿法骨化醇片。我们在国内的药企里应该是在第一梯队里面。

周一:未来在公司的销售方面,创新药跟仿制药比例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吴以芳:现在这个阶段依然是仿制药为我们贡献主要的现金流。整个创新是需要时间,像我们的几家做创新药的公司都是九年前,2009年那个时候才开始创立的,后面到2017年,我们又陆续建立了一些创新公司,这些产品都需要很长的时间,包括我们跟美国凯特(KITE)合作的产品KTE-C19,现在我们也刚报了IND(新药临床研究申请),它也同样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

创新就是这样,你先得要投入,先得要敢于投入,未来才能迎来产出,所以在这个五年周期内,我们的生物仿制药会体现出来,这几年会看到它陆续开始贡献收入,而且成长会很快,下一个五年里,相信创新药的占比就会越来越高。

周一:公司在医疗器械与医学诊断业务上的布局如何?

吴以芳:整个市场的成长还是比较快的,这里面也还是有很多机会的。医疗器械和诊断与制药业务是尽量按照协同来布局的,比如说我们在肿瘤领域去发展药物,同时我们在肿瘤领域有达芬奇机器人,后续还有肺癌早期筛查的诊断机器人,也包括治疗,这些器械和诊断类业务,将会围绕我们的核心治疗领域,去积极有效地拓展,和药物形成良好的一个战略协同。

在医疗器械美容仪器方面,复星医药旗下的以色列公司Alma Laser也是在全球领先的企业,也是复星医药在器械方面全球化布局的经典案例。

成为民营医疗市场的领先者

周一:医疗服务方面,复星医药目前控股的有禅城医院、恒生医院、钟吾医院等,并与美中互利共同持股“和睦家”医院。在运营医院上有哪些经验?

吴以芳:在目前这个阶段,我们在整个医院运营方面已经积累了一些经验,应该说我们在打造优秀医院方面已经有一个很好的队伍,像我们的禅城医院,在民营医院中间今年排在第一位,这次JCI认证又是9.92分的高分通过,也就是说我们医院的管理水平还是非常高的。

和睦家也是强调差异化的服务,一线城市的高端医院品牌的认知度非常高。所以我觉得,错位竞争,把我们自己的一些优势做出来,这样的话我们在医院拓展方面还是有机会的,我们在医院整个的运营管理和整合式发展方面,我们所积累的独特经验,可能使得我们有机会在医疗市场上成为一个领先者。

复宏汉霖研发创新业内领跑

周一:早在2009年,复星医药决意进入单抗领域,联合海外杰出科学家团队成立了复宏汉霖,成为该领域的先行者之一。复宏汉霖正在研发的创新药、单抗药的研发进展怎么样?

吴以芳:复宏汉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公司,我们也为这个团队感到自豪,他们都是一批满怀创业激情的海外归来的华人科学家。

我们目前在研的产品线既包括生物仿制药,也包括生物创新药。生物仿制药,大家知道,它实际上难度也不比创新药小,非常非常难,但是我们科学家从一开始就走最高难度的路线,所以在过去的九年当中,我们原来并不是跑在最前面的,但是由于我们一直坚守了这样一个理念,做高质量的研发。

所以现在反过来讲,我们的前几个产品都已经是领先的了,我们利妥昔单抗、曲妥珠单抗生物类似药,目前都是排在最前面,我们阿达木单抗生物类似药和贝伐珠单抗生物类似药也都处在第一阵营里,都是在跑得最快的这些企业中间,对于未来三年,我们应该都会有生物仿制药推出上市。

在创新单抗方面,我们现在PD1,还有EGFR这几个靶点的药品已经在美国FDA获得临床批件,在中国大陆和台湾地区,在欧洲,我们的相关药品也获得了IND,所以我们现在接下来就会开展全球的一些临床实验,希望能够尽早把我们的创新单抗推出来。

周一:这个团队里面很多是海外归来的研发人员,你怎么吸引这些人回来,留住他们?

吴以芳:我们复星医药一直强调共创事业、共享价值这样一个理念,所以我们与这些创业的科学家团队,大家是一起形成一个创业共同体,他们也在公司里实际上是持有比较高的股份的,以我们复星医药为主来支持,给大家打造一个非常好的平台,让他们能够在这个地方施展他们的能力,能够把创新的成果按时去做出来,同时自己也享受到企业价值所带来的个人的增益。

外延扩张文化契合尤为重要

周一:复星医药一直是以投资并购、外延的整合扩张见长,这么多年下来,主要走了一条什么样的路?遵循了什么样的并购逻辑?

吴以芳:在整个并购方面,我们也是会积极抓住市场上的一些很好的机遇,我们更重要的是在关注战略能力的获取,比如说进入美国市场,我们可以一个个注射剂,一批批的、一点点地去研发,但是我们通过并购Gland Pharma,可能在注射剂方面一步就进入了美国市场,而且进入了美国市场注射剂销售的第一阵营。因为Gland Pharma本身就是在这个方面的一个领先企业,所以战略能力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另外我们在整个并购,从一开始对企业考察的时候,就是把整合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所以你对团队首先要看清楚,这个团队和我们是不是有相类似的文化和价值观,然后整个公司的管理体系,我们到底能给它带来什么,这个企业又能给母公司带来什么,然后我们在接下来完成并购之后,会有一个180天的PMI投后整合的过程,像Gland Pharma,我刚刚带团队过去,到印度,完成180天的投后整合的总结。

周一:在整合过程中有没有碰到什么难点?比如宗教信仰、文化习俗等方面的差异。

吴以芳:这些差异是一定会存在的,但是当你把它考虑过了,也充分去理解了,双方在整合和沟通的过程中间就不会有太大的一些问题了。

比如印度很重视家庭文化,除了在一起工作,大家还有工作之外的情感上的交流、家庭般的友谊。

感谢股东支持信任

周一:上市20年以来有什么样的感受?

吴以芳:正是因为作为一家上市公司,也有股东们的支持,所以我们才能够从资本市场上持续获得我们需要的一些并购资源,使得我们在发展上有更多的战略选择可以去做。没有股东们的支持,没有资本的支持,可能很多事情你可以想到,但你做不到,所以资本市场也确实提高了我们的可及性,对很多资源的可及性。

周一:现在您有什么话想对股东说?

吴以芳:借这个机会,真诚地向股东们表达我们的感谢,正是因为有股东的信任、支持,才成就了复星医药的今天,未来我们会更加努力,不断地通过创新、国际化、智能化,还有整合式发展为股东创造更多的价值回报。再次感谢股东们。

采访札记 | 复星医药根本停不下来(作者:孙森林)

吴以芳是记者们都喜欢的那种类型。我们面前的这位复星医药总裁兼CEO,刚刚结束了一个电话会议,步履匆匆地走进来,额头上还在冒汗。在整个采访过程中,他一直面带微笑,充满亲和力;语速平缓,思维敏捷,表达精准;说起公司业务来,如数家珍,一二三四五,条条给你罗列清楚。

遇到这样的采访对象,当然不能错过,你来我往间,不知不觉采访超时了。吴以芳在合影之后,匆匆赶往下一个会议室。这时,时间指针已经指向了中午12点。

吴以芳的忙,很大程度上缘于复星医药的“国际化”。这几年,复星医药不满足于国内市场的发展,力推国际化战略。法国、以色列、非洲、印度、瑞典、美国……复星医药的合作项目和业务,快速走向全球。

每个公司都想给自己贴上国际化的标签,但是真是假,是实是虚,还得看业务落地情况,看日常运行情况。在采访过程中,记者了解到,复星医药管理层的全球电话会议非常多。2017年,复星医药海外员工的人数已接近7000人。

采访中,记者就听到公司员工这样“诉苦”:“电话会议实在太多了,有时要照顾国外公司的时差,不管早晚,都保持在线状态,有很多工作不得不在电话会议间隙做。” “虽然累点,但也有额外收获,最起码英语水平大幅提高,哈哈。”

创新,则是复星医药更愿意谈起的一个话题。在复星医药的办公大楼里,“持续创新,乐享健康”的标语随处可见。在访谈过程中,吴以芳谈到创新,谈起研发投入,每每右手抬起,嘴角上扬,兴奋和自豪之情溢于言表。

2015-2017年,复星医药研发投入分别超过8亿、11亿、15亿元。这个数字超过了国内绝大多数同行公司。多年的研发投入已经逐渐进入了收获期,目前复星医药销售过亿元的单品有21个,其中有5个单品销售超过5亿元。近几年,还有重磅品种有望陆续上市。这是让同行十分羡慕的。

“下一个5年,创新药在复星医药的占比会更高。”吴以芳说。

医药行业是个大行业,也是个好生意,但需要经营者静下心来,浮躁不得。仿制药研发投入产出周期平均3到5年,创新药产出周期8到 10年。创新需要大量投入,且面临风险,考验经营者的定力和耐心,以及资金实力和合理安排的能力。任何投机的行为,在这个领域都可能付出惨重的代价。

创新+坚持,带来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最近10年,复星医药净利润实现了22%的年复合增长率。2017年,公司市值过千亿。

2018年,是复星医药A股上市20周年,我们临时抛了一个问题给吴以芳,“现在您有什么话想对股东说?”

对于这个“突然袭击”,吴永芳反应很快,面对镜头说:“真诚地向股东们表达感谢,……未来我们会更加努力,不断地通过创新、国际化、整合式发展,为股东创造更多的价值回报。”

复星医药的股东,满意这个回答吗?(编辑:陈嘉林)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