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股

新股解读|华领医药:全球糖尿病药物市场颠覆者?

2018年6月8日 12:45:53

独角兽药明康德(603259)在A股的十五个一字涨停板狂欢刚过,港股市场也迎来了新的生物科技企业——华领医药,这也是港交所新政下,继歌礼生物之后,第二家欲在港股主板上市的生物科技企业。

据智通财经APP获悉,华领医药已与6月6日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说明书,申请主板上市,高盛、中信里昂为联席保荐人。

华领医药是一家中国药物开发公司,目前正致力于开发用于治疗2型糖尿病的全球首创新药口服药物Dorzagliatin(或称HMS5552)。Dorzagliatin是一种葡萄糖激酶激活剂(GKA),旨在通过恢复2型糖尿病患者的葡萄糖稳态平衡来控制糖尿病的渐进性和退行性等特性。

简单了说,就是研发治疗糖尿病的口服药物。华领医药认为,Dorzagliatin可能成为治疗2型糖尿病的一线标准疗法,即能单药治疗,也能作为基础治疗与当前批准的抗糖尿病药物联合使用。

解决“痛点”问题

那么,华领的这个药物和市场上治疗糖尿病的药物有何不同?目前,多种药物被批准用于2型糖尿病的治疗,包括口服制药、抑制剂、及可注射药物。就中国市场而言,若以销售计,阿卡波糖(α-葡萄糖苷酶抑制剂)是最为广泛使用的抗糖尿病药物。

除口服药物外,二甲双胍是中国的一线疗法,DPP-4抑制剂及磺脲类为二线疗法,但随着上述药物的使用,30%-40%的2型糖尿病患者并不能维持血糖平衡,最后接受了胰岛素治疗。其根本在于,用此等药物仅降低了血糖的水平,未能有效保护制造胰岛素的β细胞的损伤,导致客户后期需要胰岛素的治疗。

而Dorzagliatin的出现,就是为了解决这个“痛点”,该药能避免β细胞的恶化以及感知高血糖水平,与目前批准的2型糖尿病药物形成鲜明对比。

研发进度优势

除此疗效上的优势,该药在研发上的进度也快人一步,Dorzagliatin是全球首个进入III期临床实验的GKA。2013年9月,华领启动了Dorzagliatin的第Ia期临床研究,并于6个月完成。

100.png

图:该药物I、II期研发情况

后续在中国进行了Ib、Ic期的实验,为开发美国市场做铺垫,该公司还在美国做了I期交互作用研究。2016年8月,公布了第II期单药治疗实验的积极成果,并于2018年5月发表了第II期的实现结果。2017年7月,开始了第III期的实验。

于此同时,华领医药对于后续的研发进度做出了详细规划。该公司预计于2019年下半年公布Dorzagliatin和Dorzagliatin+二甲双胍的第III期临床实验结果,若得到正面结果后,将向中国提交Dorzagliatin作为新药的申请。而其他组合药的非临床研发结果将分别于2018年、2019年的下半年公布。

101.png

图:华领医药各药物预计研发进度

后有追兵

如果Dorzagliatin研发成功,绝对会是个香饽饽,这也能从行业的发展进程中得到验证。以2017年数据位例,胰岛素占据了中国及美国抗糖尿病药物市场的最大份额,分别为46.1%及54%。

其实从1995年至2017年间,胰岛素一直占据着糖尿病药物市场的最大份额,但随着近年来新抗糖尿病药物陆续进入市场,传统抗糖尿病药物的市场份额不断减少,胰岛素市占率由1995年的68%下降至2017年的54%。而疗效良好的创新药物逐渐抢占市场份额,2017年,磺脲类与格列奈类两者合计及双胍类的市占率分别为2.4%及1.0%。

但值得注意的是,世界各地的治疗2型糖尿病的新药在研发中的也不少,非GKA药物中,有7大类新品牌药物,包含的候选药物高达19种,其中4种已完成第三期实验。

而GKA药物类,共有6种候选药物,其中一种已暂停实验,两种完成第二期,华领的Dorzagliatin一马当先进入第III期,目前有领先优势。

102.png

图:GKA类药物的研发进度情况

众多基金追捧

药物研制,需要大量资本的投入,Dorzagliatin能有此进度优势,自然也砸进了一堆钱。从2015年至今,华领已进行过5轮融资,合计融资金额高达2.1亿美元。

103.png

表:华领医疗融资次数

其中,2018年3月份内完成了D轮,E轮,两轮融资金额为1.17亿美元。纵观华领多轮融资,不少大佬“站台”。其中,马云与蔡崇信持有的Blue Pool Capital Limited通过旗下基金Absolute Partners Master Found Limited参与了D、E轮融资,D轮花费800万美元买入71.98万股优先股,E轮投入1700万美元再次购入127.8万股,两次参投后占目前股份的3.61%。

除此之外,K11创始人郑志刚、平安创新投资基金、斯道资本、汇桥资本集团等资本方均有投资华领,值得一提的是,药明康德也是该公司的股东之一,占目前股份的8.92%。

能受到如此多资本的追捧,也说明了华领确实有闪光之处,也正因为有资本的支持,华领坚持至今,资本对于生物制药的重要性,从华领财务也能有所体现。

粮草充足

除了行政和研发开支,华领最大的亏损便是来自以公允价值计入损益的金融负债,这是因为该公司通过可换股、可赎回优先股及附属公司的认沽期权为业务运营筹集资金,当资金使用后,便以公允价值的亏损计入金融负债。

104.png

图:华领医药近两年业绩情况

2016年,亏损为3.6亿元,2017年亏损为2.8亿,但2018年第一季度该公司便亏损了3.22亿元,这主要是因为2017年第三季度启动了第III期临床试验,所以今年一季度录得2.48亿元的公允价值亏损,也就是说,从2016年至今年一季度,华领合计亏损近10亿元,其中研发开支占25.26%。

在新药未正式获批之前,医药公司亏损很正常,重点是还有多少钱,资本才是后续的可能。华领招股书显示,截止2018年3月31日,该公司还有6.63亿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粮草充足,能维持公司研发试验的继续推进。

105.png

图:华领医药现金流数据

Dorzagliatin与目前市场上的大部分抗糖尿病药物相比,优势明显,可解决“痛点”问题,有望颠覆整个抗糖尿病药物市场,且研发进度快,粮草充足,这样的未盈利生物科技公司,港股市场会买账吗?


(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