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金管局阮国恒:香港宏观审慎风险被夸大|香港金管局|银行|信贷风险-智通财经网
要闻

香港金管局阮国恒:香港宏观审慎风险被夸大

2018年5月16日 16:51:09

智通财经APP获悉,近日有评级机构发表报告称,香港私营部门信贷(private sector credit)对本地生产总值(GDP)比率偏高,是全球三大最容易出现宏观审慎风险(macro-prudential risk)的地区之一。报告又称香港银行体系与内地的贷款和连系日渐增加,而金管局监管“香港银行在内地扩张发展”时,需与内地监管当局协调,因此认为香港金管局在独立、审慎地推行监管工作时面临挑战。香港金管局副总裁阮国恒称这些观点立论缺乏客观基础,认为有必要厘清当中的误解。

误解一:香港私营部门信贷对GDP比率偏高,形成很大的宏观审慎风险

这种误解常见于类似的分析报告,当中存在两大问题。首先,香港是一个国际商贸金融中心,很多跨国企业在香港营运和融资,香港银行业向企业提供的“本地”信贷并不是全部在香港境内使用。因此,在计算私营部门信贷对GDP比率时,“分子”会被高估,而同时“分母”却仅以香港本土GDP做基础,指标自然会被夸大。反观同一个指标在计算其他经济体时,则是以全国GDP为分母。这就正如伦敦是英国重要的金融中心,在伦敦的银行向企业发放的信贷不只于伦敦市内使用。倘若我们以伦敦的GDP作计算基准,则伦敦的信贷对GDP比率难免像香港一样被明显扯高。

第二,要评估香港的宏观审慎风险,应考虑监管机构的政策回应和银行体系的稳健程度。

银行信贷风险管理一直是金管局监管重点,金管局过去数年采取的具体措施包括定期对银行进行现场及专题审查,确保银行审慎经营借贷业务。金管局又定期对银行进行压力测试,确保香港银行体系有足够资本和流动资产,承受经济和信贷周期逆转的冲击。此外,金管局推出一连串宏观审慎监管措施,包括八轮收紧房地产按揭贷款的逆周期措施,以及启动逆周期缓冲资本要求,这些政策回应大大提升了香港银行体系的抗震能力。

事实上,从香港银行体系的四个指标:盈利能力、资本充足率、特定分类贷款比率和流动性复盖率,便可知道香港在监管银行方面的成效。香港本地注册银行的股本回报率达11.7%、平均资本充足率高于19%;银行特定分类贷款比率只有0.67%,流动性复盖率高于150%。这些数字在在显示香港银行体系十分稳健,绝对不落后于其他金融中心。

单看私营部门信贷占GDP比率高,便认定香港是全球三大最容易出现宏观审慎风险地区,忽略监管机构的政策回应,漠视香港银行位于国际前列的稳健营运之实际数据和指标,未免以偏概全。

误解二:香港银行贷款内地业务占比上升造成风险

内地近年经济取得可观的增长,加上内地企业“走出去”,对银行融资需求自然增加。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提供有效的融资平台满足内地企业的资金需求,是自然不过的发展,亦为银行业务发展注入重要的增长动力。

让我们聚焦看看香港银行内地相关贷款的具体情况。截至2017年底,香港银行内地相关贷款余额为4.2万亿港元,当中41%是借予国有企业(大部分是央企),35%是借予投资于内地的香港和外地公司,余下24%是借予民营企业。香港银行审批内地相关贷款时,会采取一贯的审慎借贷标准,若有需要,银行会要求贷款人提供担保或抵押品,作风险缓释。正如前文所提,金管局过去数年显着加大针对银行信贷风险管理的监管力度,因此在过去五年,香港银行内地相关贷款的特定分类贷款比率维持于1%以下,这绝非偶然,而是银行在金管局监管下审慎经营业务的结果。

因为香港银行内地相关贷款占比较高,就断定香港银行面对很大风险,是明显不了解中国的经济情况,也忽略了香港银行过去十多二十年累积的风险管理经验。

误解三:金管局需依赖内地监管机构,监管香港银行的内地业务,因此失去独立性

监管银行跨境业务时,巴塞尔委员会定下的国际标准是相关监管当局必须保持沟通,紧密合作,避免出现监管漏洞(supervisory gap)。因此金管局监管欧美银行时会与美国联储局、英伦银行和欧洲央行保持紧密联系,监管内地银行时会与中国银保监合作。沟通合作不代表金管局缺乏能力或独立性去监管海外银行在港业务或香港本地注册银行的海外业务。

就以香港银行体系4.2万亿港元内地相关贷款为例,这当中包括外国银行香港分行对内地企业的贷款,也包括香港本地注册银行内地分行的贷款。金管局对香港银行的信贷风险管理进行直接监管,要求银行采取审慎借贷原则经营业务,并按照金管局的贷款分类标准作出申报。若发现个别银行的风险管理存在缺失,金管局有权要求银行作出整改。这些都是银行业内众所周知的事实,若因为金管局与内地监管当局沟通合作,便认为金管局失去独立性,实在是对国际监管当局跨境合作的通行做法和安排未有充分认识。

(更多最新最全港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