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周期归来,资源为王:不能错过的有色金属结构性牛周期

2018年1月8日 15:56:37

本文来自“雪球网”,作者为雪球号“平安夜未央”,原标题为《不能错过的有色金属资源结构性商品牛周期》。

按照资源周期轮回的一般经验,一个完整的上涨轮回,资源映射股价通常划为三个大波段(周期)。

1、第一波是预期,属于上涨最初期,价格稍微一涨,股价就联动。

2、第二波是利润释放初期。价格持续上涨改善企业盈利。但第一波和第二波之间,很残酷在于盈利释放往往不达预期,因此两波之前会有明显下跌,显示典型的股价和金属价格的剪刀差。

3、第三波是利润全释放,这是难得的狂欢蛋糕,金属价格上涨完全传导至上市企业盈利,估值快速下降。这段也是最符合传统投资理念的欢乐时间。

让我们荡起双眼去看有色金属形成的波浪,周期归来,资源为王,但是这次资源牛市应该有别于之前的大牛市,这次时间跨度应该更长,波浪上下更频繁,资源走势会极大分化,有色金属内部结构性慢牛,疯牛病熊并存。全面疯牛应该是不可能了,因为世界短期内难以出现类似中国2003年~2012年快速工业化、城镇化的经济体,对矿产资源的需求短期内难以实现大幅跨越式的增长了。

但是,“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在各类大宗商品价格轮番上涨推动下,资源市场已然摆脱多年低迷周期,钢材、煤炭、有色金属、玻璃、水泥、原纸等产品价格已创出了阶段性新高,其中,钢材价格在4000元/吨以上,港口煤炭价格在500元/吨,铜价格在5000元/吨。目前,仅有部分产品价格处于低位,如原油价格在60美元/桶左右,天然橡胶价格在13000元/吨左右,资源周期复苏非常明显,是不是拐点见仁见智了。

原材料价格的持续回升,已经推高生产成本,数据显示,10月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同比上涨6.9%。由此看,虽然现阶段国内物价水平表现相对温和,10月份国内CPI指数同比上涨仅1.9%,但在工业生产成本上涨压力下,我以前猜的通胀会来吗?可以避免么?

言归正传,我们先来看看世界经济整体情况,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世界经济展望》最新预测表明:世界经济复苏趋于稳定,预计今年增长3.5%,2018年增长3.6%。美国增长预测低于早先的预期;日本特别是欧元区的经济增长势头坚实;中国的增长预测有所上调。东南亚及印度增长有可能好于预期。

美欧日等主要国家和地区的货物进口需求旺盛增长,统计显示,2017年上半年,美国、欧盟的货物进口额同比分别增长7.2%和7.5%,同期日本货物进口量增幅11.5%。尤其,美国金融市场表现亮眼,2017年以来股市连创新高,11月份道琼斯工业指数在23000点上方,同比涨幅超过25%,处于历史最高水平。

在未来几年中国经济放缓的情况下,难以确定其它国家能否弥补中国的缺口。印度和东盟5国(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和越南)被寄予厚望,印度GDP增速已超过中国,东盟5国也正在接近中国。

blob.png

当然,金属周期是否归来离不开我中国经济,我们才然是故事的主角,不管是中国的需求还是对中国生产过剩的担悠。

我国GDP增速持续下行但降幅逐年收窄,L型增长从“一竖”逐渐过渡到“一横”。2017年前十个月,全国基础设施投资11.3万亿,同比增长19.6%。虽然房地产行业开发、施工和销售情况有所放缓,但全国基建工程旺盛态势,拉动挖掘机销量大幅增长,由此判断,未来国内工程施工量将呈现上升态势。

2017年1-10月份累计全国销售112476台,同比增长98.2%。其中内销104952台,同比涨幅106.5%。随着国内经济增速换档和经济结构转型,安全环保变成重中之重,矿产资源开采与消费政策趋紧,政策的影响力极大增加,矿产资源消费和开采的驱动力发生了历史性的变化。生态环境保护政策日趋收紧,生态敏感区内原有的矿产勘查区块逐步退出,新增矿产勘查区块受限制,探矿权数量呈下降趋势。

在这个大背景下,我国矿产资源消费总量增长出现转折性变化,且不同矿种分化,增速由过去的快速增长转变为缓慢增长,并存在高位趋稳的倾向。

国内去产能政策仍在加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持续推进,环保安全越来越严,原料工业领域投资低增长态势延续,这些都将减少未来市场供给量,在政策的驱动下,资源行业剩着为王,资源慢慢集中,企业利润逐步向好,而市场有效供给不足,原材料行业投资回落,未来,煤、钢、有色金属等原材料价格将保持相对景气区间甚至是结构性景气运行态势。因此,当前传统资源行业进入“剩者为王”时代,未来存活下来的企业将享受行业超额利润。

资源复苏和拐点,有一个重要的数据我们需要重视的,那就是:矿产勘查投入。

标普全球市场情报(S&P Global Market Intelligence,简称SPG)最新发布的数据表明:全球矿产勘查市场触底回升,这是从2012年之后首现回升。2017年全球金属矿产勘查投入79.50亿美元,同比上升14%。2017年,全球矿产勘查投入由降转升,意味着矿产勘查新一轮上升周期的到来,还是处于低谷的低位震荡,仍需要进一步观察。

blob.png

以下图片部分摘录普华永道发布的2017全球矿业趋势报告《Mine2017:Stop·Thinkd·Act》。报告指出全球矿业已走出低谷,正在回升!

矿业公司市值和矿产品价格历来密切相关。2016年以来,现货大宗商品价格和前40名的市值都出现了上升。尽管价格还没有反弹到2011年经济衰退前的水平,但确实看到了它们已经触底的证据。全球最大的40家公司扭亏为盈,2016年的总净利润为200亿美元,而2015年的总亏损为280亿美元。2017年第一季度尽管矿产品价格保持平稳,但市值仍在回升。采矿业离以前的周期顶峰还很远,但它们已经走出低谷,并开始再次上升。

资源2.jpg

资源3.jpg

投资者信心已恢复:市盈率回到正区间。2015年前40的矿业公司遭受重大损失,但2015年至2016年期间扣除资产减值的市盈率略有增加。这期间随着全球大宗商品价格的回升,投资者表现出愿意为这些公司支付更高的价格。其结果是,市盈率回到了正区间。这意味着,我们可能已经见证了这个周期的底部,并预期利润将在未来进一步攀升。

矿业公司重获投资者信任:市值再次超过净资产。2012年以来市值与账面资产净值差额的缩小,反应了对该行业信任的下降。2015年账面资产净值总额几乎与前40名的市值相当。这时,投资者基本上认为,对某些公司而言,前景非常糟糕,因此企业的价值低于其资产的账面价值。2016年40家公司的市值总额比资产账面价值高2200亿美元,是2010年以来第一次增长。

blob.png

40家矿业公司2016年市值变化:增长45%。总体而言,2016年前40强的市值增长了45%,达到7140亿美元,接近2014年的水平。2017年4月底,在现货大宗商品价格相对平稳的时期,市值又增加了340亿美元。

blob.png

2015年传统矿业公司的市值低于账面资产净值,2016年回归正常。

blob.png

资产负债表加强:资产负债率开始下降

矿业公司在2016年大力加强资产负债表。债务偿还总额为930亿美元,高于上年同期的730亿美元。大多数发行的债券都是用于再融资,而不是用于并购或开采。在借款减少的情况下,2016年前40家公司的杠杆率为41%,与2015年的49%相比大幅改善,但仍远高于过去10年29%的平均水平。

blob.png

资产减值大幅缩小,在2015年达到接近纪录的水平之后,去年资产减值下降到不那么令人担忧的190亿美元。而且,大部分减值都与非核心资产有关。这与2015年360亿美元的核心矿业资产的减值相去甚远。

blob.png

blob.png

资本支出490亿美元,仅一半用于增长性开支,对2016年前40公司资本支出进一步调查显示,约有50%的资本支出与维持活动有关,这意味着在490亿美元中,只有一半是增长资本,剩下的部分用于维持运营。资产减值从560亿美元下降到了190亿美元。资产减值/资本开支从2012年的33%上升至2015年顶峰的77%,2016年恢复至39%。

blob.png

前40矿业公司调整后的投资回报率回升,前40矿业公司调整后的投资回报率经过连续4年下滑后,2015年底达到谷底的2%左右。2016年回升至4%。

blob.png

痛苦减轻:资产负债率下降。前40矿业公司净借贷总额从2015年的2390亿美元降至202亿美元,杠杆比率有所改善,而流动性比率保持稳定。净借款与EBITDA(息税前利润)之比从2.60降至1.89。2015年,5家杠杆率最高的公司将债务比率从2.0 倍降至0.7倍。淡水河谷和兖州煤业仍是2016年杠杆率最高的5家公司。

blob.png

随着自由现金流的显著增加(从130亿美元增加到400亿美元),矿业公司也可以避免使用其他昂贵的资金来源来偿还债务。净负债从2390亿美元下降到2020亿美元。融资总额从940亿美元降至740亿美元,其中近一半是由于股权融资大幅减少(从220亿美元降至30亿美元)。

blob.png

成本:连续下降。前40家公司报告显示,在2015年,运营成本下降了17%。2016年下降幅度约为8%。

blob.png

资产负债表概况

(1)减少净借款:2016年,排名前40位的矿业公司借款减少了330亿美元

(2)资产负债率:2016年的资产负债率降到了41%,前一年这一比例为48%。

(3)杠杆比率:杠杆比率从前一年2.60的峰值水平降至1.91。原因是,净借款减少了15%,息税摊销前利润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6%。

blob.png

现金流量表概况

(1)运营现金流量从1240亿美元降至1140亿美元。主要原因是必和必拓和嘉能可的年报截止日为2016年6月30日,反映了滞后的业绩。实际上,在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和成本控制之后,大多数其它公司的营业现金流量都出现了增长。

(2)削减资本支出:固定资产投资从上年的830亿美元减少到490亿美元。

(3)借款:2016年Top40的债务偿还额为930亿美元,高于前一年的730亿美元。发行的大部分债券都被用于再融资,而不是用于并购和固定资产投资。

(4)股息大幅减少:由于企业专注于偿还债务,2016年Top40的整体股息支付仍面临压力。股息支付减少了45%,从290亿美元降至160亿美元。2015年支付股息的几家公司停止支付2016年的发行,包括了嘉能可和英美资源集团。预计股息的显著减少将主要集中在偿还债务上。

(5)股票发行:2016年,股票发行规模从去年同期的220亿美元大幅下降至23亿美元。2015年的股票发行中,由于必和必拓的分拆,该公司发行了价值144亿美元的股票,该公司占股票发行总额的65%。

blob.png

(编辑:胡敏)

(更多最新最全港股资讯,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

智通财经app,扫码下载

相关阅读

取消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