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

央视新闻

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心公众号,提供时政、社会、财经、体育、突发等新闻信息以及天气、路况、视频直播等服务信息。

  • 总篇数
    0
  • 总阅读量
    0
文章
OFF

S10和Note10被曝高危漏洞!三星又一场“电池门”风暴?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三星盖乐世 S10和Note10两款手机搭载的超声波指纹识别存在安全漏洞。

美联航宣布推迟波音(BA.US)737Max机型复飞至明年一月

美国联合航空称,由于波音正在对其飞机系统的更新进行审查,因此将取消波音737 Max机型的所有航班,直到2020年1月6日。

特朗普身陷“电话门”,在美国弹劾总统拢共分几步?

特朗普被弹劾的机率究竟有多大?

电子烟或成致命杀手,美国电子烟相关肺病病例破1000起,已致18人死亡!

在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官员口中,情况已经“非常令人担忧”。

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宣布正式启动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

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24日宣布,民主党正在对美国总统特朗普进行正式弹劾调查。

美一口气公布437项关税加征排除商品,利好中美企业消费者

此次关税排除清单的刷新,对中国出口企业、美国进口企业和美国消费者来说都属利好。

国内金额最大IP商业纠纷:吉利(00175)诉威马21亿索赔案今日开庭

目前国内知识产权界诉讼金额最大的商业纠纷案

国务院20条新政提振消费:释放汽车消费潜力逐步放宽或取消限购

国务院办公厅发文,就促进流通新业态新模式发展、推动传统流通企业创新转型升级、释放汽车消费潜力、拓宽假日消费空间、加快发展农村流通体系等20个方面提出意见。

欧洲理事会主席:如果美国出于政治原因使用关税将危害全世界

贸易协议将促进经济

美对华5500亿美元商品加税 商务部回应:不要低估中国人民的决心

商务部:中方强烈敦促美方不要误判形势,不要低估中国人民的决心,立即停止错误做法,否则一切后果由美方承担。

奥巴马首部纪录片《美国工厂》内核竟是“中国工厂”

这部纪录片客观呈现了不少美国人不愿意承认的事实,那就是中国工厂给日益衰败的美国“铁锈带”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就业和体面的工资。

中国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约75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

8月15日,美国政府宣布,对从中国进口的约3000亿美元商品加征10%关税。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8月23日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5078个税目、约75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

未来的深圳是这样!

到本世纪中叶,深圳以更加昂扬的姿态屹立于世界先进城市之林,成为竞争力、创新力、影响力卓著的全球标杆城市。

英国内阁秘密文件曝光!底牌大亮相:“硬脱欧”后或面临“缺药少粮”

如果英国不与欧盟达成过渡协议“硬脱欧”的话,英国将面临燃料、食品和药品短缺等各种问题。

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支持深圳高举新时代改革开放旗帜、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

香港机管局:如证实有机管局人员有不恰当行为 将严肃处理绝不姑息

近日网上流传一张照片,疑似机管局内鬼与暴徒的聊天记录被曝光。

香港机场管理局已取得法庭临时禁制令

香港机场管理局发布声明称,机场管理局已取得法庭临时禁制令,禁止任何人非法地及有意图地故意阻碍或干扰香港国际机场的正常使用。

美国发布禁令!华为:法院见

美国负责政府合同的机构发布了一项关于禁止联邦机构采购包括华为在内的五家中国公司电信设备的临时规定。

前7个月我国外贸进出口达17.41万亿元!民营企业增速居各类型企业之首

前7个月我国外贸进出口总值17.41万亿元,同比增长4.2%。

美股暴跌,美债也扛不住! 10年期美债收益率周跌幅创7年纪录

受中美经贸紧张局势再次加剧影响,10年期美债收益率上周出现自2012年以来的最大单周跌幅。

波音(BA.US)第二季度亏损将近30亿美元!前工程师:我家人不坐737MAX

近日,在波音公司工作了30年的前高级工程师亚当·迪克森坦言,自己的家人不会乘坐该机型。

三星李在镕赴日6天急商对策:或将面临停工危机

韩国时间昨晚9点左右,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回到韩国,结束了长达6天的日本之行。

波音(BA.US)737MAX停飞期再延长 美联航称发现“新风险”

由于存在安全问题,波音(BA.US)737MAX系列飞机目前依然是全球停飞。

59亿美元订单飞了!首家航企宣布取消波音(BA.US)订单,将运营全空客机队

沙特阿拉伯航空公司旗下的廉价航空“阿迪尔航空公司”宣布,将不再执行与波音公司签订的737MAX客机临时订单,并改用空客的A320客机。

世界经济的“不确定性”变大还是变小了?先看看这四点变化

纵观近4、5年的,全球金融市场,“不确定性”是市场和经济发展的最大的敌人?世界经济的“不确定性”到底在发生怎样的变化?